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稱「癌症」的惡性腫瘤,臺灣家寵歷年死因榜首。一旦發現,飼主往往焦急慌亂或舉棋不定,除了常見西醫治療,許多人也會嘗試中醫療法,甚至中西醫治療並進。然而中西醫學概念、邏輯都不同,同步治療是互相抵觸還是相輔相成?面對不同治療方式,飼主又該如何選擇? 

 撰稿|朱翊瑄     編輯|陳信安     攝影|吳彥鋒     設計|黃品瑄

01

 

中西醫,水火不容嗎?

 

李:基本上以台灣來說,獸醫訓練還是以西醫為主。中醫除了自己的診斷工具外,其實也能夠利用西醫的診斷方法來確認(疾病)。但兩者理論不同所以治療方式也不一樣,西醫比較常用藥去改跟壓,中醫實際上是調理方式;很多腫瘤的病需要長期照護的話,中醫的確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啦! 

蕭:你在學校會鼓勵學生,讓他們的患者去看中醫嗎?

李:腫瘤這塊我比較沒有涉略,很多中醫的治腫瘤藥物,對我來說那都是毒,因為它不毒沒辦法治的。

蕭:因為腫瘤是一種氣血痰,阻擋經絡臟腑形成瘀,所以要清熱解毒、消腫潰間,我們叫做以毒攻毒。在治療腫瘤上,才能讓它消散掉。

窩:中藥和西藥的作用是一樣的嗎?

蕭:完全不同的!

李:不太一樣。它不是殺,是消散而已。

蕭:中醫的基礎裡面腫瘤是一個痰瘀結塊,加上你的正氣不足,身體的免疫力很差就會形成惡性腫瘤。所以幫它消掉的同時要給予益氣健脾溫腎補陽的中藥,益氣固表加上搭配針灸調節免疫系統與食療。食療則著重蛋白質的攝取,配合不易吸收的澱粉與蔬果;飼主陪伴踏青、減少舟車勞頓等等,一起搭配,慢慢它就會離開,它是需要花時間離開的,跟西醫不同。

李:西醫的話,你可以把它移除掉,有機會根治、不要拖太久的時間。但我們也知道很多惡性腫瘤其實是切不乾淨,會再發或轉移。按照細胞生物學來講它就是有突變、不斷另外有刺激,所以它在那邊一直成長變成一個腫塊。 

蕭:我自己來說,所有腫瘤病例都是在西醫診斷以後。我就會詢問主人的想法,我還滿喜歡西醫的,所以我並不會覺得水火不容。 

李:要選擇中醫或西醫,我覺得看他(飼主)個人覺得哪一個比較能夠信任,各有各的長處啦!所以我會對水火不容這個詞⋯⋯

蕭:很敏感,要改一下~ 

李:合作無間是可以的,可以搭配我覺得是好的事情。

 

03脈相也是許多中獸醫的診斷方法之一,蕭醫師幫李醫師把脈中

 

04蕭醫師與李醫師分享近期正在研讀的中醫相關書籍。

 

02左:蕭醫師與家中肉鬆,正準備一起出門~
中:李醫師與家中毛孩,由左至右分別是FuFu、 Brownie、KenJiang
右:「RJ雷射」是一種中醫診斷與治療的方式,藉由耳心脈診來檢測經絡,可治療情緒、身體疼痛經絡方面的問題。

 

 

「癌」,從何而來?

 

李:我們會有些流行病學的調查,好發性阿!年紀啊!或者是說環境的因子、結紮與否這些其實都有可能。腫瘤這麼多種,你想得到人會有的,狗貓都有。我剛剛來的路上計程車司機才跟我聊起來,他說:「為什麼這些人會得腫瘤,是不是去做了什麼壞事?」我說:「不是不是不是!」

蕭:哈哈哈哈! 

