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05271640 ebd126dc061 o

比比經營比比酥貓中途十年了,送養了百隻貓咪到新家展開新生,一路走來也照顧了十隻以上症狀不一的腎貓。美芽是比比照顧的第一隻腎貓,因為嚴重疥癬從街頭被救援,輾轉來到中途之家。當牠的疥癬好了,精神狀況卻不見起色,換了醫院一驗血,發現牠罹患了慢性腎臟病。


本篇報導由《Elanco》贊助製作

 

四個月拉長到一年多的陪伴 盡力做到沒有遺憾

 

腎臟病是貓常見的疾病之一,確診即不可逆,接下來的時間,飼主與貓咪一起努力,試著將病程的腳步拉慢,並且減緩貓咪可能受到的痛苦。

美芽確診時,醫生認為大概剩下四個月的時間,立即要開始餵藥、皮下輸液。但美芽是隻怕人的貓,一有人靠近就會變得防衛,偏偏皮下輸液需要近距離的肢體接觸,照顧起來,人貓壓力都很大。

腎貓要能維持生活品質的關鍵之一,就是體重不能掉,為了讓美芽多吃一點,在醫生建議的腎處方飼料撒上美芽愛吃的奶粉,每天早晨的第一餐,也為美芽準備商業販售的生肉,「只要牠想吃,都盡量給牠吃。」隨著病程發展,美芽變得越來越虛弱,比比也改以人工灌食的方式,每天、每餐灌食,補足美芽身體所需的營養,直到一個多月後,美芽奇蹟似地又能自行進食了。

看牠吃得很開心,精神也變好了,真的很感動。

但好景不常,等到美芽再度需要灌食時,已沒有什麼力氣走路,到了牠要離開的那一天,牠不接受灌食,還出現類似滑水的動作,可能是腎毒影響到腦部的神經狀況,不久後即離去。比比與美芽相伴的時間,從醫生原本預期的四個月,到最後,共度了一年多有苦有甜的時光。

比比說,面對貓咪生病,飼主需要先接受,然後盡力做到沒有遺憾。然而,即使比比照顧過多隻腎貓,她仍覺得要「沒有遺憾」是很困難的事。回想照顧美芽的過程,比比仍不時想著,當時的自己這樣做對嗎?還有哪些沒有做足的地方?

每當有貓走了,比比心裡都是如此,一直一直,反覆詰問。

設計 v1 01美芽不舒服或是開心的時候,比比都在。



3隻腎貓+30多隻貓 從早到晚忙個沒完!

 

曾有一段時間,比比除了30隻貓在中途,同時還有3隻腎貓要照顧。 

那時候,不知道自己一天有沒有吃到一餐或兩餐。」比比說的時候笑著,相較於談到貓咪的不捨之情,她說起自己的情況顯得雲淡風輕。

那段日子裡,比比早上一睜開眼睛,先去清理環境、挖貓砂,把每隻健康的貓都餵飽,接著,替腎貓灌食、打皮下水,有的一餐沒辦法吃太多,有的皮下水無法一次注射完,避免造成牠們身體過度的負擔,只能分多次進行,讓有限的時間更加壓縮。等到結束時,往往已是下午的時候。不過比比仍無法喘口氣,因為,第二輪同樣的照顧流程立即展開,全部忙完時,已是深夜。比比即使睡覺也不安心,仍擔心生病的貓咪半夜會不會拉肚子、會不會吐,從早到晚,她整個人繞著貓咪轉啊轉。

為了讓貓咪吃的健康,食物原料都看的見,比比參閱專業食譜,按照營養比例的配方,自製生食,讓貓咪可以生食、飼料、罐頭替換著吃。並且要滿足眾多貓口,比比一週花上五到六個小時,用絞肉機絞上30公斤的肉,也為腎貓特製腎貓版的生肉餐。腎貓飲食的獨特之處,在於腎貓必須控制每日攝取的磷含量,骨頭跟肉裡面都含有磷,「磷失控的話,腎貓生病的走向就會失控。」腎貓版的生肉餐裡不含骨頭,多加了一些必要的營養品,有的還會多補充不含磷的蛋白,稀釋從肉而來的磷含量。 

儘管製作起來耗時、費力,但比比形容貓咪吃了以後,都變得「胖胖嫩嫩的」,身上的肉變多了,毛髮也變得好摸,雖然生食也有一定的細菌風險,比比認為——

只要腎貓願意吃,不管吃什麼我都願意準備。

 

設計 v1 02比比曾在動物醫院擔任助理,在貓咪辛苦的時候,陪伴、照顧牠們一小段時間。
 

飼主必備的勇敢 抉擇是否要繼續下去

 

當時照顧的三隻腎貓——喵喵、派樂、哈利,在人工灌食之下,每隻都有長胖,但病程不會因此停下,喵喵的進展緩慢,派樂、哈利則相對地快速,腎臟病讓牠們的肌肉量不斷消耗,派樂、哈利同時伴隨嚴重的口炎問題,灌食難度也相對提高。 

