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臺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於3月17日指出:「目前臺灣與帛琉都是疫情相對低的國家,希望利用『綠色通道』在保障安全的情況下,重啟兩國觀光,即日起正式啟動『臺灣—帛琉安全旅行圈推動施行計畫』,透過相關防疫作為,確保旅遊安全。」

撰文|About鯨豚     責任編輯|蘇于寬

消息一出隨及引發了討論熱潮,而本次帛琉旅遊泡泡參與的旅行業者共有雄獅、巨大、KKDAY、鳳凰、五福、大榮等六家。各家旅行團的行程也是眾人關注的焦點,而社群媒介便也順應情勢開始介紹帛琉的觀光景點,而其中一個常見提起的地點則是《海豚灣(Dolphin Pacific)》。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帛琉《海豚灣(Dolphin Pacific)》

其實這不是海豚灣第一次登上臺灣的媒體版面。2019年3月23日,中華民國總統府的新聞稿指出,「蔡英文總統的『海洋民主之旅』於今日上午搭船赴《尼可灣(Nikko Bay)》及海豚灣,參觀帛琉生態保育發展。

在兩國元首參訪完尼可灣後,一行人便轉往海豚灣。總統府表示:「由海豚灣非營利組織代表Tanaka先生迎接,並陪同兩國總統參觀海豚復育成果。該組織向總統說明時也表示,這裡的海豚是以自然的方式復育,向外游出後還會游回來。」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2019年蔡英文總統的「海洋民主之旅」參訪海豚灣。(圖片來源|總統府

然而,帛琉海豚灣的海豚真的如他們自己說的是以自然的方式復育的嗎? 

我們先來認識何謂「復育」一詞。據臺灣《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在官網中的「問答集」表示:「復育(Recovery):為對於已急劇減少之族群或劣化的棲地尋求復原方法,進行改善措施,以增加族群量或恢復較好棲地環境之工作。

而在海豚灣資訊最多的日文語官網中,在「公司簡介」分頁中的「成立目的」一欄中寫道:「研究海豚的特殊能力以及作爲環境教育教材飼養海豚,並管理、營運能夠感受到其特殊能力的設施」;而在「三個基本理念」一欄中提到這些理念分別是:(1)環境教育(2)任何人都可以享受的設施(3)帛琉旅遊產業振興。

從海豚灣的公司簡介來看,著重的點是在經營這座設施,以及支持地方觀光產業。並且該處目前擁有的海豚全數都是瓶鼻海豚,也並不是數量危極的物種。因此,海豚灣圈養海豚的原由實在是跟「復育」兩個字扯不上關係。

 

海豚來自日本太地町的血色海灣

專注於講述動物的故事和動物權利問題的美國媒體《The Dodo》,在2014年有一篇名為「帛琉海豚棲息地承認太地與SONY的關係」的報導,內容主要是從荷蘭的旅遊節目《RTL Travel》到海豚灣參訪來介紹該處被圈養的海豚。

該報導提到了海豚灣的海豚訓練師Billy向節目主持人Floortje Dessing 說明園內的海豚全數來自日本,並且實際上這些動物應該是要被被宰殺的,因為牠們是為了市場而捕獲。Billy繼續解釋:「但是有個好人,他叫盛田英夫,他擁有SONY公司,所以他捐了很多錢把這些海豚送到帛琉」。盛田英夫是SONY公司創姶人之一盛田昭夫的長子。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旅遊節目《RTL Travel》到訪海豚灣。左為節目主持人Floortje Dessing,
右為海豚訓練師Billy。(圖片來源| The Dodo

 

2001年初,盛田英夫在帛琉建成了耗資250萬美元的海豚灣;而該設施的官網提及,同年8月,海豚從日本和歌山縣抵達帛琉。據英國非營利組織《鯨魚與海豚保護協會(Whale and Dolphin Conservation)》在2018年一篇關於《「驅趕海豚捕獵」需求》的報告中指出:「該設施展示了11隻海豚,提供與海豚共游、海豚輔助治療等互動項目。