李:我們以前不了解的時候會用這種方式去說「啊!他就是做太多壞事了,上輩子這世積下來的這樣。」實際上原因太多了,我會說「腫瘤是一個退化性疾病,是一個慢性疾病。」現在腫瘤已經不是絕症了,它在早期可以治癒,中後期你可以讓存活時間延長,讓生活品質變好,這都是在治療上你可以做到的事情。

李:所以你很難去說是哪個原因;今天說乳房腫瘤好了,這隻貓一歲就結紮了,你說牠為什麼現在長乳房腫瘤?我真的不知道。肥胖也許是個因子,但這貓如果看起來也不是特別肥,那你說牠吃飼料嗎?更不能這樣講,這麼多貓都吃飼料就這一隻得?那你為什麼要去歸咎飼料呢?你要不要說這隻貓因為跟人住而得到?(聳肩)沒人知道啊!

蕭:中醫可以就先天的原因來討論,例如近親交配就會讓先天腫瘤的可能性增加。我們還會講到個性、體質,加上後天的失調。例如我們知道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那動物還有五行的個性。比如說講到黃金獵犬,牠是一個很活潑的、很愛玩愛吃的,我們都叫牠土行狗,因為牠又非常的希望吸引主人注意,所以又有帶一點火行的個性,像這樣的話,又走土的、又走火的⋯⋯。

李:人來瘋,火行就是人來瘋!

蕭:人來瘋,誒~對!沒錯!土是走脾胃的,所以牠就容易有血管瘤在心脾;那假設個性上牠是一個人來瘋的狗,那牠是不是需要大量的運動?你整天給牠關在屋子裡頭,可能就會出現一些焦慮的問題,肝臟可能就會有點肝鬱,那就會開始出現一些「瘀」,氣血就不會循環的很好。然後牠開始慢慢等到年老的時候、正氣不足的時候就會開始發現(腫瘤)了。我們的思維會去想說前因後果,那西醫是跟我們有不同的想法。

窩:瘀是氣血堵住的意思?

蕭:對,非常簡單,其實大家都有一些概念,所以一講大家都會知道。

李:這跟我們西醫的訓練是不一樣,但那樣的ideal跟理念我是可以接受的。其實人也是一樣,一天到晚在那邊生氣的人其實搞不好肝也不太好⋯⋯

蕭:對哈哈哈肝一定不好的!

李:對那像我們這種樂天派的,也許我們是生另外一種病這樣。 

蕭:樂天派就是Let it go!因為你可能天天說:「喔沒關係,不要想太多!沒事啦~」但土型的樂天思維其實是長期靠吃做輸通,久了反而造成膽汁瘀積。肝膽互為表裡、互相協調,膽主決斷,肝氣要疏通膽汁才會順暢。

李:脂肪肝⋯⋯

蕭:你有嗎?

李:有(微笑) 

蕭:被我猜中了!

05癌症是一場需要長期抗戰的疾病,需持續回診追蹤。有些狗狗已習慣到李醫師的診間後還會主動靠過來和他討摸,如同最佳戰友!圖為看診中的李醫師。

 

06左:蕭醫師親自示範針灸手法,食療、推拿、針灸、中草藥等皆是中獸醫對抗癌症時常用治療方式。
右上:蕭醫師看診工作照,正在替狗狗進行針灸電療。右下:動物模型可讓獸醫師方便和飼主解說病情或醫療細節。

 

惡性腫瘤,一定要切除嗎?

 

李:你剛講的這句話,惡性!

蕭:能切就要切啊!

李:只有手術可以救牠!能不能切,要不要切,這會決定牠後面的結果。今天發現惡性腫瘤,切除是你唯一可以治癒牠的唯一選擇!

蕭:對。

李:你只要拖,或是不敢,其實你就沒機會了。我們在講的是說你會不會因為這個病而死掉?你剛問我說惡性的,Sorry!一定會因為這個病死掉。但是可能花二十年才死,也可能花三個月就死,那一般人沒有sense意會到說這個要立.刻.處.理!但你如果不立刻處理,當它(擴散)出去,就沒有救了。

蕭:基本上,我一看到那腫瘤,可以的話就想把它割掉,不管它是好的還壞的,因為它有可能變成惡性的,有些看起來很良性它其實是惡性的,需要檢查才能確定。

窩:手術會不會有後遺症問題?

