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義動物園?我會說那是一個既溫柔又殘酷,卻充滿可能性的所在。

約訪動物園?我會說那需要至死方休的意志力、耐力與應變能力(燦笑)


撰稿|朱翊瑄

 

隨著新竹動物園2019年底重新開幕,專題報導也在窩窩會議室拍板定案。鑑於過去被多數遊客詬病的新竹動物園起身重建,我們滿懷期待能與讀者一起閱覽這個台灣第一老字號動物園的革新與轉變。專題初期方向為園方工作人員的專訪故事,期望從他們眼中瞧見動物們重建新家後的變化。未料發出採訪邀請便收到園方推(婉)託(拒)的回覆。

2

但,身為記者就是要有越挫越勇的毅(臉)力(皮),於是展開三寸不爛之舌、尋覓其他窗口抑或是請朋友協助等多管齊下的策略,終於與市長秘書室接上線。以為約訪終要收成了,沒想到才是打太極的開始:頻繁詢問、現場拜訪、多次說明,期間得到的回覆不乏「園內尚未修整完善」、「園方付出了相當的努力,希望能多報導正面資訊」等。來回周旋下,待園方答應受訪之際已是二月初,但並不接受事先田野,更需看過訪談大綱才能敲定採訪時間。

能夠理解公家單位皆期望報導替自己加分,但媒體並非公家單位的宣傳工具。動物園報導的初衷,便是要檢視動物們的生活是否達到良好的改善,而身為一間市立動物園本就肩負動物福利完備的基本責任,既然已經浩浩蕩蕩的開幕,就應做好被檢視的準備。 

而無法先田野的人物專訪,就形同一部沒有劇本的電影要直接開拍,毫無方向。更別說長時間的約訪已導致報導時程嚴重delay、也未知何時能夠完成。在公司成本與內容完整性的考量下,專題方向緊急急轉彎,調整為《他來逛動物園》,邀請各方領域人物、專家們分享他們眼底所見的新竹動物園。

然而,危機便是轉機,《他來逛動物園》激盪出非常棒的思維,與各方觀點的呈現。專題調整後初期納入了許多受訪名單,動物園學專家、哲學家、作家、教育者、一般大眾等,甚至是動物溝通師。最後定調為動物園學專家、動物行為訓練師、哲學家、親子作家四個角色,各自從動物園價值、動物福利、人文思考、生活教育四個與動物園密不可分的面相看待新竹動物園。這樣的過程中,最令我感動的是在採訪當天,彭仁隆教授隨性的一句話。

「人要過得好,才有辦法對動物好。」

這是踏入小小舊舊的台北市立動物園辦公室時,彭教授客氣地要我們多擔待,接著話鋒一轉便提到這裏已是整修過的樣貌,當時自己一進動物園時優先提出的建議,因若替動物工作的人都過得不好了,又怎麼有充足的心力去對待動物。

當時的我沒聽懂,專題採訪完成後我理解了。

3

在動物園工作十多年的彭仁隆眼中,動物園工作中最大的困難來自人,因為人定義了動物園的價值;在哲學家朱家安眼中,愛動物的啟發並不見得需要親眼所見,重點是人怎麼想;在親子作家李偉文的眼中,人的生活中難有啟發生命教育的場所,動物園便無可取代;在動物訓練師謝明穎的眼中,人有能力與圈養野生動物建立良好關係,創造更健康的生活,只是要不要做而已。

動物園至始至終是人造物,所有選擇與人有關,這不是悲觀的控訴,而是認清既定存在的事實。

動物園的存在很溫柔,這樣的場域讓對動物無感的人們有機會更走近動物一些;動物園的存在很殘酷,因人的私心,限制也改變了動物的身心狀態與自然行為。而正因是人造野性,你我其實都有左右動物園樣貌的機會。因為就園方來說,消費者的需求往往才是他們抉擇的關鍵,動物園的巨大可能性,正取決於我們如何看待、對待與期待它。

更多的討論,歡迎閱讀《他來逛動物園》專題報導,一起來思辨!

儘管約訪過程艱辛,最後仍相當感謝新竹動物園讓窩編們於前日完成採訪,從園長、飼育員到近期新加入的動物行為觀察專家,當天皆熱心的與我們分享資訊;也能夠理解新竹動物園正不斷地因應動物的狀態做出調整,未來仍期待與讀者一同觀察新竹動物園的更多轉變。園方採訪報導也將收錄於vol.7《動物園的每一天》再版內容中,若想了解更多,留下email就能獲得再版資訊喔! 

wuobao vol7 cover封面故事:

  • 我是長頸鹿,我叫宵久,今年7歲,我還來不及長大,就在娶親路上過世了。
  • 我是台灣黑熊,我叫黑糖,我通常不會站立行走,就像你不會沒事匍匐前行一樣。
  • 我是紅毛猩猩,我叫秋香,曾經是鎂光燈的焦點,但現在,已經很少人會在意我了。
  • 我是國王企鵝,我叫黑麻糬,我每天被人餵的飽飽的,幾乎忘了我曾經是個游泳高手。
  • 我是歐亞水獺,我叫金莎,面對家破人亡的命運,我只能學會笑,就不會恨了。

這不是動物園攻略——

這是一本帶你重新認識動物園的刊物!

本刊即將再版,留下email獲得早鳥優惠吧。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