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 貓草天空或無關影像

文 / 盧倩儀(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副研究員、政治大學尊重生命社前指導老師、TNVR+下鄉絕育志工)

 

寫下「不良的體制,會殺人」這篇文章的作者應是桃園新屋動保園簡稚澄園長的好友。對於不認識園長的人而言,簡園長的離世尚且令人生氣難過,可想而知,對與園長親近熟識的人來說,痛失好友是多麼大的打擊。在盼望園長的好友節哀之際,也想提出與「不良的體制,會殺人」一文不同的觀點,動機正是因為深怕同樣的悲劇還會一再發生。會殺人的不只是體制,還有絕望—看不見黑暗隧道盡頭的光亮。期待本文能說服大家,一切仍有希望、問題明確有解。
 
收容所抓進太多的狗,是問題的癥結。既然沒有能力好好收容並且善待那麼多狗,就不應該毫無針對性地濫行捕捉這麼多狗進入收容所。台北、新北已逐步開始推動的「精確捕捉」便是要針對性地只捕捉真正威脅到人的狗。地方動保機關在接獲民眾通報要求抓狗時,要先由動保員或義務動保員向在地民眾查證、查訪,在確定某犬隻確實造成威脅後才將犬隻捉進收容所。如此一來,進所犬隻數量會大幅下降,公立收容所才不會動輒爆量,而溫和無害的流浪狗得以在棲息地度過餘生,無需遭終身監禁或被安樂死。現行法律賦予物種歧視嚴重、強烈厭惡貓狗的人高度特權,使整個社會必須耗費大量人力、時間、金錢去滿足個人好惡,進行無差別、非精確的捕捉,這才是使收容所塞爆的主因。
 
精確捕捉是必要且合理的,但這並不表示對於不符合精確捕捉條件之溫和犬隻之發情及繁衍問題就該視若無睹,因此有精確捕捉就必須同步執行TNVR(捕捉、絕育、施打疫苗、放回)。由於流浪狗繁殖速度驚人,TNVR的「規模」因此極為重要。當政策方向對了、公共資源投入TNVR,那麼絕育的速度就能夠追上繁殖的速度。反之,當政府置流浪狗的主要源頭—繁殖力旺盛的流浪狗以及缺乏獸醫資源的未絕育鄉下放養犬—於不顧,而將資源傾入末端收容、送養,其結果必然是塞爆的公、私立收容所、身心俱疲的公、私相關部門照護者。然後,在犧牲了許許多多無辜的人與狗之後,外頭的狗依舊繁衍出更多狗,惡循環永不止歇。
 
TNVR如此重要,在推展過程中卻受到極大的阻撓,甚至連少數動保團體都持反對立場,因為:
1)認為公家資源用在TNVR會排擠到收容及送養經費;
2)不認同「R」(Return,即原地放回)這個作法,因為流浪狗一旦有權生存在公共空間,「飼主責任」制度就更難落實;
3)流浪狗在公共空間生活會遇到各種不測:遭車撞、遭人虐待、遭民眾通報…等等。
 
第一個擔憂將本末給倒置了。不光是流浪狗問題,政府在解決任何問題時本該看清問題的源頭,從源頭著手。無止境將資源擺在末端收容送養,形同拼命花錢買水桶接水卻死不肯將壞了的水龍頭修好。尤其凡是投入TNVR的志工團體,莫不同時從事送養工作:只要看到確實不適合在外流浪或者確實適合進入家庭的狗,當然是努力送養而非硬將其原地放回。TNVR與送養根本不是站在對立面的兩件事情,也從來沒有TNVR志工或團體反對能進入家庭的犬隻應予送養。唯送養速度不可能追過外頭犬隻繁殖速度,因此就輕重緩急而言,欲從源頭解決問題就勢必要加快步伐執行TNVR。
 
對於簡園長離世的悲劇,農委會的初步反應是要砸19億改善收容所。足夠用來結紮98萬隻母狗的19億公帑如果不用在源頭結紮卻用在末端收容所的改善,則錯誤政策方向下的人員、經費增編必然使繁殖爆量所導致的收容爆量情況較今更為嚴重。別忘了砸錢興建或改善收容所是過去幾十年來一再重複上演的老戲碼,在犧牲無數生命之後,仍然要堅持走老路嗎?執意堅持「非精確捕捉」,沒必要地將健康溫和犬隻捕捉並塞進收容所是壓垮人、害死狗的元兇。「精確捕捉」使進入收容所的犬隻數量大減,使經費能轉而用在源頭絕育,使餵食的愛媽在相信狗不是被抓去殺的信任基礎上願意協助不親人犬隻的捕捉結紮,使進入收容所服務的優秀公務員工作內容不再是日復一日親手安樂健康溫和犬隻,或處理不斷發生的狗咬狗狀況。絕大多數的流浪狗是溫和或者怕人的,會將人類咬傷的亦絕大多數是家犬。電影「十二夜」讓人們開始問:「殺牠幹嘛?」簡園長的離世該讓我們更進一步追問:「抓牠幹嘛?」以及「不紮牠要幹嘛?」
 