該報告進一步提及這些海豚是從日本出口的。「海豚灣的商業計畫書表明,該設施已經『拯救』了海豚,使牠們免受和歌山縣太地町的驅趕海豚捕獵殺害,並為海豚提供一個安全的避難所,在那裡牠們將受到人類的欣賞,而不僅僅被視為食物。」 

海豚灣的計劃書說明他們「拯救」了海豚,這真是讓人匪夷所思。如果只是為了從太地町漁民的刀下保留海豚,其實只要將牠們移至當地的外海野放便可。為何要大費周章將生活在日本東岸的瓶鼻海豚大老遠帶來離和歌山縣至少3000公里遠的帛琉呢?這邊的海域甚至不是牠們的家園,更別提是把動物關在海洋圍欄裡。

事實上,帛琉的海豚灣只是將太地町圈養海豚的手法複製貼上而已。同樣是在天然的海灣裡設立了圍欄圈養野生海豚,並且提供各種與海豚互動的收費項目,舉凡拍照、觸摸、共游等;甚至海豚還能當新人婚禮上的花童,這些都跟太地町是如出一轍的。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在海豚灣,海豚作為婚禮上的花童。(圖片來源|海豚灣官網

 

另外在海豚灣的員工部落格首頁上方,斗大的藍色字體寫著「好評如潮的海外研修也在受理中!讓我們描繪你的夢想!」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其實這就是為期一個月的海豚訓練員的培訓營。

在海豚灣的日文、英文語網站中,分別有一個分頁是「助理海豚訓練員(Assistant Dolphin Trainer/ADT)」。網頁中清楚寫著該項目的目標對象是「18歲以上的健康男女、想了解海豚的人、有志於從事訓練員工作的人」。並且在培訓營的講座介紹中,必修課程的第一項便是「通過積極強化進行動物訓練」。

帛琉的海豚灣作為「海豚訓練員與他們的產地」,與太地町是極為相似的。《The Japan Times(日本時報)》2018年的報導中指出,太地町與中國的水族館組織簽署了價值15億日元的合同(約臺幣4.2億元),這份合約規定,該町將提供如何照顧圈養海豚的長期培訓,以及每年提供多達60隻動物。

隱藏在帛琉的海豚墳場

雖然海豚灣一再強調動物是生活在自然的環境,可以感受到海水的潮汐,但也掩蓋不了圈養下海豚的高死亡率。依照英文語網站中「遇見海豚」這一分頁所示,並據網站最下方的版權聲明標示為「©2019 by Dolphins Pacific.」,由此可推估截至2019年海豚灣現存有5隻海豚。

這5隻海豚分別為:

目前僅有的雄性海豚。在員工部落格2013年一篇名為「ななめ45°のプリンス」的文章中,內文提到J是來自和歌山縣,所以牠是2001年從該縣引進的11隻瓶鼻海豚的其中一隻。

年長雌性。在員工部落格成立當月(2011年11月)即有關於牠的文章。目前僅存的孩子只剩下2018年出生的小女孩Kei(ケイ)。

年長雌性。在員工部落格成立當月(2011年11月)即有關於牠的文章。目前僅存的孩子只剩下2020年過完10歲生日的大女孩Momiroi(モミロイ)。

雌性。在海豚灣誕生,媽媽是Roxy,爸爸是J。今年10月將迎接11歲的生日。

雌性。在海豚灣誕生,媽媽是Layla,爸爸是J。是園內最小的海豚,2018年2月出生。

而日媒《時事通信社》在2011年10月1日一篇關於海豚灣的報導中提及,現有的瓶鼻海豚6隻來自和歌山縣,2隻在帛琉出生。單算2001年從和歌山縣引進的11隻海豚,在海豚灣10年間就死了5隻動物,這還不包括後續在該設施繁殖並死亡的個體。

