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冬天,九把刀和Raye推出了紀錄片《十二夜》,收容所中一雙雙無辜的眼睛觸動了人們內心最柔軟的一角,也挑起了民眾對於流浪動物的敏感神經,一時之間那些喊了多年的「領養,不棄養」蔚為風潮。

2015年初,立法院三讀通過動保法修正條文,推動兩年後全國公立收容所零安樂死政策。

2016年的今天,零安樂死政策開始陸續推動,但流浪動物的問題,真的消失了嗎?

 

 

撰文|羅羅、Ying    責編|酥酥

 

01

照片來源:第十三日眾生平等粉專 

 

2016年3月,《第十三日,眾生平等》紀錄片上映了,源自於《十二夜》的靈感,這部紀錄片選擇用理性的角度呈現這些年台灣在流浪動物議題上的現況。而除了畫面的拍攝,影片中個穿插了機師王丰、經營狗場的高媽媽、流浪動物花園協會的終身義工Rose、長期投入動保的藝人譚艾珍、《犬魂》作者張敬偉以及蕭美琴、王育敏兩位立委等人的訪談,我們看見了那些默默投入流浪動物議題的不同角度和方式。

 

 

02

照片來源:第十三日眾生平等粉專

 

而這支紀錄片的拍攝,是來自台灣的一間民間企業——阿原肥皂。從過去的愛滋病、殘疾人士到今年的流浪動物,「阿原肥皂」對於社會中一些弱勢團體的發聲總是不遺餘力。創辦人江榮原提到,這是一部不帶主觀目的的紀錄片,希望透過影像的傳遞,讓觀者自己思考眾生平等的意義。

 

 

 10

照片來源:第十三日眾生平等粉專 

 

收容所的反抗軍大將——王丰

 

「不曉得多少次我半夜醒來,我夢到自己開著一輛怪手,趁夜黑風高去把收容所給剷平…」

 

看似瀟灑的空中飛人——機師王丰,卻意外對生活在地上動物有無比深厚的情感。已領有數隻流浪狗的她還和結拜姊妹合創「莉丰慧館」收容那些他們從政府收容所就出來的生命,並提供認養。窩編在現場看到的王丰,高高瘦瘦、眼神總是充滿光彩,看起來嚴肅卻是個性情中人,說流浪狗的故事總會自己熱淚盈眶。

 

王丰認為,流浪狗並沒有犯錯,人類為什麼要捕抓?在十二夜條款(廢止收容所動物安樂死的條款)還未訂定前,人類又有什麼權利在12天之後處死這些動物?他說:「並不是12天太短的問題,而是收容所根本不應該存在!」

 

收容所應不應該存在?窩編認為應該從收容所為什麼存在討論起。廣泛定義流浪動物,就是指那些被人為拋棄的家寵,目前收容所一方面接受民眾棄養,一方面由捕犬大隊捕捉之後送往該處收編,但為什麼這些流浪動物必須被集中管理?其中的原因包含:

 

  • 環境問題:排泄物造成髒亂
  • 數量問題:成群結隊占用活動空間、沒有結紮繼續繁殖;
  • 以及最主要的民眾問題:擔心流浪動物會攻擊人、散播傳染病、妨礙住家安寧…等等。

 

解決這些問題需要政府與民間、喜愛動物的人與不喜歡動物的人長期合作努力,而通常要達到共識又是極其困難的事情,最有「效率」或者最快速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將這些動物「隔離」,看不見這些問題就從「檯面上」消失了,卻不知道「檯面下」暗潮洶湧,犧牲的是動物給予人類的寶貴信任以及那一條條沉重的生命枷鎖。

 

又好比傳染病爆發,究竟是建一座隔離並願把所有病人丟入,或是從家家戶戶最根本的防疫措施做起呢?「收容所究竟該不該存在?」這個問題留給各位讀者細想!

