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個人失去關懷其他人事物的能力,縱使物質生活過得再豐饒也是枉然,因為他的心靈將會是一片荒土。」─《放她的手在你心上》

        本名鄭如敏的鄭兔兔不願意成為這樣一個失去關懷他者能力的人,從輔大新聞傳播學系畢業後,因緣際會投入了中途兔的拍攝工作,透過影像的力量,鄭兔兔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兔子的美好,並協助兔兔們找到屬於自己的溫暖歸屬。她是個有理想敢作夢的現代女性,也是個懷抱單純善良本質的女孩,在人生這條路上,她立志與兔為伍,想用自己的作品告訴更多的人:動物和人都一樣擁有被愛與幸福的權力。

 

01

 
是兔子教會了我生命的價值

02

 

花費心思卻無法順遂的生活下去?

        鄭兔兔自輔大新聞傳播系畢業後,原以為踏上了嶄新的生活,豈知進入工作的公關公司每日工作時間高達14小時,對身心造成重大的壓力,恰巧地也在這時期和男朋友分手了,生活陷入了低潮,甚至開始自我懷疑。

 

一起活著,然後再次義無反顧的相信這世界

        似乎是某種注定的緣分,鄭兔兔在這時候偶然接觸了台北市的愛兔協會,可愛的兔子們具有強烈的療癒效果,在和兔子們接觸的過程中,似乎找回了好心情和生活的動力。
        愛兔協會的兔子大多都曾經被棄養,遊走在生命的邊緣,但最後都堅強的活下來了,在志工們的照顧下顯得美麗而親人。也是在這時候鄭兔兔體會到了,曾經面對生命垂危的兔子都努力活下來了,並且願意再次相信曾經傷害過牠的人類,那自己所面對的困境其實好像也顯得微不足道了。
        有了這層體悟後,鄭兔兔下定決心如果有機會離開台北這個地方,就找隻兔子當夥伴吧!2012年九月,鄭兔兔到了台中,和朋友騎車上山夜遊,在半路旁看見一團白白的東西,下車察看居然是隻兔子,兔子在野外缺乏食物,且有可能會面對野狗的攻擊,存活率其實是非常低的,鄭兔兔不自覺心想: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緣份吧!恰巧朋友在台中新創業,邀請鄭兔兔一起加入,於是乎便真的離開了台北,和小露莎一起來到了台中展開新的生活。

 

立志做兔子界的兔女郎(?),一腳踏進動物攝影界

        鄭兔兔一開始其實沒有想走攝影這條路,因為某些原因離開了原本的公司反而成為新的契機,由於大學時修過攝影相關的課,而攝影也一直是喜歡而且樂在其中的事,鄭兔兔下定決心:「既然貓咪界有貓夫人,不如我就當兔子界的兔小姐吧!」
        然而,做一名攝影師,過程中其實面對了許多挫折,一開始的三個月甚至沒有收入,鄭兔兔不得不認真思考自己的方向。一般的寵物攝影所針對的客群是飼主,將寵物拍的美美的後大多只能私人蒐藏,但鄭兔兔有著不一樣的看法:「我希望讓更多人看見牠們可愛的眼神。」基於這樣的初衷,鄭兔兔後來轉變為中途兔的攝影師,除了能夠一直做自己喜歡的事外,也融合了理念和公益,使得原本的計畫變得更有意義。

 

攝影,及其力量

 
03
 

鏡頭下的兔子世界

        在鄭兔兔的眼中,兔子們都有著自己的個性和長相,因此在拍攝的過程中,常會去尋找最適合每隻兔子的場景,例如透過阿勃勒、鳳凰花等自然景觀,或是彩虹眷村等充滿復古風味的建築來捕捉每隻兔子最美好最可愛的鏡頭。
        除了拍攝美麗的照片,鄭兔兔也十分重視兔子們拍攝時的情緒,鄭兔兔認為,當牠們處於放鬆的狀態時,才能拍出最自然最棒的眼神。然而兔子們的情緒卻是難以捉摸的,尤其中途兔們許多曾有過被棄養的經驗,特別容易緊張或是以為即將再度被棄養,剛到拍攝環境時常會身體僵硬甚至逃跑,這時鄭兔兔和中途志工們就必須上演追兔行動,並經過一段時間的安撫,才能夠繼續接下來的拍攝。
        兔子的活動力相較於貓狗顯得較靜態,然而兔子攝影的過程可不見得就相對容易,除了須留心兔子的情緒以及抓回逃跑的兔子外,由於要捕捉細微的表情和眼神,拍攝活動常常一拍就是數小時,相當耗費精神與體力。鄭兔兔甚至憶起某次在高雄橋頭糖廠的拍攝活動,開拍沒多久就下起暴雨,兩人和兩隻兔子一起在四輪車上躲雨,雖然狼狽,卻成了印象相當深刻的回憶。

 

人、流浪兔和攝影

        一般人對於流浪動物的印象可能都停留在貓狗,然而鄭兔兔提到被棄養而需要幫助的兔子其實也很多,有些是因為生了小兔子,有些是因為兔子長大了不再可愛,而有些是飼主的生涯改變,無論理由是什麼,都劇烈地影響了兔子的生命。
        談到中途兔的攝影,鄭兔兔也有著一套獨特的理念。「看事情的態度會決定看到的畫面。」透過藉由場景或主題的設定拍出兔子們最可愛的一面,鄭兔兔想要擺脫傳統流浪動物被淒美化的悲劇性角色,對她來說,重要的不只是認養本身,而是大眾的心態能夠透過她的照片被改變,認養不再是被迫或出於同情的行動,而是當看見動物美好的一面而不自覺被吸引的,真正的喜愛。