當我在員工部落格裡搜索現存的5隻海豚資料時,意外地找到了數個不存在官網以及在部落格裡成為「未曾再被提及的名字」。

雄性,沒有指明父母,推測可能是2001年來自和歌山縣。第一篇被提及的文章是 2012年8月25日,最後一篇是2012年11月6日。

雌性,沒有指明父母,有參與2002年拍攝的實境劇《広末涼子 イルカと過ごした五日間》,因此推測應該是2001年來自和歌山縣。第一篇被提及的文章是2012年4月23日;2012年10月8日的文章說她產下了一個寶寶,內文指出會再發布寶寶的消息,然而這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新生兒的任何文章了。2016年5月28日的文章貼出了一張Ariel懷了新寶寶的超音波照片,但截至最後一篇關於Ariel的文章(2016年12月9日),未曾再提起這個曾待在她肚裡的小生命。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Ariel肚裡的新生命曾經存活過的證據。(圖片來源|海豚灣員工部落格

性別未知,在海豚灣誕生。媽媽是Layla,爸爸是J。第一篇被提及的文章是2011年11月12日,同年12月11日的文章說牠快滿一歲了,然而最後一篇是2012年10月17日。

雌性,在海豚灣誕生。媽媽是Layla,爸爸是J。第一篇被提及的文章是2014年12月4日, 2015年10月7日的文章說牠是13個月大,最後一篇是2016年5月28日。

雌性,2015年2月10日在海豚灣誕生。媽媽是Roxy,爸爸是J。第一篇被提及的文章是2015年10月7日,最後一篇是2017年5月12日。

性別未知,2017年10月27日在海豚灣誕生。媽媽是Roxy,爸爸是J。最後一篇是2019年4月3日。

雄性,2019年12月在海豚灣誕生。媽媽是Roxy,爸爸是J。第一篇被提及的文章是2020年1月22日(報告幼豚順利出生,尚未被命名);最後一篇是2020年12月14日,內文提到Macky才剛過完1歲生日,然後這名字就再也不曾出現了。

不過在近期帛琉旅遊泡泡首發團的新聞中,華視新聞在4月4日的報導中提到目前海豚灣有6隻海豚,除了英文語網站所列出的5隻海豚,第6隻有可能是Macky。此外員工部落格也未再提起過有懷孕的海豚或是新生的小海豚。

在海豚灣員工部落格成立(2011年)至今大約9年半,包含Ariel未被命名的2名寶寶,就有8個生命已不復在。

這還只是我搜索現存的5隻海豚後所得到的名字。部落格的文章目前總計有2千多篇,實在是無法一篇篇確認。

如果再仔細看,這幾隻在海豚灣誕生並死亡的小海豚,都存活不超過3年。而牠們的母親Layla或者是Roxy,只能一而再地輪迴受孕、生產這個過程,然後再體悟到自己的孩子「不見了」。而園內的雄性海豚只有J,因此牠只能無法拒絕地獻出自己的精子,處境堪比是生育機器。

海豚灣披著帛琉天然海灣的假象,向世人宣告這裡是以自然的方式復育海豚,然而事實上該設施只是全球圈養產業的其中一員。這裡不是海豚的天堂,而是海豚的墳場。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13個月大的Dilbul與她的母親Layla一同練習跳躍。在海豚灣這種圈養產業,年幼的海豚
從小就得開始學習能取悅遊客的表演花招。(圖片來源|員工部落格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Chenti與牠的母親Roxy。照片中的Chenti快滿4個月,非常黏媽媽。
然而最終Roxy是失去了這個孩子。(圖片來源|員工部落格

 

帛琉海豚灣=建在海灣的海豚館

 其實海豚灣等於建在海灣的海豚館這一事實一點也不意外。

(1)在訓練員的手勢下海豚使出五花八門的雜耍技巧。

海豚灣的員工部落格裡,經常看到文章提及訓練員在培訓海豚各種不同的表演招式。在這些演出花招中,許多並不是野生海豚會有的行為,這都是被人為訓練出來的。 

例如像海豚灣在Instagram中發布的這個影片,一隻瓶鼻海豚跳出水面,接著身體垂直在空中360度轉了好幾圈。在野外,沒有幾種海豚會這種空中旋轉技巧,較為知名的是「飛旋海豚(Spinner dolphin)」,牠們也是因為這種轉圈而聞名。

飛旋海豚海豚灣在Instagram發布瓶鼻海豚表演空中旋轉的影片(影片來源|海豚灣Instagram

 

