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05271640 ebd126dc061 o

「領養代替購買」這句話我們總是熟悉,但若是碰上具有一定年紀的成犬、甚至患有心絲蟲疾病⋯⋯不免因此打退堂鼓。但對於Elean來說,她反是從這些試驗中、從可愛的黑犬羊羊身上,學會變成更好的飼主。


本篇報導由《Elanco》贊助製作

 

從絕望到趾高氣揚,我不想讓你失望

「那時候比較感情用事,衝動了,我做不出不要牠的決定。」Elean說2012年起初次踏進收容所時領養狗的情景,從第一籠看到最後一籠,沒有震耳欲聾的吠叫,映入眼簾的全是一片寂靜與絕望;就連頭次接觸羊羊,牠也是以「不期不待,不受傷害」的淡定眼神看著她。

直到收容人員協助將牠牽出與Elean互動——「明明那時牠年紀已經很大,大概八歲了吧!又沒什麼活力⋯⋯但牠竟然尾巴翹超高、走路蹦蹦跳跳,一副超級得意與開心的臉往遛狗地方走去。」Elean形容,淡定老狗瞬間回春成小屁孩般,對著其他籠內狗兒們炫耀一番,想當然爾得到了一陣狂吠與怒吼回敬。

當然我可能想太多,把自己感情投射在上面,覺得旁邊的狗是嫉妒牠⋯⋯但我就會覺得,不能再讓牠回去。

Elean坦言在領養前得知羊羊患有心絲蟲時,其實曾猶豫是否該放棄。第一次養狗的Elean覺得心絲蟲等於絕症,看到網路上案例似乎得了以後心臟就會出毛病、會死,或影響後續生活⋯⋯儘管動搖,出於一份不捨及同情,仍簽下領養書將領牠出收容所。

「我找資料寫狗如果得心絲蟲,大概是花數萬塊錢的治療⋯⋯好吧算一算薪水負擔的起,ok啦。」一個念頭與決定,羊羊踏進了Elean的生命中。

 

設計 v1 01「牠就是一隻很淡定的狗啊。」Elean說起剛領養羊羊時對牠的印象。

 

沒關係!花錢與照護,我慢慢陪你變好

剛被拎出收容所的羊羊,馬上帶往動物醫院做更詳細健康檢查。「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那年市面上有很多心絲蟲假藥,醫生都說先不要治⋯⋯」考量到假藥橫行且連獸醫師本身都難以辨別真偽;再加上藉由聽羊羊的心音,獸醫師判斷牠的狀況還不算太嚴重,可先不要積極施打殺蟲針除去體內的心絲蟲,退而做好每月的心絲蟲預防投藥工作,避免體內心絲蟲成長、繁殖而導致病情更嚴重。

其實就是讓狗跟心絲蟲比誰的壽命長,每個月先繼續吃預防藥,每年健康檢查再來驗。假設一兩年後心絲蟲死了,那就也不用治療了。」Elean說起與醫生商討的結果,以守代攻的學著與心絲蟲共存。這樣的治療方式雖較溫和,卻無法確保能將心絲蟲順利殺死,加上所需時間長,過程中仍藏著對於羊羊心臟健康的威脅。 

而除了心絲蟲,當時羊羊身體也有程度不一的其他病症,像是在收容所內打架受傷,鮮血流入耳中導致耳膿、皮膚過敏到將自己抓傷、嚴重的拉肚子等,讓她們三不五時就得到動物醫院報到。Elean笑說,起初知道養狗本來就是該存些未來的醫療基金,卻沒想過羊羊一開始就花了這麼多錢在治療上。她也自嘲,羊羊後來的健康與強壯皆是當時用錢堆疊灌溉出來的。

而飼養羊羊的挑戰,竟不止身體上這一樁。「那時候更嚴重的是行為問題。」當家中無人時,羊羊便會因分離焦慮症而激動狂叫。「我出去上班十二個小時,牠就是吠十二個小時。」面對心絲蟲,日常照護需保持心情平穩、心臟不要一下負荷太大,儘管深知羊羊的情況不嚴重,仍讓Elean心疼不已。 

我就一邊去學行為訓練,來調整牠的分離焦慮,幫牠做減敏;另外一方面,我有時候送牠到父母家住,有時候請朋友顧,有時候去住安親⋯⋯」種種嘗試,都是希望能陪羊羊克服所有的難關,不論生理或心理上。原先養狗純粹是希望有人能陪自己散步,卻讓羊羊佔據了所有的時間及生活。

 

設計 v1 02當時四合一檢驗時心絲蟲呈陽性反應

 

設計 v1 03到了換毛季時,皮膚總會潰爛的羊羊

 

十歲殺蟲計畫,拿老命拼搏

長期抗戰下,看似與心絲蟲和平共存的健勇老爺爺,卻在2014年開始出現漏尿的問題,獸醫師診斷為攝護腺腫大,建議需進行結紮手術。「要結紮就要全身麻醉,但有心絲蟲就無法麻醉。」在歷經假藥風暴、各種試煉後,最終Elean與羊羊仍要與心絲蟲正面對決。

