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盤惟心
常被貓咪抓傷但依然甘之如飴的M屬性女子。秉持「世界愈快心則慢」的精神,打稿效率可比樹懶移動的速度,過著無時無刻都在寫字的生活。

獸欄是有形、無形剝奪動物自由、天性的監牢,是人類本位主義裡的自私或無知。被關押的動物們,在所圈養的世界裡,以表演、實驗、食用、販賣,各種形式的剝削中存活著。

 

電影《不存在的房間》中女主角遭人綁架強暴,生下一個小男孩,並與他一同被關在房間五年,在他們逃出房間以前,小男孩都以為世界只有房間那麼大──如同現實中被關在獸欄裡的動物寶寶,被迫與廣闊的世界隔離,而他們也許一輩子都沒有機會離開牢籠。

 

人,生而擁有人權、自由。當我們的人權和自由被剝奪、限縮時,我們可以大聲抗爭。但牠們呢?牠們的聲音,你聽見了嗎?這次跟著窩窩以及兩位講者──EMT李榮峰與朱家安談人與動物之間最理想的共存型態。

 

 

poster 

跨界對談 X 理想的共存

 

李榮峰:不要餵養流浪動物!

 

「我沒有很愛動物,但牠跟我們享有一樣的生存權。」李榮峰表示自己並沒有如大眾想像這麼愛犬愛貓,而是要求生命平權。從事救援工作這麼多年,他說自己有「救援癌」,因為他不願意在他所執行的任務上,看到有生命逝去。說到這,他談到自己手臂上的刺青。「我身上的每一個刺青都代表我沒救回來的一條生命,它不會消失,我永遠都會看到它、記得它。」

 

07 

談到餵養流浪動物,李榮峰表示餵養流浪動物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遠比人們的愛心來得更多。他認為這樣一廂情願的愛,可能是一個牢籠。李榮峰以前曾經看過有一位愛媽餵養流浪動物後,會噴水驅趕牠們,以前他並不理解背後的原因,至今終於明白:由於流浪動物群聚之後,可能會爭食物、爭地盤,互相攻擊對方、胡亂吠叫、造成髒亂,對附近的居民帶來許多困擾。

 

住戶不堪其擾最後只能請捕狗隊來抓,然而愛媽們並不曉得問題出在自己身上,只是不斷責罵居民沒有愛心,再去收容所將流浪犬隻領養出來,放回去繼續餵養。這樣惡性循環,最後受苦的是流浪動物們。甚至愛媽餵養動物,還讓吃狗肉的外籍勞工們因此得利,因為他們不用出飼料費,就可以得到肥美的狗肉。

 

「你一廂情願付出愛心,卻也剝奪牠們獵食的能力。所以你不能只有愛心,而是要發揮『智慧』。」李榮峰認為餵養也好TNR也好,只要沒有經過配套措施,就只會製造更多的問題跟衝突。「如果一直用動保人士的眼光去看動保,只會陷入泥淖。既然來到這個地方,我們要倒乾淨自己杯子裡的水,把自己的成見拿掉,去聽聽看不同領域的聲音。

 

李榮峰希望大家能發揮同理心,找到流浪動物與人們理想的共存環境。

 


 

朱家安:讓我們開放狗肉吧!

 

曾經在鳴人堂發表文章〈要保護毛小孩,就開放吃狗肉吧〉引起動保人士質疑浪潮的朱家安,其實本身有飼養寵物,也提倡動物權。朱家安認為動物應該受到道德保障和法律保障,而他認為不管人還是動物,該受到如何的保障,取決於他們對於怎樣的痛苦敏感。他以這兩個論點論述他的講題。

 

05

 

彼得‧辛格(Peter Singer)在《動物解放》一書提到公平考量原則(Equal consideration principle):在立法或做道德判斷時,不可以因為私人喜好偏愛某些個體或族群。這一點,大家基本上同意。接著朱家安提出道德地位(moral status):

 

slide

 

 

對於判斷道德地位,朱家安認為比起「有生命」、「有道德行為」等理由,「對痛苦有感」是比較漂亮的判準。他認為動物該受到如何的保障,取決於他們對於怎樣的痛苦敏感。以動物死前受到的傷害而言,比起屠宰場,如果狗被外籍勞工私宰,將受到更多的痛苦,因此如果可以合法購得狗肉,將會是減少動物痛苦的一種方式。「我希望減低狗的痛苦,如果宰殺無可避免,我希望可以有更好的方式。