而2019年蔡英文總統的「海洋民主之旅」,總統府於當時的新聞稿裡提供了蔡總統參觀海豚表演的片段畫面。在影片1:03 ~ 1:05這短短2秒,一隻瓶鼻海豚衝破水面並立即像是「後空翻」旋轉了將近2圈。這也不是野生瓶鼻海豚會有的動作。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2019年蔡總統參訪海豚灣,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觀看海豚表演,圖中的海豚正使出
野生海豚不會有的行為——後空翻。(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2)海豚灣官網有各種與海豚互動的收費項目。

在全世界有圈養鯨豚的私營場館,多數都有這些付費的體驗活動。海豚灣除了基本的觸摸動物、與海豚共游(分為一般游泳和潛水的差別)、一日海豚訓練員體驗外;另外還提供海豚作為特別活動的一部份,例如生日會、給同行旅伴的驚喜或是蜜月旅行的回憶;當然不意外海豚還需作為婚禮上的表演嘉賓。 

除了上述的收費項目,海豚灣還有一種為期3天的客製行程叫「感受海豚(Feel Dolphins)」。官方介紹這是一門課程,可以根據客戶的意願、目的及目標來設計課程內容;主要的宗旨是按照遊客的步調放鬆地與海豚互動,並在海豚灣度過愉快的時光。

該課程適用的對象除了需要時間適應環境或海豚的人,以及希望按照自己的節奏移動和參與項目的遊客外,官網還提及了「患有發展障礙、智力障礙、精神障礙、身體障礙者等(包括家庭成員)」。一般與海豚互動課程的適用對象有包括這類患者的話,多半會讓人聯想到「海豚輔助治療(Dolphin-Assisted Therapy)」。這是一種聲稱與鯨類動物互動可以為人們帶來醫學或治療上的益處。

不過非營利組織《世界動物保護協會(World Animal Protection)》在2019年底發布一篇名為「微笑的背後-全球海豚娛樂業研究(Behind the Smile-dolphins in entertainment report)」的報告。內容指出檢閱這些方案後,發現推廣海豚輔助治療或表明積極結果的研究在方法上存在缺陷,其有效性尚不確定。 

並且研究表明,海豚輔助治療並不比使用馴養動物,例如貓或狗,甚至動畫海豚更有效。

另一方面,海豚輔助治療方案對人類的經濟成本要高得多,對海豚造成的負面影響也很大。最重要的,該療法使用的海豚多數來自野外,將原本奔放自由的牠們關進狹小的空間會給動物帶來壓力,這也涉及到虐待動物

然而海豚灣官方相當聰明,為避免這類患者指控這昂貴的課程沒有效果,他們在官網強調該課程並非以治療為目的的海豚輔助治療(雖然有效性尚不確定),而是一種活動,為此自創了一個名稱為「個人海豚輔助活動(Individual Dolphin Assisted Activity)」。

官網寫道:「在帛琉豐富的自然環境中,與海豚放鬆互動,在海豚灣度過美好時光是主要目標。無論是否實現了目標或結果,都希望能珍惜過程本身」。說得非常美好,但別忘了這個課程是根據客戶的意願、目的及目標來設計內容,我想收費標準也是依照課程內容來判定。官方這種模稜兩可的手法,對遊客是不負責任的。 

Slide 1

在海豚灣,海豚作為婚福上的表演嘉賓。(圖片來源|海豚灣官網)

Slide 2

海豚作為特別活動的一部份,嘴裡叼著一個為取悅遊客而製作的情人節牌子。
(圖片來源|海豚灣IG)

Slide 3

在海豚灣,有多項與海豚共游及互動的收費項目。(圖片來源|海豚灣官網)

 


 

不吃死魚的海豚卻被迫吃著死魚過活

2020年8月,海豚灣釋出了一個宣傳影片,內容主要是一位於2007在帛琉擔任海豚訓練員的日本人Nanako Miyazaki,由她來介紹這裡的環境和動物等等。她解說了海豚灣準備4種冷凍魚給海豚,這些魚都是從美國進口的。