 

 

05 

不得已降生的狗園菩薩 —— 高媽媽

 

「其實依原來的我,就算要幫狗也不是這種方式…完全都沒有自己了。」

 

年輕時期曾風光開著名車的高媽媽,中年後卸下鉛華,甘願在荒煙漫草處化做數百隻狗兒的活菩薩。在《第十三日》的記錄片中她曾說:「如果有能力,我還會再救。」看著片中數以千計的狗籠,大桶大桶的飼料,簡陋而勉強維持整潔的環境,數量龐大的狗兒,無止境的狗吠聲,清掃不完的排泄物…難以想像這一位嬌小的婦人已經在這裡默默奉獻十載的光陰歲月。

 

人有願望,所以存在菩薩;菩薩慈悲,卻非法力無邊。是誰,讓高媽媽不得不做承載負心人願望、默默流淚的菩薩?

 

因為丟棄所以有人收留,隨著棄養浪潮一波波,高媽媽只能做無奈的船,在凶險的海象中航行。好意被有心人利用,原本的善舉反過來變成負擔;做好事該是利人利己的開心回憶,高媽媽卻正犧牲自己,收拾人們以「善事」這種漂亮名詞包裹的「爛攤子」。窩編看著她的背影頓時覺得害怕:想著社會上有很多因為長期照護家人不堪壓力而導致的悲劇,這位狗園的主人不也正是這樣走在瀕臨崩潰的邊緣?一天24小時和數以千計的狗綁在一起、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鄰居的惡意使她不敢鬆懈的守護狗兒、生活環境越來越惡劣、生計越來越困難…一旦她倒下了,這些無辜的動物又該怎麼辦?每個人對生病的人都能感同身受,對生病的社會價值觀卻視而不見。若人好好愛護動物、不離不棄,高媽媽又怎需做狗園裡慈悲的菩薩?

 

送資源、做志工並無法使狗園得到永久改善,只要人繼續投注愛心,必遭人持續利用。人類真正必須做的是停止棄養,學習對生命負責,並補償那句遲遲未對動物所說的「對不起」。

 

 

07 

投入終身志工,只為幫動物找一個家 —— Rose

 

「花園不只是在替流浪動物尋找幸福,而是尋找藏匿在人間的天使。」

 

流浪動物花園協會的終身義工Rose提到,常常很多人會誤解他們是狗場,但他們其實並不是,一直以來他們所扮演的就是一個橋樑的角色,幫助那些狗兒從最落難的時刻到找的一個幸福的家。

 

「狗已經不是狼,他真的不需要多大的草原還是怎麼樣,他有愛去陪著,他就會覺得很幸福,所以家的概念非常重要。」

 

在看待流浪動物議題上,長期從事中途認養的Rose傾向將狗視為人類馴化的物種,期待每隻狗都能找到適合的主人,這樣的想法但這樣的想法是不是間接地否認了野地犬生存的空間,也許也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民間做得太好了,而政府做得太少了。」

 

而隨著Rose提到這幾年來自己的感覺,可以聽出這些在第一線從事救援的人對於政府源頭管制從未落實的無奈,而許多人也從積極和政府溝通慢慢轉變為對政府失望、一心只專注在投入認養活動上。在這些投入第一線救援的人眼中,即便去年動保法的修正條文通過,政府依舊沒有擺脫動保無進展的臭名,反而因為第十二夜條款的廢除,使得一些縣市的收容所為了追求安樂死數量的減少而直接將狗送入私人狗場,遭批淪為政治口號。

 

 

09 

政府無作為?聽聽立法單位怎麼說 —— 立委蕭美琴、王育敏

 
「也因著這個安樂死,所以你必須要從源頭開始去做很多的處理。」
 
「那時候修法碰到一個比較大的困難,就是對於流浪動物這個詞的定義問題。」

 

影片中立委王育敏和蕭美琴提供了流浪動物議題上來自政府的聲音。立委王育敏指出,流浪動物最迫切需要處理的是源頭問題,包含了晶片的植入、寵物節育等;立委蕭美琴則是提到法律上對於流浪動物定義的缺乏,以及在此議題有許多意見需要被整合。

 

06

 

