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因日本各地海洋公園及水族館新的建設計劃或重新整修擴建,進而讓遊客有更多的選擇,導致較小規模或設施老舊的園區入場人數持續下降,而假如企業也經營管理不善則可能會面臨關閉的命運。如果最後不幸只能結束營業,那麼園內的動物該何去何從呢?

撰文|About鯨豚     責任編輯|蘇于寬

即便倒閉也學不會反省的園方經營者

《犬吠埼水族館》無疑是糟糕的例子。而現今位於日本大阪府泉南郡岬町的《みさき公園》,園區內有遊樂園、動物園及水族館等,是一座複合式休閒樂園。然而從1957年開業至今隨著入園人數的銳減,設施運營所累積的赤字增加趨勢也沒有得到抑制,最終在今年3月31日也正式停止營運。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Honey\20200213-00000150-kyodonews-000-3-view.jpg《みさき公園》的海豚表演。(圖|日本經濟新聞

 

根據維基百科指出,《みさき公園》園內飼養的70多種動物(約450隻)大部分將被轉讓給以和歌山縣白濱町《冒險世界遊樂園(アドベンチャーワールド)》爲中心的多個設施,如大阪府大阪市港區的《海遊館》和兵庫縣神戶市的《神戶動物王國(神戸どうぶつ王国)》等。根據日本以杜絕虐待和剝削動物為宗旨的非營利組織《PEACE》官網記載來看,《みさき公園》圈養著共8隻的寬吻海豚及太平洋斑紋海豚。然而截至現在,這8隻海豚會落腳何處仍然無從得知。 

維基百科也提到,如果直到閉園當日尚有動物未被其他同業接收,也會在園內繼續飼養。而推特網友@hanwa_line_103在5月7日發佈貼文表示自己碰巧在《みさき公園》前,而照片是園內的海豚正好跳出水面。這間接證實海豚還在設施裡。 

twitter引用自@hanwa_line_103的推特

 

從園區關閉當天到現在已過了將近二個月,仍有許多動物的轉移地點尚未確定。雖然《PEACE》在官網文章中表示,《みさき公園》由於有一家母公司運營,所以不用擔心會沒有資金繼續照顧仍遺留在園內的動物。但母公司《南海電氣鐵道股份有限公司》在未將所有動物的新住所妥善安排完成時,即在今年2月13日發佈閉園消息。而當地政府大阪府也沒有適當的參與協調。《犬吠埼水族館》的案例並沒有讓這些園方經營者及政府反省並學習到什麼。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在日本的爆發,以及該國政府擴大到全國的緊急事態宣言,這勢必影響到為數不少動物園及水族館的入園人數,在這一波經濟衝擊後,較小規模及設施老舊的園方是否能挺過來或是有完善的退場機制,這必須要日本政府的介入以及完整的規劃。



人道與否不重要——永不放棄趨趕捕捉海豚的產業

整合全球超過一千座動物園和水族館的國際性組織《世界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World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於2015年4月決定暫停《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Japanese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的成員資格,原因是日本水族館引進和歌山縣太地町使用不人道方式捕獲的鯨豚,違反倫理規範。 

《日本經濟新聞》2015年的報導,《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旗下的水族館和動物園有34處設施飼養海豚,其中至少有19處設施從太地町購買。對此停權處置,日本已開始擔心往後稀有動物繁殖的國際交流會受到影響。於是同年5月,《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經過會員的投票表決,決定繼續留在《世界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之內。這意謂著《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將停止引進從「趨趕海豚捕獵」中獲得的鯨類。

然而對沒有能力繁殖海豚的圈養業者而言,一旦出現海豚死去的情況,將無法進行表演,有可能對經營造成重大的影響。於是2016年1月,以推動長期飼養及繁殖鯨豚為宗旨的業界協會《日本鯨類研究協會(Japan Association for Cetacean Research)》於是成立。其會員皆是國內有圈養鯨類的水族館等設施。 

不過由於海豚的人工繁殖極為困難,有許多流產和死胎。一年後的存活率僅為20%左右。2018年4月退出《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的神奈川縣三浦市《京急油壺海洋公園(京急油壺マリンパーク)》也表示了繁殖動物的難處。該設施飼養了從太地町追趕圍捕的7隻海豚,之後也做了繁殖,到目前為止實際上出生了3隻幼豚,但都不久於人世。

因此,他們認為如果想要繼續舉行具有吸引遊客能力的海豚表演等,從太地町引進海豚是必須的。

於是決定離開《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Honey\100911000000r4vpjE8CA.jpg《京急油壺海洋公園》室內狹小的海豚與海獅表演池。(圖|Trip.com

 

隨後為了重新容許使用從「趨趕海豚捕獵」捕獲的鯨類,2019年11月,像《日本鯨類研究協會》以日本國內水族館爲中心發展形式的《日本水族館協會(JAA——Japan Aquarium Association)》成立了。據《產經新聞》報導,《日本水族館協會》對於「趨趕海豚捕獵」的看法是:

