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病奶貓桔桔
當資深奶貓手遇到罕病貓
帶著你,一步一步站起來
照顧奶貓,對煜綺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事,卻未料這次中途照養,讓她再次經歷一回奶貓的生、病、死,感嘆生命的脆弱與無助⋯⋯
播放Play
路倒奶貓淑娟
頂客族意外變奶貓奴
生命的牽絆總不期而遇
看著奶貓在地上掙扎,明顯處在生死關頭,小白不顧先生反對,一手撈起又輕又冷的落難奶貓,暫時將兩人協議的最高生活品質原則拋諸腦後⋯⋯
播放Play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在兩隻奶貓加入之前,林川唯一的室友是一隻綠鬣蜥。不料,因醫療資源的不足,同居六年的綠鬣蜥在毫無心理準備的狀況下驟逝,屋裡只留下了幾幀照片,與滿室遺憾。「隨著年歲漸長,獨自生活雖然是個人選擇,但在情緒低谷的時候也常會感覺自己在世界上沒有任何牽掛,好像隨時可以離開。」

當時沒想到,有一天貓咪會走進她的世界,並且從此住了下來。原本靜如止水的兩年空窗,開始每天掀起大小浪花,有時候是海嘯規模的多災多難,有時候是蜻蜓點水的趣味小事,故事說到一半,林川不得不暫時停下,一邊咕噥著小貓的調皮,一邊將正啃著濾水壺的小貓輕輕捧下桌,「陪伴動物的存在,足以成為其中一件讓我願意活下來繼續努力的理由。」

 撰稿|林采昱    編輯|朱翊瑄    攝影|蘇于寬 設計|黃品瑄

01

從綠鬣蜥到奶貓

跟爬蟲類一起生活是我童年開始的夢想。」身為重度爬蟲愛好者,林川談起過去的綠鬣蜥夥伴,眼神總是動情。六年長的夢,最終葬在綠鬣蜥突如其來的暴斃,明明身體檢查健康無虞,綠鬣蜥的死因成了永遠的謎。失去綠鬣蜥的兩年,原本已經很安靜的家,更安靜了。身為在家工作的自由業者,固定會見面的「鄰居」,大概就是常出沒街角的浪貓吧!也正因為遇到異常親人的浪貓,讓她興起了與貓一起生活的想像,但身上貼著獨居、租屋、自由業等標籤,林川在領養貓咪之路不斷受挫,最後終於因緣際會接下幫忙貓舍照顧兩隻奶貓的特別任務。

初見兩奶貓的第一印象是:「好小!」想起當初也是手掌大的綠鬣蜥,都有著柔軟身軀,但綠鬣蜥多了一層粗糙外皮的保護,而脆弱的奶貓則需要時時捧在掌心呵護。綠鬣蜥天生內建生存能力,只要放好葉子與水,牠就自行進食,從小學會自己去廁所便溺。奶貓卻天差地別,喝奶到便尿皆是全新課題。「貓咪太可怕了!好怕多用力就會捏碎。」比起一般人認為是奇寵的爬蟲類,對林川來說,貓更像外星來的小怪獸。因沒有奶貓經驗,她只能花費更多時間和心力,消化各種資訊,學習好好照顧兩個小毛怪。

02黑臉白臉第一天到家,興奮展開冒險。
03一樣是幼兒,哺乳類需要母親的角色,爬蟲類卻已經會獨立生存。

 

讓我陪在你身邊

然而事情並不如預期順利,五天後,其中一隻奶貓失去食慾,在高燒中昏睡,林川急忙帶去就醫,卻遭獸醫以她非正式飼主的理由,拒絕進一步處置,眼看手中滾燙的小身軀已燒到四十度,當下心急如焚卻不願放棄,「面對『隨時可能要準備道別』的情境,對生死的無力感,是我無論已經歷過多少次,都還是很難平心靜氣面對。」最終趕到另一間獸醫院,才使危急狀況得到控制。當晚林川守在牠們的小窩旁,輕撫奶貓,反覆告訴牠「不要害怕,我會陪你」,全心盼牠能熬過去。慶幸隔天燒就退了,林川對奶貓的一絲關愛反倒越燒越濃。 

生病的奶貓令人擔憂,但恢復活力後又讓人頭痛。從前綠鬣蜥日常運動大多只有緩慢散步到窗邊看風景,沒想到,貓咪擅長的卻是在家創造新風景,嚴重潔癖的林川只能每天跟在貓屁股後收拾殘局,「每天都像火災現場!」深刻體會到養貓並不容易。

雖然勞心、勞力又破財,但也強烈意識到自己發自內心對這兩個生命的關懷、擔憂,同時也被牠們的溫柔所治癒。就覺得,啊!原來我沒有Dead inside,所以其實很感謝牠們。

一邊這樣想著,等到回過神,林川已辦好領養手續帶牠們植入晶片了。

04每次闖禍後的黑臉白臉,都會使出賣萌絕招。 

 