影片中,並沒有來自政府行政機關的意見,實在稍顯可惜。但從蕭美琴立委的發言,我們能夠看出目前民間和政府在此議題上儼然形成對立的局面其實來自於各方不同意見整合的困難,以及雙方執行與期待的落差。不只是動保,在許多議題上,政府與民間團體之間對於問題的不同期待往往造成認知上的落差,而這樣的落差越來越演變成對彼此的失望和不信任,最終喪失彼此對話和溝通的可能性。

 

2015年初,立法院通過動保法修正條文,廢除十二夜條款,但流浪狗的命運卻只是從死刑變成無期徒刑,甚至出現將犬隻送往私人狗場的現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源頭問題並沒有被解決,也缺乏解決所內犬隻過多的配套措施,而些都有賴政府相關法規的制定,否則末端救援與送養都只是剜肉補瘡,無法真正解決問題。

 

亟待解決的源頭問題包含:

  • 流浪動物在法規上的定義
  • 強制寵物晶片植入
  • 寵物結紮
  • 棄養相關罰則
  • 寵物繁殖及銷售管理

 

 

04

照片來源:第十三日眾生平等粉專

 

 

回歸眾生平等

首映會最後的影片分享時間,投入動保長達30多年的藝人譚艾珍提到,很多人會覺得疑惑怎麼努力了這麼久流浪動物的問題依舊存在,但其實這十幾年來動保真的進步很多。從1998年動物保護法頒布至今,每一次事件的發生、每一次的修法其實都將台灣的動物保護向前推一步。近幾年的事件如紀錄片《十二夜》的發酵、阿河事件、猴硐貓村爭議到最近的大橘子事件,能看出民眾漸漸開始主動關注及採取行動,這都是很大的進步。

 

就像阿原肥皂創辦人江榮原先生所說的,在人類的發展歷史中,眾生平等其實從來就沒有被實現過,但即便如此,我們仍然能夠試圖盡自己微薄的力來推動,即便無法看見最後美麗的花園,但澆澆水總是可以的。

 

08

 

儘管有越來越多人前仆後繼地投入,追求動物權或動物福利仍然是一條漫長的道路,問題的解決也無法一蹴可幾。我們不該悲觀的將問題丟入無解的框架,但也不能只是坐等收成他人的努力,或是將問題產生的緣由怪罪於其他單位。同樣以眾生平等為目標的人之間也許只需要更多理性的溝通和合作,就能促成解決問題的更多可能性。

 

而在問題解決的層面上,這些年有越來越多人投入末端救援、鼓勵認養、教育、文字報導與紀錄片拍攝等,在喚起大眾對於流浪動物議題關注上也頗有成效。但要真正解決流浪動物問題,最重要的仍是需要從源頭著手,在法規的制定上有魄力的推動寵物晶片植入、寵物結育、嚴禁棄養和飼主責任教育,同時對於寵物繁殖和販賣也必須要有嚴格的控管,才能在零安樂死的數據背後,真正改善流浪動物困境。

 

 

紀錄片之外,我們也可以思考的事:

  • 什麼是流浪動物?野地犬算流浪動物嗎?放養犬算流浪動物嗎?
  • 源頭問題的反思:怎麼樣的法規 / 執行方式 / 教育 / 宣導有可能達成效果?
  • 寵物繁殖與銷售:該不該准許私人繁殖?動物買賣該不該存在?如果存在買賣,那該不該有公定價?
  • 在流浪動物議題上,零安樂死究竟是目標,還是方法?
  • 動保法規定2017年台灣將全面零安樂死,在這之前,我們有哪些需要制定的配套措施?

 

 

 

《第十三日・眾生平等》十五分鐘精華版已經可以線上收看了!

 


謝謝您看完本篇文章,在窩窩每一篇報導都是窩編用心採訪編撰設計而成,深度的報導對應的是確實地調查與議題的深度爬梳,需要大量的人力與時間投入,懇請您透過訂閱支持窩窩,讓替動物發聲的獨立媒體能夠繼續營運。
Introduction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Please enable the javascript to submit this form

成為窩粉

窩窩官方Line帳號成立了,歡迎加入除了能直接與我們聯繫,還能收到許多專屬資訊!點此加入,或加入好友@341jxh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