對海豚的身體負擔最輕,是行政管理下合法進行的捕獲方法

《日本鯨類研究協會》一直是退出《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的水族館和其他機構的收容所。《日本水族館協會》將接管其角色,並繼承《日本鯨類研究協會》負責的鯨類飼養和繁殖業務,預計有40個設施加入。而《日本水族館協會》宣布將從今年3月開始全面開展活動。據悉,《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計劃作爲相關團體促進資訊共享,因此容許成員隸屬兩個組織。 

S 3170378日本鯨豚與水族館相關協會關係圖|顏吟竹繪製

 

依《日本鯨類研究協會》的官網消息,目前會員約40家設施,這意謂這40家將直接轉移至《日本水族館協會》,而該協會允許引進從「趨趕海豚捕獵」中獲得的鯨類。然而《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沒有限制會員不得加入《日本水族館協會》,這表示同時參與《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與《日本水族館協會》的水族館及海洋公園,既能得到繁殖動物的最新資訊,也能毫無顧忌從太地町購買海豚。 

庇護在《世界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美好名聲下以及旅客參觀優先指南的《日本動物園水族館協會》,居然縱容會員加入《日本水族館協會》,而本該管理這些組織的日本政府也漠視這一切,或者該說是,默許這一切。



打著「物種保護」旗幟,實則為求產業利益

世界上許多堅守著必須圈養並繁殖鯨類的設施總是振振有詞地說他們是在保護物種。日本兵庫縣神戶市立《須磨海濱水族園》在2019年1月為園內的一隻雌性寬吻海豚進行人工授精,園方的說法是,「隨著野生動物數量的減少以及自然保護的呼聲日益高漲,我們將描繪一個新的未來。挑戰寬吻海豚的人工授精以保護該物種」。


C:\Users\apple\Desktop\窩窩-Honey\b_12414706.jpg2019年1月《須磨海濱水族園》進行海豚人工授精,但不幸的是,該雌性寬吻海豚於今年2月初產下了死胎。(圖|神戶新聞NEXT

 

美國康乃狄克州《神秘水族館(Mystic Aquarium)》的研究科學家Paul Anderson對於即將從加拿大引進5隻圈養白鯨提出他的看法,「我們正在開發的試驗,正成為保護野生白鯨種群的重要工具。隨著海冰消融的加劇,白鯨種群的生存壓力越來越大,這使得人類更容易在白鯨棲息水域的沿海地區居住。」


圖21《神秘水族館》白鯨水池的深度相當淺,雖然野外白鯨通常不會下潛很深,但也能潛入20公尺左右。(圖|Boston.com

圖22《神秘水族館》遊客與白鯨接觸的收費項目之一,「繪畫」非會員價為美金139元(台幣約4150元)。(圖|神秘水族館官網

事實上,目前圈養產業中飼養的鯨類,依「全球總數」來說,都不是瀕危物種。但如果拿某地區的族群來看,就有可能是瀕危。依白鯨而言,西哈德遜灣目前約5萬5千隻,這個族群就尚可;但在聖勞倫斯河河口的族群不足千隻,這就有危險。然而,圈養用的白鯨大多數都是從俄羅斯運來的,因為該國是目前全世界唯一一個合法捕捉白鯨的國家。 

並且,不同的鯨類族群有不同的文化和語言,而一個水族館裡的鯨類時常是來自不同的族群。比如寬吻海豚,有可能來自日本太地町,也有可能來自索羅門群島,這就是不同的族群。這樣混在一起的海豚時常被發現不會相親相愛只會互相霸凌欺負。而要將族群的文化及語言傳承下來,是需要族裡的長輩或者是母親教授給下一代。然而,日本的鯨類飼育員在太地町海灣挑選動物時,主要是以幼崽優先,而剩餘的海豚多數是走上被屠宰的命運。在沒有海豚媽媽的教導下,海豚小朋友無法學到自己族群的文化——

牠們能學到的只有飼育員授予的為了娛樂人類而表演的把戲。

所以這樣圈養產業繁殖下來的鯨類,到底是為了物種的保育還是在毀了一個族群的文化?或者是如《京急油壺海洋公園》所言,他們需要源源不絕的海豚以繼續舉行能吸引遊客的表演。我們人類擅自破壞了地球的生態,損害了生物的棲息地,但卻又無法挽救。動物園及水族館不該成為我們無力以及消極的藉口。這些設施是對物種保育最無可奈何的下下策,並非理所當然的首選。 


  • 文末特此感謝《動物解放團體LIB》授權圖片使用,該組織致力於結束日本當地動物的圈養與剝削,也有執行各地動物園及水族館的考察計劃,如果您擔心前往該國旅行會踩到雷,歡迎關注他們(Facebook官網)。                               
  • 非營利組織《PEACE》針對日本有圈養海豚的設施製作了一份清單列表,上面標示著這些企業是否有加入《世界動物園暨水族館協會》以及《日本鯨類研究協會》。在此提供給有需要的人參考。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