 

讓友愛兔的你擁有愛兔的幸褔

       「讓友愛兔的你擁有愛兔的幸褔。」一句簡單的話,鄭兔兔想要傳達的,其實是每個生命都有被愛的價值。人和動物間存在一種神奇的牽絆,而流轉在之間的愛其實是互相的,動物們因為被認養而再次嘗到被愛的滋味,而認養者也在照顧的過程中獲得溫暖和感動,動物和人皆因愛而變得更美好。

 

更多種愛與被愛的方式

 

04

     

        訪問的最後,鄭兔兔提到目前的「友愛兔/有愛兔攝影」其實是個公益性質的計畫。體貼於許多私人中途的負責人平常已為兔子們付出了許多關懷與照顧,也擔心若要收費會降低中途提供拍照的機會,鄭兔兔目前幾乎是憑藉著工作的收入來貼補拍照時南北往來的交通費和單眼相機租用的錢,然而儘管辛苦,時間和金錢的成本也相當吃緊,鄭兔兔仍希望能拍更多的兔子們。

        能將自己的專長結合公益、理念來替流浪兔子們盡一份心力,鄭兔兔顯得義不容辭,但也發想出了新的目標:文創品牌的建立。透過將攝影作品和文創商品作連結,鄭兔兔希望能夠更全心全意的投入兔子攝影,也有更多的餘裕繼續替這些流浪動物們發聲。鄭兔兔預計八月中在台中辦理中途兔的獨立攝影展,可看出他正一步步朝著理想中的方向前進呢!

        另外鄭兔兔也提到了另一個長期的計畫──建立一個便於認養與交流的實體空間。透過如兔子咖啡廳的形式呈現,裡頭可能包含文創商品的販售、攝影作品的展覽以及中途兔的實體送養媒合平台,也提供兔友們一個互相交流的空間,期待藉由不同客人的向外串連,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05

 

後記

 

06

 

        小時候,對於兔子的印象大多來自卡通或繪本,總覺得兔子就是該溫馴可愛,抑或是聰明機伶,而最重要的,當然是如圖中的peter rabbit一樣,討人喜愛。我們都曾經遇過在街上流浪的貓狗們,無論是排斥牠們,或是看見背後的問題然後試圖去幫助牠們,對於牠們以流浪者的姿態出現在我們周遭,我們似乎習以為常,但卻很少有人想像過,在路上遇見隻流浪的兔子。


        很多的時候,沒看見的問題並不代表不存在,在鄭兔兔的專訪中,我們聽見了來自兔子界的心酸故事。多少人被兔子可愛的外表吸引,想像牠如卡通中的溫馴討喜,但卻在兔子長大了不再小巧可愛後無情的選擇遺棄,兔子何其無辜,只因為牠沒有符合人類想像的完美寵物,就這樣殘忍的被剝奪擁有愛的權利,甚至不像流浪貓狗們擁有被關注的權利。唯有當有人看見這個問題,並開始重視並嘗試解決時,歷經流浪的中途兔們才有可能再次遇見被愛的可能性。
        歷經過生命低潮,所以比任何人都能體會再次好好活著的意義,鄭兔兔便是這樣一個人。透過攝影作品,除了增加中途兔送養機會的實際目的外,鄭兔兔更希望能讓更多人看見美好卻是最真實的一面。她會刻意的選擇適合每隻兔子的景色,並堅持不拍幼兔,便是希望當有人認養兔子時,不再只是因為想像中兔子的小巧可愛,或是出於對流浪動物的一時同情,而是因為被牠所吸引,被愛所驅使。


        回到攝影作品本身,在欣賞以美好之資被呈現的兔子的同時,不禁令人反思動物作為寵物的意義。鄭兔兔提到,在攝影時會特別重視兔子的情緒,以及場景適不適合每隻兔子的特性。攝影作為一種捕捉影像的工具,幫助我們勾勒出美好的世界,而照片中的兔子都顯得如此自由而幸福,但若是反過頭來看寵物與飼主間的關係,當我們能給予的只是狹小的公寓與圈養的照顧方式,我們還能夠信誓旦旦的說自己給了寵物百分百的愛嗎?


        並非是要否定「愛」的價值,而是在決定要養寵物之前,或許我們應該思考的,並不只是喜不喜愛動物,更應該以動物的幸福為出發點,思考自己是不是能提供動物如此美好的生活方式。飼養寵物固然是件溫暖而美好的事,但或許只有當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這件事時,對寵物而言,才能真正的期待被愛同時不受壓抑的自在生活。

 

延伸閱讀

FriendRabbitPhotograph粉絲專頁

鄭兔兔Flickr

台北市愛兔協會

 

作者介紹

羅羅,窩窩實習生,隨性帶點固執,打滾於政治系,好旅行愛觀察,夢想是走遍世界,並用自己小小的力量為世界帶來一些改變。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Please enable the javascript to submit this form

成為窩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