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臺北動物園新的熱雨區和館開張了,許多媒體爭相報導,雖然曾經對於評論感到猶豫,但深思過後還是決定盡善本專頁最重要的功能——從一般媒體無法觸及的角度來向大眾傳達動物園的事。

撰文|走近動物園     編輯|蘇于寬

DSC05126台北市立動物園受到熱烈報導的熱帶雨林區及新展館|窩窩攝


也因此,這裡先打個預防針,對於這個被各方大肆稱讚的新場館,接下來將不會有水豚君多卡哇伊、栗喉蜂虎多靈敏之類的文字,更多的會是我這週下來對於這個「半成品」的挑剔。 

沒有溫濕度調節的半成品

首先,是關於熱雨館的部分,有關注動物園保育網的人應該都知道動物園曾經打算以切葉蟻(Atta spp.)食蟻家族的競爭作為故事軸線來布置整個熱雨館(穿山甲館)的展示,並且迫不及待的在年初就針對該館在網站上的文字簡介做出更新,但不用等到開館當天,光從熱雨館本身僅以不鏽鋼網包裹一事就可以確定展示切葉蟻只會有兩個結果。

一是冬天時螞蟻通通凍死;二是螞蟻們快樂的通過網眼抵達新天地(只需要一陣風),成功的在這座小島上繁衍生息。最後雖然切葉蟻沒有進來,但其他熱帶動物同樣面臨在沒有溫溼度調節的「假室內」過冬的挑戰,颱風來臨時的防護措施也令人擔憂,半成品一詞絕對不是誇張

當然熱雨區不是沒有優點,但那對於2019年的現代化動物園來說,絕對不是足以拿來吹噓的資本。

令人堪慮的動線規劃

接著,館內值得嘉許的在動線上設置了小型的夜行展示,未來指猴也將在此亮相,館方的光照策略暫不明朗因此不提(就算是夜行動物但完全沒有接觸日光的機會也......),除了單一展區窄小之外,整個館內明顯缺乏足夠的緩衝空間,若有新生兒或突發狀況(合籠、傷病等等),保育員將無法就地執行任何操作,就算在他處有後台也明顯地「遠水救不了近火」,始終會造成飼養管理的不便。更甚者,為了符合民眾對於「穿山甲館」的期待,在開幕後才倉促的宣布會在館內規劃穿山甲展區,姑且不論屆時的展示效果,以場館現行配置看來,動物個體的福利將很難得到滿足。

然後空間動線方面,窄小的步道很明顯無法負荷動物園的客流量,即便會在假日發放號碼牌,也很難限制專程來打鳥的大哥大姐們不佔用道路、按時離開,更別提作業道路也沒有妥善的區分出來。過於擁擠的參觀環境對動物與遊客乃至於保育員都是一場折磨(想像一下如果棉頭狷沒在新加坡先接受過減敏訓練⋯⋯),推著娃娃車的年輕夫婦更是寸步難行,實在很難想像這樣的現象會發生在2019年的台北動物園。

d7d382f9 8468 47bc 8613 d0d936b13ad6熱帶雨林室內館又被稱作「穿山甲館Pangolin Dome」,樓高24公尺以臺灣穿山甲意象為造型所打造。

DSC05128以穿山甲館為名然開館後卻仍在規劃中|窩窩於熱帶雨林區室內展館入口出拍攝

DSC05158攝影同好一字排開便佔滿了走道|窩窩拍攝於於熱帶雨林區室內展館

 

直射的日光 植被的缺乏 與水的大問題

再來談談室外的部分,直射的日光絕對是最大的問題,像馬來貘這種生活在雨林底層的物種(園方也在展牌上強調此事),先前在澳洲就曾傳出因缺乏遮蔭而罹患白內障的案例,在這裡居然被直接曝曬在陽光下,小食蟻獸、蜘蛛猴也只能在光禿的枝枒上被太陽曬昏頭,

原產的熱帶雨林熱歸熱,植被的覆蓋度可是毫不含糊,但整個展場的設置完全沒有考慮到這些問題,毫無任何針對毒辣陽光的對策,著實令人震驚。

在這之上,假若動物能妥善的利用水壕消暑那還另當別論,但數天的觀察可以發現動物幾乎不下水,除了水質本身糟糕透頂之外(看看那瀕臨優養化的表面),水域部份的設計打一開始就非常不友善。首先,提供動物上下岸的斜坡一座島只有一個,也就是說動物下水後游游游到島的另一側,居然會落得無處上岸的窘境,只得按原路折返。

DSC05153熱帶雨林區室外部分缺乏遮蔭的設計對於包括圖片中兩隻馬來貘在內的雨林底層物種而言有些不盡人意|窩窩拍攝

66857609 432676237353346 7418575767749001216 n新加坡河川生態園的水豚有個被樹蔭環繞可以悠閒度過午後時光的小泥塘|作者提供

 

再來,斜坡本身的設計更是離譜,不是開放式的弧面而是連轉身都嫌擠的窄道,倘若一隻動物停留在上,整個動線就會完全被卡死;更甚者,展場內完全沒有「淺水區」,對於展示的所有物種來說,水壕的深度都是不持續游動就會滅頂的,沒辦法悠然的浸泡半身浴渡過正午的豔陽。