簽下一輩子承諾

「綠鬣蜥像室友,我們每天各做各的事,是一種保持距離卻又親近的關係。至於貓咪嘛⋯⋯像房客!(笑)」林川溫柔地說,給予這兩個物種的愛的方式其實沒什麼不同,相處模式都同樣建立在理解跟尊重,不過會隨著牠們的性情來調整。貓比綠鬣蜥需要更多關注與照顧,她形容自己像是福爾摩斯裡的房東太太,「你以為自己是個獨立在劇情外的角色,可是他們總會製造一些事情,讓你必須變得像管家或媽媽一樣!」喜愛冒險的黑臉彷彿無所畏懼的福爾摩斯,總是在探索世界的過程發生一些奇耙的趣事,個性比較敏感的白臉就是華生,動作輕柔秀氣,常在闖禍過後用賣萌的表情矇混過去,令人好氣又好笑。每當工作累了在沙發睡著,醒來總會發現兩貓依偎在身邊睡得香甜,生活的苦也變得甜。

養動物就像是一個承諾,像跟動物簽下一個十幾二十年的契約。

這份屬於房東與兩隻貓之間的契約,簽下的卻是共同生活的一輩子承諾,所有酸甜苦辣的總和,牽起了一個「家」的輪廓。

05 昔日的綠鬣蜥Hal與玩具鱷魚,林川笑說牠們長得有像呢!
06用舊玩具養新貓才養得好,我們也不例外!黑臉、白臉與昔日綠鬣蜥Hal的玩具鱷魚。

 

填滿生活的顏色

在決定把黑臉、白臉留下後,家裡陸續添上了更多貓咪的痕跡。「在牠們加入之前,我很注重整個空間的一致感,堅持房子裡面只能有黑色和白色。」林川以毛色為貓咪命名,臉黑的叫黑臉,臉白的叫白臉,但其實這對三花貓姐妹花身上還有好多不同顏色,不同於綠鬣蜥沈穩、平靜的風格,牠們是混亂又多彩的。「就像是夕陽一樣吧!」她細膩地描述著眼中的貓咪,像沐浴在黃昏的魔幻時刻,這一秒也許是紫色交織橘色的和諧美景,轉眼間又暈染成包羅萬象的霓虹色調。「牠們每天都在蹦蹦跳跳跟製造滿地的垃圾,貓砂、貓糧也總撒得到處都是,隨時都有新的狀況來讓我不得不中斷手邊的工作⋯⋯」不論是小貓的情緒起伏,還是貓奴的待辦事項,每一刻都在變化,每一天都是不同風景,對於過去習慣綠鬣蜥慵懶步調的林川而言,生活與心靈也正迎向新的改變。「雖然麻煩卻也充滿樂趣,自己好像也跟著變得有活力一些,不知不覺慢慢成了一個更包容的人,我覺得是好事。」

從一開始其實有點排斥情感負擔比較重的哺乳類,到最後欣然接受這兩隻毛茸茸小夥伴的萬象多情,在包容不同的顏色走入生活後,黑白基調的空間、留白已久的心底,小貓像花一樣種下驚喜,充實的生活便結成了豐盛收穫。

07林川習慣綠鬣蜥一起安穩入睡,她眼中綠鬣蜥是沈靜的黑白色。
08醒了玩耍,累了睡覺的黑臉、白臉,為整個家帶來黑白以外的彩色。
 

動物繪成人生畫布

綠鬣蜥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改變了我的一生。

其實林川原本是個律師,會轉行成為插畫家,是源自於綠鬣蜥給的勇氣。三年多前正值綠鬣蜥發情期,平時個性穩定的綠鬣蜥因此變得異常兇暴。「牠突然以極快的速度緊緊咬住我的右手拇指,在原地進行了傳說中鱷魚的大絕招『死亡翻滾』,我的拇指瞬間就皮開肉綻、骨肉分離⋯⋯手術後醫生告訴我所有重要神經都斷了。」這場拇指發生的意外,就這樣成為她人生旅途的轉捩點。「聽起來可能有點太浪漫,但在復健期間,讓人困擾的生活和這隻無法握住任何東西的慣用手,反倒激起了我的鬥志。」她並沒有怪罪綠鬣蜥,反倒開始思考更多人生課題。意外隨時都會發生,生命永遠存在著變數,林川下定決心要好好珍惜接下來的時光,追尋自己的心之所向。「復健結束後我就離職了,正開始接案之路。我想用這隻手做到更多更多事。」 

轉行隔年,綠鬣蜥便離開了。「好可惜,當初沒有畫下關於牠的事情。」前期接案的忙碌,讓林川只能壓縮自由創作的時間,總想著有空再動筆,一夕之間卻沒了以後。但她沒有因此回頭,仍持續以綠鬣蜥給的力量畫著理想,過程不免辛苦,但也不願放棄。只是沒想到,握著畫筆的手,有一天會拿起奶瓶。與奶貓相伴發生的點點滴滴,成為新鮮的創作養分,她記錄下有趣的事件、深層的想法,慢慢醞釀新的作品。

牠們的人生是從現在才剛開始,如果今後所有的挑戰都一起經歷,似乎是一件很好的事。

無論是綠鬣蜥還是貓咪,都在林川的人生畫布上,留下了最深刻的回憶,是她生命中無可取代的身影。

09記錄下黑臉、白臉每天發生的有趣日常,林川計劃未來創作關於貓咪的動畫系列。
10溫柔看著兩貓,林川說:「我只希望牠們能夠平安、健康,快樂長大。」 

  

Introduction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聯繫:service@wuo-wuo.com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Please enable the javascript to submit this form

成為窩粉

窩窩官方Line帳號成立了,歡迎加入除了能直接與我們聯繫,還能收到許多專屬資訊!點此加入,或加入好友@341jxh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