野生海豚是捕捉活體獵物,不同的海豚族群有不同的飲食習慣,唯一的共通點是牠們不吃死魚。

而海豚灣的人員訓練從日本來的海豚以及在這裡出生的小海豚食用死魚,這將導致牠們不會捕獵活魚,徹底切斷了動物返回野外的技能。

Nanako Miyazaki 在影片中指出:「如果只提供單一種魚,容易造成營養不均衡」。不過在宣傳片中她與海豚共游的畫面,其中一隻海豚能看見牠右側露出了肩胛骨跟肋骨;然而健康體態的海豚在游動時並不會看到這些骨頭痕跡。雖然無法確定該海豚是發生了什麼情況,但顯然有點消瘦。這可以證實一點,儘管海豚灣表示他們對海豚的照顧有多無微不至,可是動物並非他們所說的過得那麼好。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海豚訓練員在為動物準備冷凍魚。(海豚灣宣傳影片截圖)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海豚灣的其中一隻圈養海豚在游動時可見右側露出肩胛骨跟肋骨。(海豚灣宣傳影片截圖)

 

其實讓圈養海豚食用冷凍魚還有一個問題。在野外,海豚從捕食的新鮮魚類中獲得所有需要的水分;而冷凍魚在解凍時,會損失大部份的水分。這就是為什麼海豚灣的海豚需要另外訓練在食道中插管以補充所需的水分。該設施的員工部落格在2012年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這一點,而在2013年的文章中說明了海豚每天需補充2公升的水。

雖然插管過程本身不一定會傷害海豚,但《PETA善待動物組織》海洋哺乳動物獸醫 Heather Rally 在2018年接受《The Dodo》的採訪時表示:「這很可能讓海豚感到不舒服,並且如果操作不當,可能會對食道造成刺激,或引入不必要的病原體。但如果海豚沒有得到這些額外的水分,牠可能會面臨脫水。如果脫水進展沒有及時糾正,就可能導致低血容性休克、多重器官衰竭和死亡。」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海豚灣的訓練員用插管餵食海豚水份。(圖片來源|員工部落格

 

如果是真心想作為復育海豚的機構,並不會將海豚訓練成會雜耍表演做一些非動物天性的動作、並不會訓練海豚學會只能從訓練員手中獲取食物、也並不會讓海豚與民眾有過多的接觸,從而避免動物與人類雙方傳染病原體的風險

另外,從海豚灣的空拍圖來看,整體是建在海灣的海洋圍欄。2019年該設施的代表Tanaka先生向蔡總統說明這裡的海豚向外游出後還會游回來。這個說法有誤導的嫌疑,因為海豚雖然能跳出水面但不會跳出圍欄;此外圍欄四周也堆積著珊瑚,依照珊瑚清晰可見的程度,水位應該相當淺,珊瑚也形成了天然屏障,使海豚無法游出去。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海豚灣的空拍圖。(圖片來源|海豚灣Instagram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紅圈為海豚灣,動物只能生活在這有限的空間。如果沒有被圈養的話,圖中那片海域甚至是鏡頭外看不見的大海都是野生海豚能悠游的範圍。(海豚灣宣傳影片截圖)

 

在海豚灣的宣傳影片中,Nanako Miyazaki 還提到了由於每天有許多落葉掉入灣裡,當海豚在玩葉子時牠們會習慣把葉子吞下去。然而葉子無法被消化,會造成腸道堵塞,影響海豚的食慾。因此他們訓練動物將葉子叼給訓練員,再獎勵死魚給海豚。

這聽起來合情合理,而海豚嘴喙前緣叼著葉子也相當可愛,人們很可能就這樣相信了海豚灣的說法。但其實這是一個因果循環論,如果海豚不被關在這裡,牠們就不會去玩落葉,進而導致誤食的後果。

