毛孩翻譯蒟蒻專題
動物溝通,是真假?
動物溝通對大多飼主來說,有著絕對的吸引力;卻也有許多飼主認為是鬼扯或神棍,畢竟這其中潛藏著太多未知。
Play
邵庭與Uni的故事(上集)
在病魔面前,我們一起變好
「很自責,原來那陣子覺得牠圓滾滾的身體,裡面有一顆那麼大的腫瘤,而我竟然沒有往這個方向去想。」
Play
邵庭與Uni的故事(下集)
一起練習,說再見。
「我們做了一切能努力的事情了,可還是擋不住這個癌症。」Uni身體情形每況愈下,開始不吃東西,也漸漸沒有力氣走路。
Play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

「牠最喜歡的地方,就是我身邊!」在問到Uni最喜歡家中哪個角落的時候,邵庭毫無猶豫地這樣回答。「Uni是個大媽寶,我走到哪牠都要跟著,黏在我旁邊。」講到最心愛的狗兒子,邵庭常常笑著笑著就哭了,淚水承載著濃厚的思念。「很懷念那種,被牠一整條長長的身體貼著的感覺。」

 

撰文|林采昱    編輯|蘇于寬    攝影|蘇于寬    設計|林昕慧

 

邵庭:

Uni的飼主,跟Uni一起度過了十二年的時光,在最後八個月一起勇敢面對病魔。目前家中還有兩犬六貓。

 

Uni

邵庭收養的第一隻寵物,開啟邵庭救援、收養、送養貓狗之路。去年被檢測出脾臟腫瘤,享年12歲。

  

是你,把陽光帶進我的世界

在邵庭的大學時期,一張無名小站上的柯基送養照片,從此改變了她的一生。「那時候我一看到Uni的照片,喔! 這就是觸電的感覺!就是牠了!」燦爛的笑臉,會飛的耳朵,與Uni一見鐘情的邵庭立刻搭火車南下決心收養,而初見面的Uni就在邵庭腿上灑了一泡尿,像是立下一個終身誓約,要在這個最喜歡的位置,永遠留下自己的味道。

從最初只有Uni跟邵庭相依為命的日子,到後來陸續加入其他的毛小孩,一起經歷她不同的人生篇章,儘管生活總是不斷在變化,但在每個階段都不缺席的帥氣身影—就是邵庭口中最可愛的大兒子,Uni。

每天回家都有一個無條件愛著你的狗狗,這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嗎?」有動物相伴的日子,即使外面的世界大風大雨,回到家都是晴天。

uni01十二年前的這張照片,開啟了邵庭與Uni的緣分。(圖:邵庭提供) 

 

 

原來可以,傾聽牠們的內心小劇場

三年前一個節目的特別企劃,讓邵庭首次接觸到動物溝通。「這是一個很難得可以聽到牠們心聲的方式,發現牠們的想法都非常美好,非常單純!」第一次見到動物溝通師的Uni,氣勢非凡地自我介紹:「我是Uni,我很帥!旁邊那個是我媽,她很漂亮。我是大哥,你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問我。」然後開始交代起家中其他貓狗弟妹的狀況,處處散發一家之主的氣息。

「那次的溝通感觸很深,了解到原來牠們就跟人一樣有自己的個性,而且很鮮明,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想法。」Uni覺得自己是照顧全家的大哥,Una是想維持家中和諧的大姐,污霉覺得自己很美,污賊喜歡跑到很高的地方。「原來可以跟牠們溝通會這麼有趣!」在溝通過後,邵庭也慢慢依照毛孩的心聲調整生活方式,打造一個人與動物心目中最稱心的家,幸福安居。

 

 

歲月靜好的日子,因一顆腫瘤變了樣

去年(2018)七月的一個夜晚,Uni突然不吃東西,活動力低落,緊急送醫後發現脾臟原來有一顆巨大腫瘤且已經破裂,情況危急,若沒有馬上動手術,Uni的生命可能就到盡頭了,但即使開了刀,也不能保證手術能否成功,取決於腫瘤擴散的程度。當時在日本出差的邵庭,冒著也許見不到Uni最後一面的風險,決定當下進行手術,並立即更改行程趕回台灣。

「很自責,原來那陣子覺得牠圓滾滾的身體,裡面有一顆那麼大的腫瘤,而我竟然沒有往這個方向去想。」錯愕、內疚、擔憂,所有負面情緒席捲而來,使邵庭在新幹線上情緒潰堤,哭著請電話另一端的Uni要加油,要努力撐下來,並跟牠約定好一個太陽後就相見。所幸手術最後順利結束,Uni的整顆脾臟被摘除,但接下來一週仍是危險期。