「我諮詢第一家醫院,要求在打殺蟲針的過程中需住院十天觀察。」Elean說,出於擔心羊羊分離焦慮症發作的關係,向醫師提出希望能在家觀察的想法,無奈彼此未達成共識。於是Elean轉而到較遠的動物醫院諮詢與治療。

獸醫師表示先吃一個月抗血栓的藥,再打兩劑殺蟲針;再吃一個月的藥,再複診四合一,看看心絲蟲有沒有消失。看似簡單的療程,卻是令Elean十分提心吊膽。施打殺蟲針雖能將心絲蟲快速殺死,但卻有過敏反應甚至心臟栓塞的風險;加上羊羊也十歲了,已經算是高齡犬⋯⋯

幾乎是鬼門關前繞一趟的治療。

不確定殺蟲針是否會對牠心臟造成什麼樣的傷害,也擔憂羊羊體力無法負荷殺蟲時的不適⋯⋯

就在服用完第一個月的藥後,羊羊便開始施打殺蟲針。一開始打完牠還沒什麼反應,頂多有些不適的找了擁有軟墊的位子躺著休息。「當時我就覺得這樣沒什麼,第二天我就開開心心帶牠去,羊羊還笑得好開心。結果第二針打下去,牠馬上就不行了,除了喘,完全沒辦法走,吃飯也不吃。」回憶起當時,Elean的語氣滿是擔憂。由於羊羊是十分貪吃的狗,在打第二針時牠的反常,讓Elean曾一度著急打給獸醫師求救。 

「雖然醫生說那是正常現象。」自己的焦慮對照著醫生的從容,讓Elean現在說來仍覺得有些好笑。順利挨過兩針的羊羊,當時雖有些無力,好在後續恢復狀況良好,也順利完成結紮手術。

設計 v1 04正要前往動物醫院施打第二針,開心的羊。

 

設計 v1 05第二針施打後癱軟的羊羊,當時有好朋友陪著牠,卻雙雙睡著。



永遠沒辦法做好的準備,只能緊握每一天

「我們家是幸運的例子;但就我個人而言,如果說羊羊沒有得心絲蟲是更好,因為至少在每年要檢查心臟時,我比較不會那麼擔心。」一方面慶幸羊羊不算太嚴重的個案,一方面也感到遺憾,若羊羊以前有定期投放心絲蟲預防藥的話就能免於這樣的受難了。

 「心絲蟲治療其實遠比牠現在的病要簡單多了。」就在心絲蟲痊癒後三年,2017年七月底羊羊經由檢查發現腫瘤,加上因長在脾臟,且牠本身免疫溶血系統就有異狀⋯⋯種種原因使羊羊脾臟負擔過大,造成整個肚子都十分腫脹。面對到臨終前都要相伴隨的疾病,Elean不免吐露出了心聲。

十五歲半了,這種事情緊張好像也沒有用。

在積極求醫與調適心情中,Elean一直在找尋她與羊羊間最適當的平衡,也一直在努力習慣可能的突發狀況。「我覺得跟牠在一起真的很快樂,當然是永遠時間都不夠,想做的只能在牠還活著的時候盡量做。或許將每一天都視為與老天爺搶奪過來的時光、將每一天都視為最後一天,就不會那麼遺憾。

儘管明知說再見是怎麼樣都學不會與放不下,Elean倒也覺得就別放下了。

牠給我一場成長的機會,我不需要去放下。牠讓我在養下一隻狗的時候,或下一個動物的時候,成為更好的人,我的下一隻動物會活得更幸福。

養狗,有時帶來的不僅是陪伴,而是生活與成長。


設計 v1 06痊癒後開心的羊羊。

 

設計 v1 07現在已15歲半的羊,因腫瘤的關係肚子仍鼓鼓的。

 

設計 v1 08「每一天我就是把牠當成王子捧在手心上。」Elean驕傲地說著。

編者後記

 還記得一月採訪的尾聲我與Elean正閒聊著,她從容地告訴我,面對老犬高齡與疾病重症,就不要去想著「萬一以後哪天會怎麼樣,而是好好把握每一天就對了」,當時我十分佩服她的勇氣,心裡想著這是每一個毛爸媽都必須學習與努力的心境。

而後進入繁忙撰稿地獄中的我,在2月中意外從羊羊粉絲專頁得知牠過世的消息;從文章中Elean寫到當面臨羊羊不吃不喝、每況愈下的身體,從評估與了解安樂死,到毅然決定當天安樂死讓羊羊好走,這條道別之路她已經準備2年多,卻仍舊揪心⋯⋯內心不捨之餘也覺得Elean非常非常的勇敢,這個艱難的決定,往往需要最愛毛孩的飼主勇敢做下。

而或許這就是照顧一個生命的意義,總能在過程中,學習、努力成為更好的人,即便往後難以割捨,仍會抱持著想念與牠們的愛,繼續往前進。也祝福羊羊,當個颯爽的小天使。

 


 本篇報導由《Elanco》贊助製作

99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