3044754484 683220b648 b
 
第二個擔憂:「TNVR會破壞飼主責任制度」。這是盲目崇洋媚外且對台灣自身狀況缺乏認識思考的觀念。毫無疑問,飼主責任是一個好的觀念:凡要飼養寵物的個人,就應該要好好負起照顧牠一輩子的責任。在歷史上從未有流浪狗問題的瑞典、德國、荷蘭、瑞士、比利時、芬蘭、挪威,靠飼主責任制度的持續確實執行就能預防流浪狗問題的出現。不幸的是,即便台灣並不是「沒有流浪狗問題的國家」,部份動保團體仍主張應直接移植他國政策,要借用根本沒有流浪動物問題的國家的飼主責任制度來解決台灣的流浪動物問題。於是飼主責任制度在台灣被扭曲成:「沒有飼主的狗是並不應該活著的。」想活?變魔術為自己找個飼主再說。
 
飼主責任原本是要用來規範飼主的,卻被用來制裁也許祖宗十代皆不知「飼主」為何物的流浪狗。過去十七年,飼主責任觀念的扭曲造成數以百萬計的狗狗只因為沒有可對應的飼主便遭到監禁及安樂死。可想而知,值錢的舶來純種狗才是實際上受到飼主責任制保護的主要對象。至於台灣土狗、不值錢的混種狗則多數扮演了專門負責「落實」飼主責任制的重大角色:不斷被生、不斷被殺,荒謬地代表著台灣飼主責任執行得真好,就像先進國家一樣。
 
沒有飼主的狗既不該死,也不該繼續生。這,就是TNVR要做的。或許牠是被棄養的,或許是牠的阿嬤被棄養,或許牠的老祖先們早在台灣人接觸「飼主責任」觀念之前便自由自在在台灣這塊土地晃蕩了上百年,但這一切都不再重要。我們現在該做的,就是防止牠製造更多下一代。「不良的體制,會殺人」一文要求政府「撥出資源百分之百落實源頭的寵物登記與家犬絕育,唯有源頭減量,才能真正化解末端收容所的超收壓力…」這無視「無主犬」確確實實存在的觀念是多麼令人憂心?即使明天就達到百分之百的寵登與家犬絕育率,外頭成千上萬壓根兒沒有飼主的犬隻仍將繼續繁殖、製造更多流浪狗。除非全面TNVR,讓未來台灣絕大多數犬隻若非植有晶片擁有飼主便是已剪耳絕育不再繁殖,否則實在看不到流浪狗悲歌的盡頭。幻想每一隻流浪狗都一定是被「丟」、被「棄」,因此只要落實寵登便能杜絕流浪狗的時代早該過去了。殺了牠企圖讓不知在哪甚至不知是否存在的「棄養人」感到良心受譴責更是天真愚蠢而又不道德。
 
4506020642 3ec298057b b
 
第三個擔憂:流浪狗在公共空間生活會遇到各種不測:遭車撞、遭人虐待、遭民眾通報…等等。這個擔憂是連執行TNVR的志工、團體、獸醫都認同存在的。「原地放回」是沒有其他方法下的方法,志工們並不是高興看流浪動物在外流浪。想像你發現了一群在你家附近徘徊的流浪狗。你打了100通電話詢問親友誰能將牠們帶回家養,但就是沒有一個人可以幫忙。此時你是寧願帶牠們去結紮再萬不得已放回原地,還是寧願放著讓牠們生?任何人都會選擇前者,而這也是TNVR存在的原因。如果每個人都採「不良的體制,會殺人」一文所描述的桃園市公部門心態,「先抓再說」,不僅收容所當然爆量,外頭尚未抓到、擠不進收容所的狗也當然繼續繁殖、永無止境地補貨。
 