事實上,野外的瓶鼻海豚很會善用棲息地所擁有的「東西」來作為玩具。例如美國佛羅里達州新士麥那海灘(New Smyrna Beach)附近瀉湖的野生瓶鼻海豚群,在攝影師Shelley Lynch的生動鏡動下,牠們就地取材的玩具可謂花樣百出,有紅樹林種子、海藻、細海草、樹枝等,甚至水母也可以!牠們的玩具絕不會是像海豚灣那樣,單一的落葉或是奇怪的人造塑膠製物品。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海豚灣的瓶鼻海豚在圈養的環境下,來自大自然的常見玩具只有落葉。(圖片來源|海豚灣Instagram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佛羅里達州的瓶鼻海豚在野外的環境下,來自大自然的常見玩具相當多元,圖為一隻炮彈水母(Cannonball jellyfish)。(圖片來源|Shelley Lynch Photography

 

濫用遊客愛護動物的心 合理化圈養海豚

在《RTL Travel》的節目中,主持人Floortje Dessing和海豚訓練師Billy經過一隻在圍欄中的海豚時,牠正漂浮在一個裝死魚的容器附近,稍後會被餵食。她看了看,向Billy提出了她的問題:「這些海豚仍然在這裡,你知道⋯⋯就像被囚禁一樣,人們會爲牠們感到難過」。

聽聞此問題的Billy坦然表示,實際上動物仍然是被圈養。另外,他意有所指的與太地町捕殺海豚一事拿來做比較:

但總比把牠們放在你的盤子裡⋯⋯當壽司要好。

事實上這是海豚灣員工至今一貫向困惑的遊客解釋的說法。在《Tripadvisor(貓途鷹)》關於海豚灣的頁面中,一篇來自英國旅客的留言指出,他們參觀小組裡的人們向訓練員表達了有點擔心海豚的生活安排,所以訓練員將話題關注在海豚在日本是如何從屠殺中被「拯救」出來。

並且但對於如何訓練海豚卻不肯明說,只是說這是很困難的。

這類說法的意思很明顯,這些海豚要嘛不是死在太地町漁民手下,不然就是得在海豚灣裡關上一輩子。請問為什麼要忽略了將動物原地釋放回大海這一選項呢?為什麼不試著阻止自己的日本同胞不要再捕殺海豚呢?答案很簡單,因為海豚灣本身也是圈養產業的一員,他們需要海豚表演來作為吸引遊客的手段。

當然,有著「從太地町『拯救』了海豚」這一名譽事跡好像為海豚灣拉高了不少聲勢,為此似乎有不少民眾打從心底相信這裡這就是海豚復育中心,而無視了種種顯而易見在圈養產業才會有的營運模式。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泛科學文章窩窩窩窩#6-帛琉海豚灣,是海豚的天堂還是地獄使用的圖片海豚灣.JPG在海豚灣,無論從哪一角度拍攝海豚,總是能拍到受限動物活動的海洋圍欄。(圖片來源|海豚灣Instagram

 

不過還是有部份有良知的遊客寫下了最真實的評論,那位在Tripadvisor 留下參訪心得的英國旅客,他最後寫道:「我看不到該設施有任何海洋生物學家或進行任何類型的研究。是的,它顯然是一個非營利組織,但在我看來,海豚是為了旅遊景點而訓練的,並不是為了研究。

而一家位於帛琉的專業服務媒體製作公司《Lightning Strike Productions》,團隊人員從事媒體工作超過30年,在帛琉生活了19年。該公司在海豚灣的「Google評論」給了一星的評價,並留言指出:

從太地町進口圈養海豚,被關在小小的圍欄裡,專門為遊客表演。該機構表示他們正在進行研究,但唯一的研究是他們可以向遊客收取多少費用。

 

疫情時代海豚灣的近況

在近期帛琉旅遊泡泡首發團的新聞中可以得到海豚灣的一些最新資訊。華視新聞在4月4日的採訪影片中,一名女性記者對著鏡頭向觀眾介紹海豚灣:「這裡是由日本集團來到帛琉這邊建造的海豚復育基地,這裡的海豚都是救援而來,通常在這裡靜養之後,只要狀況良好就會放離開。不過因為疫情的關係,這一整年都沒有遊客來到海豚灣。」

但華視記者報導資訊有誤,海豚灣的海豚除了最早從太地町引進外,其他就是在灣內繁殖而來的。海豚灣的任何媒介平臺,比如官網、臉書專頁、Instagram等,都沒有提到他們有從事任何救援並且野放海豚的工作,當然,也真的沒有任何實際救援的案例。



