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兩個多月,COVID-19(武漢肺炎)蔓延至40多個國家,確診人數超過8萬人。疫情最嚴峻的中國,研究者分析各國共享至全球共享流感數據倡議組織(GISAID)開放平台的病毒基因組數據,發現之前官方認定是疫情發源地的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並非初始的發源地,病毒來源應是另從他處傳入。(圖|每日經濟新聞微博。)

 撰文|何怡君     責編|蘇于寬

然而哪裡才是武漢肺炎的源頭,目前還未有定論。分析病毒基因組的研究中,在中國深圳市、美國華盛頓州首例病患身上,找到較「古老的」病毒基因組,此為可能的選項;此外,還有不同的說法廣為流傳,像是捕獲600多隻蝙蝠的武漢疾病預防及控制中心,距離華南市場僅280公尺,遭懷疑有實驗樣本及受汙染的垃圾外洩,造成人畜共通傳染,尤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中共科技部又紛紛在近日提及要加強對實驗室的管制,讓外界的質疑與揣測更加甚囂塵上。

中國透過研究發表,認定蝙蝠為初始宿主,穿山甲為潛在的中間宿主,確是又一次的人獸共通傳染疾病,不論疫病的源頭為何,武漢肺炎是在進入華南市場後,開始加速傳播,導致後來疫情大爆發,也因此,販售大量且多樣野生動物的華南市場仍成為眾矢之的。一月初武漢市關閉華南市場,全面消毒清理,中國官方也在月底公告,在武漢肺炎疫情解除之前,嚴禁野生動物交易,各界對於武漢肺炎的討論,也聚焦在中國食野味的飲食文化上。

 

野味好好食 病毒搭著野生動物趴趴走

中國食野味的歷史悠久,儘管野生動物食材的療效多未經科學證實,「食補」對於現代的飲食文化仍具有相當的影響力,「有病去病,沒病強身」的進補觀念深植人心。並且在經濟發展之下,食野味也被炒作為獵奇、高端的消費體驗,將野生動物作為高級禮品贈送的大有人在,讓牠們前仆後繼倒在人類的餐桌上。

2020 02 26 8圖|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TRAFFIC)

社群平台微博上,流傳來自華南市場一間攤位的菜單,果子狸、貛、刺蝟、豪豬、竹鼠、鱷魚、海蛇、蠍子、蜈蚣、金蟬等物種一字排開,天上飛、地上爬、水裡游的各類野生動物、昆蟲榜上有名,並且菜單上還標榜著「活殺現宰、速凍冰鮮」,這是因為少部分的人相信,野生動物就是要生食或現殺新鮮的吃,風味及效果最佳。

於是,野生動物——甚或是活體,在銷售市場上成為病毒的載體,從世界各地匯聚一處,變異,再傳給人。

食野味並非是中國專利,在畜牧業未興以前,獵捕野生動物食用在各地皆然,千古年來的飲食文化,也在各國或多或少延續至今。像是台灣現今的法制上,除了原住民族因傳統文化能有限度的獵捕野生動物食用,其他非法獵捕的狀況也持續發生;據統計,2004年到2018年間,共有675件非法獵捕野生動物的案件,在列為保育類的動物中,紅尾伯勞鳥、台灣野山羊、白鼻心、食蛇龜等為最常被獵捕的物種。

 

殘害動物、破壞生態系 人類自食惡果

中國作為野生動物的主要消費國之一,在此次的武漢肺炎首當其衝,對外指稱的確診病例已高達7萬8千多例,死亡人數上看2千多人。人類的健康危機是一個警訊,當野生動物因為食用、藥用或是當作寵物飼養等等人類的需求,被非自然的聚集一處,即帶來新興疾病併發的風險。據估計,人類新興感染的疾病中,有70%以上都來自動物,特別是野生動物,包括禽流感、伊波拉病毒、SARS、MERS等皆是從動物跨物種傳播,再傳到人類身上。

因為人類無止盡的貪婪慾望,任何物種的大量減少甚或消逝,都撼動著整個生態系,最終,人類也不免會自食惡果。

華南市場裡,琳瑯滿目的野生動物從世界各地運輸過來,牠們奄奄一息,但仍活著,牠們營養不良、脫水,在這高度壓力及骯髒的環境接觸彼此——非法貿易對動物福利的侵害往往往暴力且殘忍——像是在長途跋涉的輸送過程中,為了節省空間及成本,常以非人道的方式運送,像是鳥類被裝在寶特瓶裡、綿羊過載的船隻翻覆全數罹難等事件時有所聞。(延伸閱讀:窩窩|獵奇慾望的代價——買賣、交換、走私,奇寵市場的亂象探討

