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願你不痛了,小哈——充滿愛與無奈的選擇

    浩婷,小哈的飼主,小學四年級到出社會的歲月裡,互相陪伴彼此成長;從排斥到做出決定,浩婷曾經對於以安樂死結束小哈生命感到猶豫、疑惑,不過心中的愛支持著浩婷去尋找答案。

    撰稿|曾國軒    編輯|蘇于寬   設計|林昕慧    插畫|黃品瑄    照片提供|孫浩婷
  • 受傷的心因狗而癒——社工林子寧的苦甜之間

    看著一群受傷天使,林子寧賣力修補她們折損的翅膀⋯⋯

    專門安置家庭失功能、遭受性侵害、性剝削和家庭暴力等弱勢女性,勵馨基金會台中分事務所有另個溫暖的名字——春菊馨家園——是全臺規模最小、人數最少的家園;社工員林子寧以孩子稱呼個案,自己的確就像媽媽,不僅要掌握孩子的家庭處境、學校生活,關心適應狀況,最重要的是替每位孩子鋪設一條走出心理困境的道路,期盼她們建立自立生活的能力。

  • 只要牠們過好每一天,就好! ——水獺保姆陳朝輝的心內話

    每一隻臺北市立動物園的歐亞水獺,都被陳朝輝細心照顧著。擔任保育員的日子,曾經歷金門落難的水獺入住,也曾面臨朝夕相處的水獺死去;與動物相逢、別離的種種,全都化作陳朝輝內心的故事。

  • 啟航!為獺走上保育之路——水獺研究員岡元友實子專訪

    受《ニホンカワウソ―絶滅に学ぶ保全生物学》啟蒙,Yumiko被水獺深深吸引,決心為水獺奔走各國、不遺餘力成立協會推廣水獺保育,為的就是希望水獺有一天不再處於瀕危危機。

  • 在堅持與放手之間,尋找最溫柔的方式——獸醫師的安樂死抉擇

    「在熟悉與不熟悉的醫療上,我都做到了極致,我並不遺憾決定安樂死。遺憾的是,沒能在生病前多陪牠們一些。」林長青,長青動物醫院院長。首次以一位飼主身份接受專訪,娓娓道來自家毛孩的生命故事。這句平靜告白,是他在經歷數個離去的生命後,逐漸內化的溫柔。

  • 安樂是另一種善終——全臺首位專職到府安樂的獸醫師李明翰

    「安樂死對我而言,其實也是治療的一環。」

    問起作為拯救生命的獸醫師,卻專門執行終結生命的事,李明翰這麼回答。「痛苦與生活品質也需考量,如果生活品質很差,再怎麼治療相對是在延長痛苦,我反而會覺得不開心。」攸關生死,當大家總認為獸醫師們的建議是麻木不仁的劊子手時,卻忘了他們也是最不希望看見毛孩們受苦的人。

  • 揮別皮膚搔癢的苦日子,用心珍惜每一天——專訪過敏兒火柴

    「別人看到火柴的樣子,一定想說我怎麼照顧狗的⋯⋯」回想起火柴皮膚狀況最糟糕的那段時光,Lisa 如此自責地說。那時火柴3歲左右,從嘴巴周圍、四肢到肚子都呈現泛紅狀態;因為搔癢,更有許多抓、舔的傷口,任誰看了都覺得不忍。對於Lisa 而言,那段時光就是每天看著火柴因癢而不斷抓咬皮膚,然後透過藥物與打針勉強控制。直到有一天⋯⋯

  • 沿著牠的足跡,只為默默守護 ——在地水獺觀察員蔡永尚

    昔日聽聞水獺是不友善動物,童年時期的蔡永尚總對牠們有著不好的印象,直到親眼見到獺,才發現牠們其實是很可愛的動物。被水獺深深吸引的蔡永尚,經常漫步尋找水獺的足跡,也因此擁有許多觀察水獺、保護牠們的小故事。

  • 與獺相遇,不曾想過要離開——臺灣首位水獺研究學者李玲玲

    近年成為熱門保育物種的歐亞水獺,你能想像三十年前根本無人聞問嗎?直到李玲玲踏上金門,臺灣的水獺研究版圖才開始拓展。看著金門的轉變、水獺族群的起落,李玲玲有好多想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