李:當然會有啊!問題是今天如果長骨瘤,他唯一有機會治療就是⋯⋯

蕭:截肢

李:對,截肢之後他少掉那條腿,你說他生活品質會不會受到影響?問題是他不截肢、繼續痛,他那條腿也沒有用。

蕭:那個很痛的啊!

李:掛一條腿在那邊,那個意義是什麼?但是只要大家一想到要截肢,就「我不要!我不要!我要保留個全屍!」那⋯⋯就等他痛吧!

蕭:這是中國人的一個思維

窩:真的會有很多飼主在意這件事?

蕭:他們非常在意。像我就碰到一個肉瘤在右側後腿上的,牠主人一聽到截肢兩個字,「不不不!」可是那個腫瘤會爛,開始流血!我就只好跟主人講說那你不做截肢的話,動物是很不舒服的,也會有味道、而且每次躺下去的時候牠其實是會疼痛的;萬一把那個腫塊拿掉,也不會乾淨,你要有心理準備萬一他轉移了,那可能就往骨盆腔走了,那可能會很痛,你到時候就要面臨⋯⋯要不要決定牠的去留。

李:要不要讓牠睡覺

蕭:對,去留。然後那主人想了很久,又想了一個月

李:又爛了一個月

蕭:真的很大(腫瘤)大到我都不想做這手術,都想把他轉出去了。做了之後是運氣很好這隻狗的腫瘤是到今年開始才再長大,而且做了快三年了。

李:你只有做腫瘤切除,沒有做截肢嗎?

蕭:沒有、沒有。

李:他那個搞不好截肢之後就好了。

蕭:對啊就是拿乾淨,但還是要尊重主人的選擇。

李:拿掉了他就不會再身上長了,他就沒事了,只是說它就變成三條腿的狗,但如果是後肢根本沒差!

蕭:前肢比較會有影響。

李:前肢,如果是小型狗也沒差!我有一隻台灣黑狗,三個月就沒前腿了啊!活到16歲半。

蕭:三個月時就沒有前腿了啊?

李:對啊、三個月時車禍,學生帶回來了!就住醫院,那就只好帶回家了。

蕭:就變你的啦?

李:對啊!

蕭:哈哈!

李:我問我女兒,要不要養一條三條腿的狗。他說「恩?有點特別,好吧!」

蕭:哇!那也不錯!

李:在我們家當老大啊!

蕭:讚、讚!

李:一個五十公斤的狗截肢,真的不好啦!因為太重了,的確行動不便。但是一隻一半,若三十公斤,那就還好啦!

蕭:其實還好如果截肢之後幫牠減重加復健,也是還行。

李:對啊、也不會痛,也不會幹嘛的。三條腿好得很,我那條三條腿的狗還可以直接無聲無息跳到床上,然後我睡到半夜都不知道,早上起來「誒?在床上?是怎麼上來的?」三條腿這樣騰空上來!

蕭:好厲害喔!厲害厲害!

李:然後其他狗都怕他

蕭:真的?

李:他這輩子好日子啊!在家混吃混喝、當老大!

蕭:(大笑)給李醫師養是真的是太好了!

 

07李醫師說明,若中獸醫有充足的研究統計資料,讓飼主初期選擇治療方式多些參考,便可在中西醫選擇間有更適切的考量。

 

該選中醫還西醫?合併抗癌可行嗎?

