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飼主也請別合理化放任家貓去追咬野生動物的疏縱行為

 #至於貓將獵物帶回家則是教育小貓如何獵捕與進食的行為

 
撰文|蘇于寬

如果有加入寵物社團,會發現「貓的報恩」也是名列前茅的熱門關鍵字,幾乎每一陣子就可看到這類貼文上榜,舉凡鳥類、鼠類、蛇類以及各種昆蟲,常有不少貓奴們往往將貓的狩獵天性腦補成報恩的行為,而津津樂道。


截圖 2020 06 08 19.39.54

昨日又一例是犬貓行為訓練師遛貓時,竟放任家貓追咬從樹上摔落而生死未卜的雛鳥,影片中飼主的嬉笑以對,彷彿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般而引發網友譁然。倘若今天是無主街貓的狩獵捕食,也許以都市生態系的觀點尚有思辯空間,然而今天當有主的寵物經飼主刻意疏縱而產生的獵殺,在動保法或野保法上很可能已造成騷擾甚至虐待之情事。

動物保護法地6條規範了任何人不得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違反者將不得飼養或認養寵物。

野生動物保育法也明定若違反第10條經公告管制事項,仍有騷擾、虐待一般類野生動物者,將可處新臺幣二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

然而法源依據以及認定上其實仍有許多模糊地帶,真要定罪其實並不容易。

 

【也許你覺得,哎那不過是隻__,沒這麼嚴重吧!?】

 
不談法律,換位思考就好,狗咬貓事件也曾吵得沸沸揚揚至今仍時有所聞,網友甚至成立緝兇社團如:台北貓慘案全民來報案,全民通報來自全台各地放任家犬或餵養犬隻去追咬街貓的事件,看到貓屍的同時,愛貓的你我也能如此一笑置之嗎?

如果不行,那又怎能接受家貓去侵擾其他動物呢?我們也必須坦白,不同的物種之於每個人的社會距離(social distance)不同,亦如親疏遠近的關係,影響著我們對「牠」的關心程度不一,我們往往從身邊最親近的寵物關心起,然而在過去環境議題與生態意識較少置入教育的體制下,我們其實難以有對生物多樣性的關懷,也因此很可惜地多年來的「動物保護運動」不僅扭曲更僅限縮在「犬貓保護運動」的範疇。
 

17358026650 88996bf965 c當我們替河濱浪犬的生存權請命的同時,是否注意到河濱的生態系還有淺灘的兩棲類、河川的魚類以及鳥類?

 

【在我們大聲疾呼生命平權的同時,真能平等看待其他生命?】

 
不談道德,從科學與數據來看,每一年,在英國5500萬隻鳥類被貓捕食,在澳洲3.7億隻的鳥類跟6.4億隻爬蟲類遭貓獵殺,在美國更高達13億隻的鳥類死於貓爪——不少的原生物種因此滅絕——澳洲政府甚至欲祭出毒香腸的空投對策來控制野貓數量。

當然這樣看似極端的做法也引來「動保」團體的撻伐,而澳洲國家瀕危物種專員安德魯斯(Gregory Andrews)則表示:「我們不是為了殺貓而殺貓,我們也不是因為討厭貓而決定撲殺貓,但是我們必須做出選擇,拯救我們喜愛的動物,因為是這些(澳洲特有)物種讓我們能將自己定義為一個國家。」

17世紀時當外來種「喵星人」引入澳洲後,急遽增長至今已有200萬至600萬隻,幾乎覆蓋全國99.8的國土,導致已有22個原生物種滅絕

生態平衡的議題也許是個大哉問,但至少我們能夠做到不成為幫兇——那就是請管好自己家的寵物。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