DSC03923手術成功的Uni住進加護病房觀察,仍未脫離險境。(圖:邵庭提供)

 

DSC03923每天三次的探病時間,邵庭從不缺席。(圖:邵庭提供)

 

 

在病魔面前,我們一起變好

一見到術後虛弱的Uni,邵庭前一天已哭紅了的雙眼,瞬間又淚如雨下。加護病房一天只開放凌晨、中午、傍晚三個探病時段,為了在每個時刻都能陪著Uni,邵庭把所有的工作排開,住進獸醫院附近的旅店就近照顧,並透過寵物溝通跟牠對話。

Uni:「是不是我表現得不夠好,所以媽媽一直哭?是不是我不夠棒,所以媽媽很難過?」

邵庭:「你沒有不好,你很棒!媽媽就是一個愛哭鬼啦!」

「那次溝通之後,我發現我不能一直哭哭啼啼的,必須好好振作!」即使醫師表示Uni隨時可能突然逝世,邵庭仍搶忍著擔憂,打起精神,在之後的每一次探病前先整理好情緒,盡量不在Uni面前掉淚。「如果我一直表現的這麼悲傷、不堅強,那Uni也不會好。」雖然無法讓悲傷或病痛消失,但是以正向的笑容面對Uni,就是對牠最好的打氣。

神奇的是Uni好像是感受到了媽媽的轉變,身體恢復狀況特別良好,一週後即辦理出院。

 

 

積極面對,積極治療

可惜好消息並沒有持續下去。沒過多久,就收到證實為惡性腫瘤的化驗報告,也就是俗稱的癌症。針對日後的治療方向,邵庭在跟醫師討論後,決定採取積極化療,希望在癌症擴散前多爭取一點時間,也透過溝通師向Uni解釋化療。

邵庭:Uni會想要化療嗎?

Uni:我有一點怕怕的,不知道什麼是化療。

邵庭:就是幫你做治療,會打點滴的那種喔。

Uni:可以啊,只要媽媽都在就沒關係,而且只要我表現好,媽媽就會開心,對吧?

踏上重症治療之路後,不論是西醫的化療,還是中醫的針灸,Uni的字典裡永遠只有「我可以」,瀟灑帥氣。 

DSC03923邵庭每週固定帶Uni回診,追蹤治療狀況。(圖:邵庭提供)

 

DSC03923Uni針灸療程進行中。(圖:邵庭提供)

 

 

有妳在,我還可以繼續勇敢

 後期Uni進入安寧治療階段,因體內癌細胞擴散,紅血球指數持續下降,最後這次,邵庭決定在治療前先詢問Uni的意見。「在問牠之前很猶豫,做了很多心理建設,因為我知道,問了就要尊重。如果只選擇自己想聽的,那就不是溝通了。」

邵庭:Uni接下來還有想要打針嗎?

Uni:我可以再努力一下,我還沒有到不想勇敢的時候。

邵庭:Uni還有想做的事、想去的地方嗎?

Uni:我沒有想去哪裡,跟媽媽在一起就好,大家都在家就好。

 

 

無所畏懼的Uni,心底最大的恐懼

 度過了七個月狀況良好的抗癌過程,卻在一次回診中,發現Uni的肝臟出現了腫塊。「我們做了一切能努力的事情了,可還是擋不住這個癌症。」Uni身體情形每況愈下,開始不吃東西,也漸漸沒有力氣走路。「當下你真的知道,那個就是最後的倒數了。」回想起這段經歷,邵庭止不住淚水,藏不住思念。

那陣子Uni出現了一些不尋常的行為,以往總愛緊緊貼著邵庭入眠的牠,開始在夜深後獨自下樓睡覺。後來溝通師受Uni之託來找邵庭,展開了唯一一次由Uni預約的溝通。「一開始Uni都講一些之前發生的小事,說牠原諒我了,根本就是秋後算賬!」當時沒有重點的對話內容,讓邵庭和溝通師都一頭霧水,摸不著頭緒。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牠在逃避牠最想說的事情,就是,牠不知道怎麼說再見。」原來Uni拖著虛弱的身體緩慢走下樓的時候,心中掛念的是,不想讓邵庭看到牠最後離開的模樣。「媽媽好像還沒辦法接受,那我一個人就好了。」Uni這樣告訴溝通師。不管是堅強無懼的Uni,還是努力樂觀的邵庭,其實內心都沒有準備好面對分離。