 

蕭:其實飼主通常是會擇一,真的很少是兩個同時並進的,因為怕相抵觸,醫生都會希望可控制腫瘤的變化因子,然後在他掌握中可以得到比較好的結果。中醫參與會是手術前後,或著是西醫已經宣告牠安寧照顧,那這個時候我們就會開始進來,協助動物走最後那一段路。 

李:對。基本上我對於主人想要去嘗試中醫,我個人是開放的,你先去試我都沒有意見。我知道我可以做到什麼,但是有一些我做不到的;如果中醫能夠幫到你,你去做。但我的確不建議兩個一起做,因為互相會影響,然後我們不知道那個影響是什麼,最怕的是這個。

蕭:像我有個腦瘤的病例,他在台大診斷完畢,醫生也給他抗癲癇藥物,他帶了所有的資料回來看我,說他不想給牠吃,因為醫師有跟他講,牠可能不會活過三個月。我這個時候就會幫助他給予扶正袪邪的治療,例如給五蟲散破血消腫,給益氣的藥一起搭配,例如四君子湯加上針灸、食療,讓腫瘤消腫。

李:讓牠的壓力減少。

蕭:對。減少牠腦部壓力,之後這隻動物確實活到五個月喔!這中間牠都沒有再發作過了;五個月後癲癇發作的那天就是牠要走掉的時候了,其實這個結局就是很好的。我們大部分都是診斷後,主人不想要給牠做太積極的治療的話一定會跑到我們中獸醫來。

李:像那樣的case,抗癲癇藥物是對症治療而已;化療的話有些藥可以進到腦部去,可以殺掉腫瘤細胞讓它變小;放射治療可以很有效的縮小腫瘤。所以化療可達到一定程度的控制,說不定跟中醫類似的效果,但牠中間的確要經過副作用,那中醫比較沒有副作用,當然是一個選項。的確很好這個case後來都沒有再發作,然後一路到五個月才走,也確實超過牠的時間。那個三個月,是中位時間。

蕭:對。

李:50%三個月會走掉,50%三個月以後才走。那牠就是後面的那50%。有延長比那三個月長,但是有超過非常長嗎?抱歉沒有,所以我們達到了症狀控制、不要用藥、風險降到最低,那有誰可以講中醫不好?不應該去講啊!它其實就是眾多選項裡面的一個,那有沒有更積極的治療方法?有,但是風險很高、費用很高,我尊重他啊!

蕭:對啊!但是有時候也不行。讓牠維持生活品質比較重要,尤其我們說的是惡性腫瘤。

李:我們要befair!我們要be fair!我們公平來看,百 分 比!

蕭:也對!

李:所以為什麼要做實證醫學,我今天如果用這個藥物,副作用在可以控制的狀況底下,我大概有60%可以去控制它的症狀,中醫大概有40%,但是我毒性小很多,那你願意去試這40%嗎?當然好因為它沒有副作用,但是剩下那60%怎麼辦?仍然持續在發作,你怎麼辦?主人這時間點有可能又回去找西醫。所以主人常常在中間搖擺不定,看看哪邊可以給他最好的效果。那就像是你在街上你覺得,後面可能有更棒的花,所以這個花我不要採,我要採後面那個花,結果後面一路越來越小,根本沒有花⋯⋯

蕭:嗯⋯⋯

窩:搖擺不定是最危險的嗎? 

蕭:其實是最危險的! 

蕭:通常主人來,我都要請他很誠實跟我說,你有沒有跟你腫瘤科醫師說你要來我這邊看病?就是你前面標題講得要「合作無間」,要這樣子心態去想它。那個結果會很漂亮,就算是牠要走了,要進入安寧期都沒有關係,要是你這個過程中一直讓主人在一個矛盾的心態裡頭,他會在事後帶其他的每一隻動物來看你的時候,他都會提這樣的問題「我那時候要是這樣子做的話,會不會比較好一點?」「我是不是這邊做錯了?」我是不是怎麼樣⋯⋯。這有可能會讓主人帶著不好的記憶一輩子。

李:(點頭) 

蕭:你應該也深深體驗過吼?

李:那個主人還沒走出來。

李:有些主人是⋯⋯有時候他其實是會怕我們有什麼其他的想法,所以常常不跟我們說。 

蕭:就是看我們中獸醫啊!