此外,非法貿易也背負著促使野生動物瀕危的罵名,像是在中國,野生動物一旦登上食補食材的行列,等同登錄一份死亡名單,接著就是遭大量獵捕、數量銳減,像是犀牛、大象、食蛇龜等皆面對瀕危的困境,而關鍵物種的消逝也連帶造成整個生態系崩盤。在武漢肺炎中,被認為是潛在中間宿主的穿山甲,其身上的鱗片、爪、肉皆被視為可入藥食材,因此,穿山甲淪為世界上被盜獵最嚴重的哺乳類動物之一,全部共8個種類都被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列入易危、瀕危或極危等級。

2020 02 26 7圖|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TRAFFIC)

 

千億產業鏈難撼動 長期禁令如何落實仍未知

此次疫情,中國已下令禁止野生動物貿易,並進行野生動物的繁殖和利用許可證查核,一樁樁非法交易被查獲,許多案件規模之大,略窺長期以來,野生動物買賣背後的動物血淚史。2月23日溫州市查獲穿山甲走私案,現場成堆的穿山甲鱗片多達10.65噸,全案累計逾23噸,上萬隻穿山甲的生命為此殞落,儘管現今正嚴峻執法,但在龐大的經濟利益驅使之下,穿山甲的走私現況仍比過去更加嚴峻

2020 02 26 1圖|中國青年報微博

據聯合國估計,全球非法的野生動植物貿易價值,每年高達約700到2130億(美元,此數字僅是推估,實際上,野生動物買賣的價格浮動,從原物料到成品以及商人的價格哄抬,產值時常是翻了好幾倍的成長。這類交易的範疇之大,從來源國經由中繼站,最後抵達目的國,多國涉入其中,在所有查緝案件的全球供應鏈中,至少有80個國家參與在當中

根據中國官媒報導,直至二月中旬的查緝數量統計,已查獲超過3.8萬隻野生動物,上百件的刑事與行政案件,地點遍及市場、餐飲等14萬以上個場所。並且中國對於野生動物的需求之大,已不只是非法盜獵、進口可滿足,更有規模化的繁殖場,合乎現行的《野生動物保護法》和《陸生野生動物保護實施條例》。野生動物若被列入官方認可的商業利用名單,即可發展「合理利用」限度內的相關產業,其中也不乏以合法管道替非法盜獵洗白的情事,像是多次受到電視台報導的竹鼠繁殖致富即為一例。

市場微博圖|每日經濟新聞微博

已臻成熟的產業規模,相關利益者坐等疫情過去,再次重操舊業。宛如17年前SARS流行之時,中國也曾短暫實施野生動植物貿易管制,但之後,隨著疫病結束,管制也一同終結,如今,中國仍是野生動物的消費大國。

沒有人希望是再一次爆發嚴重疫情時,才採取確實的行動。於是,推行永久禁令的呼聲在中國境內四起,野生動物貿易既為龐大的跨國產業,影響全球人民的健康與安全,威脅生物多樣性及生態永續,一封全球超過200間組織的串連信中,向國際具影響力的世界衛生組織(WHO)、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及聯合國環境署(UNEP)呼籲,希望他們施加壓力,要求世界各國的領導者共同實施禁令措施,終結野生動物貿易,並減少活體動物的食用以及其他需求。

中國對於永久禁令做出回應,2月24日在第13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閉幕會上,確立將在之後召開的第13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3次會議中,朝向「全面禁止食用、交易野生動物」的方向修法,擴大法律規範範圍,並且加重罰則,對抗這個公共衛生安全的重大憂患。

不過,儘管嚴格管制的大方向底定,但究竟該如何禁、成效能達成多少,仍是未知數,眼前也有著失敗的前例。中國作為全球名列前矛的象牙進口國,2015年習近平在與美國前任總統歐巴馬的國事訪問中,承諾要對象牙進出口實行接近全面的禁令,並在2017年禁止象牙交易,嚴格查緝走私案件,關閉許多象牙雕刻店、零售店,然而帶來的效果有限,根據野生動物司法委員會(WJC)調查,中國在2017年至2019年間查緝的象牙走私重量,仍近乎是2015年至2017年的14.5倍,高達1萬9千公斤,從供應鏈的路線來看,若要真正遏止象牙貿易,則需要跨國通力的合作才有可能達到。

象牙全球貿易圖2017年8月至2019年7月全球象牙貿易路線圖。圖|野生動物司法委員會(WJC)

武漢肺炎持續延燒之際,遍及全球的野生動物貿易能否有所改變,需要參與其中的各國帶著徹底改變的決心,嚴格查緝與立法。野生動物保護協會(WCS)呼籲要徹底封閉銷售活體野生動物的市場,強力查緝、打擊各國境內及跨國的野生動物販運,以及改變這類危險的野生動物消費習慣,才有可能給予人類和動物一個安穩的未來。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