DSC03933最後一個月邵庭24小時陪伴Uni,珍惜僅存的時光。(圖:邵庭提供)
 
DSC03933最黏邵庭的Uni,比生病更害怕的是分離。(圖:邵庭提供)
  
 

玩一個掰掰遊戲,練習說再見

在溝通師的建議下,邵庭和Uni開始一個特別的「掰掰遊戲」。遊戲的進行方式,就是每天用輕鬆的聊天模式,去正視他們過去都覺得沈重的生命課題。「我們養寵物的時候都說知道有一天一定會告別,可是其實我們根本沒有覺得會告別。不過當你真的去學習說再見,你會比較能接受這件事。」

邵庭:謝謝你來當我們家第一個孩子,有你幫忙照顧家裡,家裡每一個成員都過的非常好,謝謝你。

Uni:你喜歡我當你兒子嗎?

邵庭:喜歡啊。

Uni:我也是喔。那以後我回來的時候,還可以當大兒子嗎?

邵庭:你已經當過一次大兒子了耶,為什麼還想再當一次?

Uni:因為大兒子可以在一起最久啊!

 

「這是一種說再見的方式,就是,我們去講以後的事情了。」邵庭與Uni把握當下每分每秒可以相處的時光,也不再逃避想像無法再膩在一起的未來。「牠最擔心的永遠都是我,不是生病,不是死亡。」從第一次溝通,到離世前最後一次溝通,Uni總是用一百分的忠心相伴在邵庭左右,用牠一輩子的愛真心守候。

 

Uni:媽媽有比較勇敢了嗎?

邵庭:媽媽會很好,大家都會很好,不用擔心。如果你真的準備好了,你就睡睡的走,也不會痛痛了。

 

掰掰遊戲到了尾聲,終於不再只是遊戲了。2019年的三月,Uni離開了與癌症奮鬥八個月的身體,在夢鄉中永久睡去。這次說完再見,邵庭沒有繼續在悲傷中沈淪。「是Uni教會了我,要照顧好自己。我要好,牠們才會好。」於是她很快地打起精神,帶著思念,笑著往前。

「有時候很想再揉揉牠的身體、牠的短腿、牠的屁股,或是牠的耳朵,如果可以再有機會的話,想再好好摸牠一次,然後好好的把這種感覺記下來。」即使日後無法再擁抱Uni的體溫,牠那大兒子式的溫暖卻永遠留在邵庭心中,在她的陽光笑容中綻放。

 

DSC03933採訪當天是Uni離世後四個月,邵庭在Uni生前最要好的Una和呷呷陪伴下,一起回憶Uni的抗癌傳奇。
  
DSC03933邵庭想對現在的Uni説,她都有做得很好,希望牠也是好好的。
 

 

後記:致每一位重症毛孩的家長

「在面對重症的時候,溝通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去『了解』,但這個不是『治療』,我們沒有辦法透過溝通治好任何的身體疾病。」走過這一段路,邵庭深刻體會到,生命的課題真的很難,有時候生離死別可能就在一個瞬間發生,來不及反應就被逼著面對,面對後續的醫療,面對毛孩的衰弱,面對不斷倒數的時間⋯⋯

「在像癌症這樣的疾病面前,任何選擇都沒有標準答案。」邵庭語重心長地表示,治療方式沒有絕對的好壞,積極治療也不一定適合每一個重症毛孩。「所以不管怎麼樣,跟醫生好好討論,建立良好的醫病關係,有溝通師的話,也跟動物好好溝通,如果能夠找到讓自己跟動物都比較安心的答案,這樣就足夠了。」

 
DSC03933

 

DSC03933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相關文章

動物溝通是門偽科學,還是真實存在?—來看科學家怎麼說 動物溝通是門偽科學,還是真實存在?—來看科學家怎麼說
隨著動物溝通發展普及,卻也迎來「動物溝通是種偽科學」的質疑。為什麼現今沒有強而有力的研究來佐證呢?一起來聽研究動物科學,...
奶茶,我們回家 — 寵物溝通走失協尋歷程 奶茶,我們回家 — 寵物溝通走失協尋歷程
「兩年前的農曆春節,把奶茶託到鄉下奶奶家照顧,直到要去接牠的那天,卻發現牠不見了!」沒有想過在晏愉的青春裡不曾缺席的圓滾滾褐色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