李:帶牠去看其他的醫師啊!不一定是中獸醫喔!也會看其他醫師的意見。

李:其實我們比較open啦!你可以去問第二意見、第三意見,誰讓你相信你就去做,不會一定要我們來做。只是看你要做到什麼程度,你能夠負擔到什麼程度,你能夠付出的有多少?你可以什麼都不做,靜靜的看這隻狗走牠的自然病程,也是一種做法。我真的有遇過那種主人就是來講,講很多次啦!什麼都不想做、不敢做或不要做,後來他的小孩來了,他都覺得你都聽了這樣,你該選擇就選擇,他就是拿不定主意。

蕭:嗯。 

李:那,對我來說,有一定程度是,他不要負責。最好你幫我做決定,然後你負責。 

蕭:對,要是出了什麼事,都是你的錯。我真的是很怕、我最怕這個(笑)

李:對啊!那是你的小孩還是我的小孩啊?

蕭:因為他們那個時候其實很恐懼。我會覺得有那樣的想法是來自恐懼,不敢承擔責任。

李:你的動物要走了,一定比你之前先走的,你要接受這件事情。牠要怎麼走是你來幫他決定,你可以什麼都不做就看牠痛苦到死;你也可以很積極的處理,牠還是在很短的時間內會走掉,但你不要後悔說「喔,我該努力我都沒努力」。

李:但像剛蕭醫師講的,有人就是還沒有放棄說,如果他做了什麼牠可以多活兩天⋯⋯一點意義都沒有!你還不如好好地接受牠陪你的那十八年,最後的那三天,沒有關係!該忘的就要忘。我這輩子不會忘記我的第一隻狗,跟我後面的每一隻狗,牠們有不同的疾病走掉啊!但是牠們每個來陪我一段啊!那對我來講我這輩子留下的就是那些記憶啊!

生命當中你要留下的是什麼?我們要留下的是跟那隻動物好的經驗。——獸醫師 李繼忠

蕭:因為你出生的那一天其實你就是走向死亡。 

李:對呀!

蕭:只是說時間的長短,我最常跟飼主講的就是,你這個動物一養牠,你要看的是生活品質,生活品質就是所謂的生命的寬度,而不是生命的長度,所以你不管做任何的選擇,一定要記得建立很多的回憶,那個回憶是你們出去玩啊、一起互動!我很不喜歡飼主把動物放在那個推車,推過來又推過去,然後也不落地、也不去草地玩、覺得草地上有蟲、會髒,我最討厭這種(笑)

生活品質是所謂的生命的寬度,而不是生命的長度。——獸醫師 蕭雅玲

李:你把牠做成標本放在家裡好了!

蕭:我就很沒辦法接受,因為其實動物牠沒有去運動,未來就會生病,我們只是不知道是什麼病。這個其實要去建造的是那段相處的快樂時光。


  

快問快答

面對醫療極限時,該怎麼辦? 

 

李:接受它。

 

蕭:面對它、接受它、放下它然後往前邁進。有一天還是會相見的,因為我們一定會走嘛!那你走的時候就會再見到,所以不要太去抓著它、死抓不放,沒有必要。

 

李:我們上去的時候一定有一堆狗在等我們!(大笑)

 

蕭:喔!超多的!超多的,狗跟貓一堆,哈哈哈。 

 

李:哈哈哈是呀!有在算命的那種人跟我說,喔你後面跟了一堆,可是都不是人!我說:「對對對!」(笑)

 

蕭:哈哈哈(大笑)

08黑色拉拉Bella為蕭醫師曾經手案例,發現肥大細胞瘤後以中醫針灸治療,僅在急性發病期使用西藥,約存活了一年半,至最後一週才開始喘氣、無力而離開。

 

09兩位獸醫師滔滔不絕地分享自己曾經手的案例

 

10蕭醫師示範針灸時,李醫師表示自己平時也會幫家中犬貓按摩,但是看牠們哪裡摸了舒服就這樣摸~(笑)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