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7日,印度喀拉拉邦發生懷孕母象吃下人類塞滿炸藥的鳳梨,造成口腔重創,下顎受損,最終不幸死於沈默谷國家公園,當局已於6月24日逮補三名涉嫌男子。事件爆發後,這樣「因人而起」的「非自然死因」再次掀起人們對於野生動物保育議題的討論。

撰文|蕭宇欣    

除了民眾與各界名人的關注,以及多位藝術家作畫聲援,呼籲人類友善動物之外,「印度大象虐殺案」、「人類是最殘酷的野獸」、「因為相信人類,一屍兩命」、「#keralaelephantdeath」、「#KeralaElephantMurder」等厲聲譴責嫌疑人的聳動文字充斥各個社群與媒體版面。

名人呼籲印度塔塔集團董事長 Ratan Tata 表示:「這樣的行為與謀殺人類無異,正義必須得到伸張。」(圖片出處:Instagram @ratantata

 

藝術家聲援全球多位藝術家將作品貼上社群媒體,呼籲人類保護動物(圖片出處:Instagram @funchershop

 

是誰?讓農民成為眾矢之的

當我們大聲疾呼人類友善動物時,當我們憤怒指責虐待行為的不是時,如果沒有了解事件的背景脈絡,輿論一過,問題並沒有解決,甚至可能加深彼此對立。或許,我們可以換個角度思考,為何會有這類的事件發生?

人類移動途中如果遇上道路維修、交通事故等情況,會懂得避開繞道,但這樣隨機應變的能力在大象或其他野生動物身上卻不一定擁有。按照固定路線遷徙覓食是大象的天性,在印度、印尼、泰國等野生大象分布的國家,隨著農、工業的急速發展與人口增長,大量的自然棲地因為種植作物、建屋立社、興建道路而遭到破壞與壓縮,原本延綿寬敞的遷徙路線因此變得狹窄與破碎,導致大象不時誤闖人類的生活範圍。加上動物本身並沒有「所有權」、「界線、範圍」的概念,當棲地與食物減少,果園、作物就在旁邊,當然就會進入摘取容易獲得的食物。 

但是,哪個農民願意讓自己辛勤栽種一年半載,且作為整個家庭半年、甚至一年收入來源的農作物遭到大象、野豬等野生動物的破壞?哪個居民希望在回家途中還要擔心害怕是否遭到大象襲擊,甚至威脅到人身安全?又有誰願意自己的家園因為大象的闖入而遭到毀損,流離失所的家人該何去何從?

所謂「鳳梨炸彈(hakka patas)」,這樣刻意在水果內塞滿炸藥誘使野生動物誤食的手段,正是在這樣的背景脈絡下發展出來,希望藉此驅離野生動物的激烈手段,並且早在印度南部各邦行之有年。 

49141264037 c14acfd64b o大象在農村遊盪造成的房屋毀損。(圖片出處:保育與研究中心 Centre for Conservation & Research 提供 Mongabay 使用) 

 

不只印度,人獸衝突無所不在

難道人獸衝突問題只存在於印度嗎?不,當然不是。光是臺灣,石虎潛入雞舍獵食、獼猴爬進果園飽餐一頓、臺灣黑熊闖進山屋覓食等都是隨處可見的人獸衝突案例。很遺憾的,我們必須明白,人獸衝突無處不在。只要是人類向自然要地的區域,都可能發生。

在臺灣,人獸衝突最為嚴重且爭議最多的物種非臺灣獼猴莫屬。臺灣人猴衝突與印度人象衝突,兩者衝突原因大同小異,但又略微不同。

差異在於,獼猴天性聰明靈活,與人互動不論好壞,學習過後容易發生行為改變。導致經常發生以往能有效解決衝突的處理方式如透過聲響驅離猴群,過一段時間後卻不適用的情況。比起人象衝突,處理起來反而更加棘手。

原本居住在淺山一帶的臺灣獼猴, 一樣因為環境開發與林地的非法濫用造成棲地縮減,必須面臨與人類比鄰而居的窘境。生活範圍重疊後衍生出的農損、搶奪遊客手上的食物、闖入住宅搗亂等問題同樣層出不窮。而人們為了避免虧損,亦或是挾怨報復,使用炮竹、獸鋏、棍棒、BB槍等方式私刑、虐待也屢見不鮮。

從印度的人象衝突到臺灣的人猴衝突,如果我們只把問題歸咎在農民的虐待行為,而不是繼續檢討問題背後的可能原因與解決辦法,我們何以站得住腳厲聲指責他人的不是? 

48621304816 3da2fcf693 b獼猴闖入果園摘取水果(圖片出處:我們的島 陳添寶攝

 

48621446372 2316f9db0a b部分農民為避免損失,對獼猴祭出獸鋏等激烈的制裁手段(圖片出處:我們的島 陳添寶攝 

 

平衡農損與保育,在共存課題中找到長遠之道

凝視這類案件,你看見的是個人行為還是共存課題?

虐待行為固然不可取,除了本身行為違法且不人道外,這只是發洩一時的怒氣,問題仍然存在並未解決,同樣的情況還是會反覆不停地發生。最重要的是——找到雙方共存的辦法。

以成效來講,「電圍網」是目前臺灣與印度官方大力推廣防範獼猴、大象與其他野生動物的作法,透過可調節的電流量,不僅保障誤觸的動物以及農民的生命安全,還能夠同時發揮驅趕以及防護作用。 

既然有這麼棒的解決辦法,全部都架電圍網,一切問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不,當然不是。如果問題這麼簡單就可以被解決,那為什麼人獸衝突在各地還是不斷發生?我們必須明白,架設電圍網並非一勞永逸,除了基本的定期巡視、清除圍網周遭雜物、檢查缺漏電與否之外,電圍網可能因為不同物種間的差異而失效,像是大象發現電圍網可用不導電的象牙搗破,或是猴子發現可從鄰近樹梢繞過電圍網的阻攔;或是民眾不願意花費一筆不小的費用架設電圍網,只為防範對他們來講是「禍害」的動物;又或是就算農民想要架設電圍網,卻根本沒有足夠的金錢能夠負擔。

「單一又全面」的解法並不存在,但我們可以搭配架設自動相機與預警系統、設置隔離帶作為核心作物區的緩衝、有原則的補償政策、政策補助、在地宣導補足各地資訊落差等配套措施,試著透過因地制宜且多管齊下的方式,更有效地找到農損與保育兩者間的平衡。

50086178621 3a7a84e2a0 b(圖片出處:環境資訊中心 孫文臨攝

 

願所有人都能更同理萬物、與之共存

對於此次印度大象事件,除了憤怒悲傷,更是一個契機,讓我們更有機會地去瞭解衝突背後的原因,以及思考我們能做什麼。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是事件發生後最常被轉發的一句話,但生而為人,也請不必抱歉。

我們的確擁有許多、也破壞許多,但生而為人,難能可貴的地方在於我們能夠「行動」。所謂行動,我們看見問題、解決問題,我們同理、我們在不同的想法裡溝通磨合、相互了解、凝聚共識,試著在共存的課題中找出長遠的解決之道。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蕭宇欣
作者: 蕭宇欣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