派樂離開的前一天,牠開始吃嗎啡。」比比為牠預備了安樂死的計畫,希望牠不要在受盡折磨之後離去,但安排的時間還沒到,派樂就自己慢慢地睡去了。哈利有著腎臟、肝臟、心臟的問題,在牠離去的那個半夜,即便已貼著嗎啡貼片,仍突發血栓而疼痛到無法自理,緊急送醫後,最後以安樂死的方式離世。 

該做的努力,我跟小貓咪們都盡力嘗試過了。

儘管每個抉擇都很不容易,但比比認為,到了做什麼都不會讓牠更好的時候,應該以牠能舒服為最大的目標前進。這個想法,來自於比比曾多年在動物醫院擔任助理的經歷,她經手照顧過上百隻貓咪,看過一些住院的貓咪在離開前,經歷很辛苦的嘔吐、神經症狀,有的甚至持續一到兩天之久,讓她非常心疼,希望自己的貓咪不會經歷如此大的痛苦,可以較安詳地離開。 

因此,比比忍住害怕與悲傷,即使無法很篤定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但她認真面對——是否還有繼續下去的必要——若答案是沒有,她會選擇幫助牠們,以較舒服的方式離開。

 

設計 v1 03哈利曬太陽的舒服模樣,一直存在比比心中。

 

設計 v1 04派樂小天使睡去了,自在的飛翔吧!

 

比比輕聲對喵喵說:「如果很痛的話,請你就不要再努力了。」

 

照顧腎貓的經驗固然可以累積,但每隻貓都不一樣,做法也就不太一樣。

十多歲來到比比酥的喵喵,才來不久,便確診慢性腎臟病,但牠的進程漫漫,仍能享受在日常生活的樂趣中。比比形容喵喵是隻驍勇善戰的貓,喜歡在陽台獨居,跟其他的貓保持一點距離。喵喵白天曬曬太陽,晚上比比的老公回家時,牠會衝向樓梯間,大叫幾聲、衝上衝下、地上翻滾,表示歡迎。

生病過程中,喵喵有時狀況不好,到要住院注射靜脈點滴的程度,但結束後,牠又好了起來。有時愛吃的牠食慾變得很差,比比替牠打皮下水,打完之後,牠又可以把食物吃個精光。反反覆覆的日子,一直到喵喵生病的第五年。「牠過去被碰到嘴巴就氣到不行,但那時牠進食的狀況難以恢復,我必須開始替牠灌食,維持牠身體的熱量。」直到有一天,牠突然願意讓人餵了,比比感到無比驚喜,「像是牠突然開竅了,就都可以了,比較親人,也比較好照顧了。」 

最後的這段時間裡,比比密切觀察喵喵的狀況,已經沒什麼力氣走動的牠,像是預告著生命即將走到終點。「但牠沒有嘔吐,毛髮仍整齊,腎指數也穩定持平,實在不像典型的腎貓要離開前的樣子。」比比很掙扎,不確定要繼續積極治療,或是要往安寧的方向去。 

在喵喵過世的前一天,比比仍帶牠去驗血、掃心臟超音波,想知道牠身體有沒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同時比比也已下定決心,決定這是最後一次驗血,之後就要朝向安寧的方式前去。比比擔心喵喵是不是為了身邊的人類忍痛撐著,於是,她多次輕聲對喵喵說:「如果很痛的話,請你就不要再努力了,好嗎?

比比最大的心願,就是喵喵能夠放鬆、放心,過得開心。隔天,喵喵即平靜地離去。

 

設計 v1 05喵喵霸氣的外表下,有著撒嬌黏人的一面。


希望每一隻貓,都能得到應得的愛與溫暖

 

比比回想自己十年來照顧著貓,把握住每個相遇,在實踐當中觀察並嘗試,盡力地,好好陪伴每一隻貓。

每次做的事對牠們有幫助時,都是我最大的鼓舞。

2019年,喵喵離去的這一年,比比也開始減少中途之家的貓口,並且不再接新的貓,希望降低空間上的緊迫性,讓每隻被照顧的貓享有更優質的生活。

此外,比比也開始正視自己的需要。她說,過去自己很好強,即使人貓都身心俱疲,每天排好的流程還是要走完。但腎貓總是會接著來,正如比比現在也照顧著兩隻腎貓——奶茶、雪白,每天餵牠們吃藥,偶爾灌食補充營養。這些驗出有腎病的貓不會好起來,只能延緩病程的速度,比比要陪著牠們,一起走過一場又一場的長期抗戰,而她也不能倒下,接受我是一個人類,接受我會有我的疲憊,低潮的時候,適時的讓自己放假一下,可能只有一個晚上,或一餐飯的時間,都可以讓自己有力氣面對接下來的事。

比比從大學在路上撿到街貓開始,生活就與貓密不可分。她做出的每個調整,都與貓有關。她說,腎貓太普遍了,當遇到了,就好好陪伴牠們一起走過。

十多年來,比比從不忘記自己的初衷——希望每一隻貓,都能得到應得的愛與溫暖。

設計 v1 06親姊妹的奶茶(左)、雪白(右)最喜歡拍屁股,生了病也要快樂的生活喔! 


 本篇報導由《Elanco》贊助製作

99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