  

在道德地位以外,人們其實還有其他理由善待動物,除了動物可以是特定人的財產(寵物),或是提出虐待動物會增長人的殘忍性格之科學理由,朱家安認為與動物建立長期的關係,是實現美好人生的一種方式。

 

探討倫理道德後,朱家安希望找出人與動物之間理想共存的解決方案。

 


 

打破牢籠來對談

 

03

 

ROUND 1. 食用狗肉的兩難

 

針對移工吃狗肉的議題,李火山認為那些釣到魚蝦把魚蝦拿起來拍照、吃牛排前拍照打卡的人,在他看來,與處理狗肉拍照的外籍勞工沒有差異。他認為吃是一種文化,當兩個文化有衝突時,應該想一些方法去解決。

 

「有一次我去辦案,發現地上有很多的毛髮,我以為他們在吃狗肉因此氣得破門而入,才發現他們在吃老鼠。」李榮峰發現外籍勞工的生存環境十分惡劣,因此當他們有機會取得食物,他們就會去吃。「其實台灣人殘害的動物比外勞還多,但人們往往只會看見他們殺了幾隻狗。」針對朱家安開放狗肉,他則表示飼養肉狗不太可行,因為有免費跟付費的差別,而且有些外籍勞工因為宗教習俗堅持不吃冷食。

 

朱家安則表示如果越南人不吃冷凍肉狗,是因為覺得殘忍殺的狗肉比較好吃,這會比較難解決,因為他們吃狗的宗旨,原則上與動物權相違。他也提出台灣的神豬文化其實也十分類似:為了將神豬祭祀給神明,不惜以不人道的方式灌食並限縮豬隻移動空間;祭祀過程中將神豬五花大綁,以長刀刺入喉嚨,讓豬隻掙扎直到失血致死,這樣的文化也極不人道。

 

要如何說服外籍勞工不隨便抓路上的流浪犬、不以殘忍的方式殺害狗?朱家安認為第一步要改善外勞薪資結構,讓他有經濟能力購買市面上的肉食;第二步要用科學證明以殘忍方式殺害的狗肉並不好吃,才有可能改變。

 

但我覺得排除外部成本,在台灣依然不容易取得狗肉、吃狗肉,是對越南人的歧視。」朱家安認為外部成本之所以不公平,是因為拿到好處的人跟犧牲的人不一樣;文化如果有外部成本,文化內部則需要改善跟思考。他表示現在台灣法律規定「不能宰殺貓狗」並不是歧視,但排除外部性(讓動物痛苦)後,法律卻依然規定不能宰殺貓狗,那就變成歧視,因為他們有需求,但法律卻不願意去回應。

 

延伸閱讀:吃狗事件所引發動保與移工的衝突,下一步怎麼走?

 


 

ROUND 2. 當教育成為畸形的展演

 

動物園的柵欄與海生館的水族箱對動物而言,皆是阻隔他們接觸廣闊世界的「不存在的獸欄」,然而又有多少人會注意到牠們的心聲?

 

「當我看到大家的目光都在可憐的流浪動物,我覺得不該,因為展演動物的數量跟痛苦其實更多。」朱家安表示如果動物園可以實踐更理想的生命教育,讓動物與人類親近,他會願意支持;然而,他對動物園目前的生命教育感到無感,因為人類永遠用自己的眼光看動物需要什麼。「我們接受殘忍的行為,讓動物處於不自然的狀態,是畸形的生命教育。生命教育需要做到了解人對動物的需要,以及動物對人的需求。」他認為好的生命教育可藉由飼養寵物實現。在互動的過程中,人會學習到動物需要什麼並如何回饋,這樣的往返才是生命教育。

 

李榮峰先自招自己曾帶小朋友去動物園的經驗。當時他們一進動物園先逛台灣稀有動物區,聽到有父母對小孩說那是昨天的晚餐,他雖然覺得這樣也許會賦予一些教育意義,比如認識食物的原貌,但作用很小。「如果要認識動物、知道動物怎麼生活,看《動物星球》就好,你去動物園只會看到生病的動物。」他認為動物園的硬體設備若有改善,還是可以成為生命教育園區,但未來不要再加入新的動物。