這不僅證明了施工單位與設計者對於動物習性的不了解,更凸顯了動物園對動物福利的罔顧。

況且這個水壕的問題不僅於此,由於除了部分靈長類之外的展示物種都具有游泳能力,水壕對於他們來說其實算不上是屏障,倘若有那個心,多數動物都可以游出來逛大街,動物園對此的應對方式為在岸邊加上電牧線,依照行業標準只能應用為二級以下屏障的電牧線在這儼然成了第一級屏障,無論對動物或遊客都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以現行的外展區來說,加裝不鏽鋼網是對遊客與動物都更友善的選擇(對於有攀爬能力的動物來說,鐵網讓垂直空間得到最大利用,夜間也較能自由放行),只有在展場設計上滿足動物需求、提供足夠空間與要素的動物園才有資格追求無柵欄,而熱雨區很明顯還達不到那樣的層次。

 

67154151 369162517128650 1072752641492123648 n網籠可以協助攀爬技巧高超的樹棲物種最大化利用展區內的垂直空間,比如圖片中這隻洛杉磯動物園的婆羅洲紅毛猩猩|作者提供

 

違反動物習性的外展區設計

再來是外展區的設計,完完全全就是反動物的思維。就算不懂動物,只要看了牌子就能明白,住在下島的馬來貘、大食蟻獸以及水豚都是純地棲的動物;而上島的小食蟻獸與蜘蛛猴大多數的時間都待在樹上,但這被特意區分的「上下島」,卻是在上島給予較集中、完整的地面,下島則多半只有狹窄的廊道,需要地的沒有地;不需要地的變成大地主,這設計真的讓人搖頭。

再來對於樹棲動物最重要的樹,因為新開幕的關係,都還是尚未長成的植株,很難達成大多數使用者對於「樹」的期待(看看標牌上標示的20公尺樹冠層,再看看眼前不足三公尺的孱弱小樹),而若是要等它長成,展區內那貧瘠的且貌似不足量的廢土(我看到不少磚塊、瓦礫),能不能提供植物足夠的營養也令人質疑。

面對這樣不完善的場域,應該作為彌補而廣設的豐富化設施卻幾乎在展區中銷聲匿跡,倘若是否怕人工痕跡影響參觀體驗,那我想說現在沒有豐富化的展區也沒有半點自然,大可放心的加裝豐富化,讓動物過得快活一些,可能的遊客質疑大可用展牌說明來制衡。

DSC05151上下島資源分配不均、且僅深水壕溝並無淺水區|窩窩於台北市立動物園水豚區拍攝

DSC05147展示牌上介紹的熱帶雨林景觀與動物園實際的植栽狀況有著明顯的差距|窩窩於熱帶雨林區入口處拍攝

 

而解說牌,這個除了動物本身之外遊客最為關注的物件也很明顯沒有被認真對待,幾乎360度可觀賞的展區只設置有一面展牌,且多半不是在動物常出現的位置,導致遊客看到動物卻不知道牠是何方神聖,也不知道牠們在做甚麼、可能在哪裡,請問這樣設置展牌的意義何在?

最後回到整個雨林區來談談園方一直強調的「生物多樣性」,雨林館雖然確實展示了各個類群的生物,但箭毒蛙與節肢動物卻沒有與其他物種同處一個空間,而是另外設置了單獨的展示間,試問這樣與原先分開展示的差異何在?興建此館不就是為了強調一體感嗎?而早些年前因為這個計劃而拆除的「亞洲熱帶雨林區河口部分」,作為舊雨林區最富新意的展示,也隨著現在舊入口處展出的黑天鵝 與「亞洲」兩字一齊成為歷史,為了當初規劃不足的緩衝空間,淪為大量且劣質的重複展示。

自詡為「亞洲頂尖世界一流」,台北動物園這份醞釀了十多年的成績單,我個人連及格分都很難給出。

只期望園方能早日正視問題,運用過去105年積累的知識與經驗,懸崖勒馬的給出令動物滿意的補救措施。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相關文章

動物園的保育,需有原棲地的復育才有意義。 動物園的保育,需有原棲地的復育才有意義。
因為派翠克爺爺的離世,而想起2013年的這張照片,至今仍不斷被瘋傳「無尾熊回到家裡發現已被砍伐殆盡而不知出去」,...
澳洲野生動物園——假寐的山間獸場 澳洲野生動物園——假寐的山間獸場
窩編於今年八月份前進了位於東北澳凱恩斯,名為Mossman小鎮裡的ㄧ處私人野生動物園(*註1)。身兼志工及採訪者的角色,希望側寫不同國籍...
讓人來配合動物——替動物做好準備的新加坡動物園(一) 讓人來配合動物——替動物做好準備的新加坡動物園(一)
以下是我六月底新加坡行的第一篇心得,希望能跟各位分享我在新加坡深刻感受的──作為一間動物園,為了貫徹對動物的尊重,園方能做出什麼樣的事前準備...

走近動物園 Approaching the zoo
作者: 走近動物園 Approaching the zoo
我的言論不代表官方,卻也因此更顯珍貴,因為公眾參與是動物園進步的關鍵動力。 我從動物園學到了許多,因此如果我今天不站出來發聲,那不僅愧對我自己,更愧對了動物園。

報導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