該文寫道:「沒有配套及友善環境支持下的TNR政策,就像沒有管好源頭就要貿然實施的零安樂死政策一樣,受苦的都是動物、與最愛動物的那些人。」回到打了100通電話求助無門,而且清楚知道收容所早已爆量的你,你會等5年10年,待「有配套及友善環境支持」以後再去結紮眼前這群狗嗎?結紮有什麼「配套」可言呢?即便不結紮,這些狗同樣面對種種危險,不是嗎?創造對流浪狗「友善的環境」並不是靠愛狗的人拼命藏狗、替厭惡狗的人清除視覺障礙所能達成。不只流浪狗,社會上許多弱勢都遭受缺乏同理心的民眾排擠霸凌,保護弱勢的作法總不該是把他們都「藏好」吧?TNVR及精確捕捉本身就是在宣告及教育這個社會:流浪狗問題是整個社會共同的問題,需要大家共同容忍、體諒、付出。除非對人構成安全威脅,否則流浪狗在同屬於牠們的地球上、我們的社區裡,保證不再繁衍後代地活個3~5年,怎是一件多麼大不了的事呢?友善環境不該是執行TNVR的前提,反而是透過TNVR抑制發情等擾民現象才能提升民眾對流浪狗的包容。
 
幾年前一個反對TNVR的動保團體發表聲明宣稱國外研究發現,社區對TNVR犬隻不肯容忍導致對狗動私刑狀況之出現,然而奇怪的是該聲明引述的卻是一整份研討會議程連結而非一篇明確文章。點入議程連結一篇一篇閱讀尋找,卻只能找到與該團體說法恰恰180度相反的論文:Lisa Warden “Simplicity, complexity and chaos in Indian dog population management”一文顯示,印度TNVR失敗的原因之一正是「未能讓做完TNVR的狗回到原社區」,反而將已完成TNVR的狗從市區往鄉下丟、或是全面移除。如果動保團體要幫著厭惡狗的人維護其視覺零汙染的權利,不僅TNVR沒有成功的一天,流浪狗問題也沒有可獲解決的一天。Warden強調,縱使印度的TNVR在執行面上出了許多問題,但TNVR依然是解決流浪狗問題最佳的對策,因為到目前為止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存在。印度TNVR的問題出在執行過程以及欠缺監督,而非TNVR邏輯本身。另一篇Joy Lee所發表的High-Volume CNVR in Dog Population Management一文更以不丹執行TNVR的例子說明「社區參與」以及「大規模」是TNVR成功的關鍵。且由於TNVR降低了犬隻發情交配打架繁衍等擾鄰情況,社區對流浪狗的容忍度隨著TNVR的執行上升而非下降。
 
排除了對TNVR的三個可能擔憂,仍然不代表TNVR能獨挑大樑解決所有問題,這也是為什麼將獸醫資源帶入偏遠地區為鄉下放養家犬絕育與TNVR同等重要。只要未來政策能從現在的「任由流浪及鄉下放養家犬繁殖,搭配大量『非』精確捕捉」改為「努力結紮流浪及放養家犬,搭配精確捕捉」,就能夠解決源頭不斷「出貨」、中端不斷「非精確捕捉」、末端收容所塞爆、人垮掉、狗死掉的悲慘情況。
 
或許投身TNVR與下鄉絕育的獸醫志工心中都滿是新舊傷疤,因為幾乎只要從事動保,必然會碰到令人心碎的各種狀況。TNVR與下鄉絕育無法瞬間讓傷痛停止,卻是黑暗隧道中的亮光:大結紮讓獸醫志工愛媽們知道,傷痛不是無止境的、黑暗會成為過去、動物不斷被生再被殺的荒謬循環有停止的一天。期盼此文能讓陷入絕望的動保朋友們打起精神,看清問題其實有解,記著簡稚澄園長提醒我們的「生命沒有不同」這句話,一起努力推動「精確捕捉」+「TNVR」+「下鄉絕育」。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政治大學尊重生命社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相關文章

 土耳其黃金獵犬——漂洋過海只求一個家 土耳其黃金獵犬——漂洋過海只求一個家
我們時常看到黃金獵犬深受到大家的喜愛,尤其是電影、廣告裡,最常見的寵物莫過於牠。但是在土耳其的收容所裡面,卻有好多隻的黃金獵犬還沒被領養,...
 蜂亡汝 ─ 當嗡嗡聲不再,蜜蜂之死的影響 蜂亡汝 ─ 當嗡嗡聲不再,蜜蜂之死的影響
早春的時候在街道散步都會看見小小花叢有好多蜜蜂正在辛勤採蜜,但根據國外研究這些人類好夥伴的族群正在漸漸消失、死去。愛因斯坦曾經說過:「...
2014動物保護志工培訓計畫 2014動物保護志工培訓計畫
  你是不是也曾想過自己能夠做些什麼幫助流浪動物呢...

作者: 黃婕
總是想成為柔軟的人,對人如此,對動物亦如是。21歲正式晉升貓奴,和虎斑貓「康寶」快樂地住一起,練習過個好生活。

報導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