 

 延伸閱讀:總是染血的櫻花季 ── 血色海灣之後

 


 

ROUND 3. 棄養是流浪犬的惡夢

 

明年2017年零安樂死政策正式上路,然而政策執行過快且粗糙,令許多動保人士感到擔憂。

 

「沒有配套措施的零安樂就不行,就如沒有配套措施的TNR。」李榮峰說以前民眾報案,捕狗隊就來抓,但問題犬抓不到,抓到的都是乖巧的狗,因此他認為改善收容所的第一步是精準捕捉。他也強調執行者的道德也十分重要,如果讓職業不道德的人去執行業務或照料動物,只會讓更多動物受苦。

 

接著他引用朋友的話,反問觀眾:規定全台灣都能養狗與規定全台灣不能養狗,你覺得哪一個的棄養情況會比較少?李榮峰的答案是後者。「一直提倡認養不會解決問題,因為認養總有一天會飽和,而且更多認養就有更多棄養。」因此他認為要真正改善收容所的問題,必須從源頭開始解決棄養的問題。

 

 延伸閱讀:《第十三日・眾生平等》為牠們許一個平等的諾言

 


 

ROUND 4. 人類不是萬物的主人

 

前面談及移工文化與動保人士的衝突,針對日前《野保法》的修改,是不是也存在原住民文化與野保的衝突呢?

 

朱家安認為「原住民老祖宗的打獵文化會避免讓動物絕種」不太可能,而且如果該文化有外部成本,就不能無線上綱。不過畢竟原住民是弱勢族群,因此處理這類的議題必須很小心。


「我們心中有野獸,偶爾我會想打破它獸欄,但不行,因為獸欄是道德與良知。不管原住民打獵的事情,先問自己關心多少。」李榮峰感嘆上帝創造人類成為世界的領袖,卻糟蹋土地、犧牲自然的區塊,因此他呼籲大家不要以為動物的絕跡與自己無關,應該放在心上並好好努力。「世界有一天會毀滅,我們只是努力延遲那天的到來。我想為那些看不見的後代努力,努力燃燒自己,為其他生命創造福祉。

 

《十二夜》導演Raye曾說:「所有的運動與主義是提醒我們在使用的過程,要反省跟改正。」凡事不是要偏激選擇一個答案,而是要思考,有沒有更好的方法。藉由對談,李榮峰肯定朱家安的說法,可以讓更多人用不一樣的方式思考;而朱家安也感謝李榮峰的分享,讓他的論點可以修正得更好。

 


 

窩觀點

 

06

 

講座結束之後,其中一位夥伴突然地問:為什麼當初會想邀請這兩位講者?感覺兩個人很難聯想在一起。其實窩編一開始紀錄講座的時候,也很擔心講者們各說各話、無法聚焦。然而,窩編原本的疑慮在講座進行之中,逐漸消弭。

 

李榮峰熱血地從事動物救援,但他說他並不是因為熱愛動物,而是希望追求生命平權而努力;朱家安理性地分析道德和動物權,提出看似爭議的論點,背後有著不希望動物受更多苦的心。對動物的關懷,讓兩條看似無法交集的平行線,產生交集。

 

不是要追求最好的方案,而是追求更好的答案,嚮往更好的生命品質。因此我們,才會在這裡相遇。

 

吃葷或吃素都可以討論,但追求動物福利食品是一種堅持;保留動物園或否都可以討論,但反對不人道對待展演動物是一種信念;任何論點的支持或反對都可以討論,但為牠們努力發聲,是一種愛。我們需要核心價值,也需要實踐理性,所以不要迷失在自己的正義裡,不要迷失在自己的激情與憤怒裡,更不要迷失在自己的標準答案裡。

 

珍貴的不是生命,而是意識。在顛顛簸簸的動保道路上,我們期待更多聲音回應,也期待更多的人加入我們的行列,期許未來能激起一些火花,找尋更多的出路。

 

01

 

 

Introduction
幫助窩窩走下去

身為一個小小的獨立媒體生存著實大不易,
需要你的攜手跟我們一起再走下個10年。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聯繫:service@wuo-wuo.com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成為窩粉

窩窩官方Line帳號成立了,歡迎加入除了能直接與我們聯繫,還能收到許多專屬資訊!點此加入,或加入好友@341jxh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