沒遊客沒錢賺 日方直接撤資不理 

因為疫情的關係所以沒有遊客就等於沒有收入,但海豚還是得吃、得有人照顧,這表示在賺不了錢的情況下還得另外花錢養海豚。於是日本人就退出了。海豚是日本人從太地町帶來的,沒有給予任何善後計劃就這樣離開了。這真的非常不負責任!可悲的是海豚灣不是第一起案例。

日本千葉縣銚子市的《犬吠埼水族館》,於2018年1月31日正式關閉,然而館內的生物卻未得到妥善的安置。園內唯一的瓶鼻海豚「Honey」被棄養在小水池裡乏人問津,直至2020年3月29日,整整二年多,館方相關人員毫無作為任其動物被病痛糾纏而死。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上)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上)
解析日本殘酷鯨類圈養產業真相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中)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中)
解析日本殘酷鯨類圈養產業真相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下)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下)
解析日本殘酷鯨類圈養產業真相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上)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上)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中)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中)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下)
「甜蜜」卻孤獨而死的海豚媽媽(下)

延伸閱讀《Honey之死
 

沒錢賺海豚還是要顧 台灣政府出手資助

華視新聞的採訪指出:「因為疫情的關係,日本NGO組織管理階層陸續退出,經費來源改由帛琉總統個人出資,和臺灣大使館陸續接手」。其實去年6月,《中華民國駐帛琉大使館》在官方臉書專頁就有發文指出他們捐款美金1,500元(約臺幣近43,000元)給海豚灣。目前這裡的海豚處在被原先日本團隊棄置的情況下,確實需要有人提供資金,但應該要有更多明確的「前提」。

【注意注意! 可愛海豚來襲!!】 6月25日,周民淦大使在帛琉海豚灣保育區(Dolphins Pacific Palau)總經理Elisabeth Howard及董事會成員暨帛琉前參議員Alan...

中華民國駐帛琉大使館 Embassy of the ROC Taiwan in Palau 發佈於 2020年6月25日 星期四


由於帛琉政府之前有明定海豚灣不得再從太地町進口海豚,所以該機構只能依靠動物間的繁殖來增加灣內的海豚數量。但持續有新的小海豚誕生,這個圈養設施就會一直存在(雖然新生兒的存活率偏低)。

在新冠疫情的衝擊下,帛琉何時能再向全世界開放觀光這還是一個未知數。

然而飼養海豚需要花費龐大的費用,何不如這次就痛下決心終結海豚灣?現有的6隻海豚因長期依賴訓練員,也無法野放回大海,為了牠們在海豚灣的餘生,可以繼續向民眾募資,但前提是不可再繁殖小海豚。

讓這6隻動物成為海豚灣末代被圈養的生命,為這個囚禁自由的靈魂的是非之地畫下句點。

 

做我們能做的 慎選旅行地點

最簡單的一點,有圈養海豚的景點就不要去。

雖然有些地方會像海豚灣主打動物是在大自然的環境中。例如《帛琉觀光局》的中文臉書專頁,在2019年8月的一篇貼文中是這樣介紹海豚灣:「在這裡,沒有所謂的舞臺柵檻。也沒有會傷害海豚的巨大聲量的音樂。只是請海豚展現牠們翻滾的自然天性。」

雖然沒有舞臺柵檻,但有關住牠們的圍欄。雖然沒有傷害海豚的巨大聲量音樂,但遊客的喧鬧聲和碰觸對動物的健康存在著風險。瓶鼻海豚的翻滾天性並不包含在空中垂直旋轉以及後空翻——這些都是人為訓練出來的。

人生而自由,海豚也一樣。

牠們屬於原生的海豚家族、屬於一望無際的大海,不屬於由人類主導的體制、不屬於空間狹窄的小水池。

文章底部BN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Please enable the javascript to submit this form

成為窩粉

窩窩官方Line帳號成立了,歡迎加入除了能直接與我們聯繫,還能收到許多專屬資訊!點此加入,或加入好友@341jxh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