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船員和漁民一再發出救援請求之後,歐洲西南角伊比利亞半島周圍水域中,虎鯨的一種奇怪行為開始引起科學家們的擔憂。圖為虎鯨跟隨在西班牙海上救援與安全協會《Salvamento Marítimo》的船隻後方。圖片來源:《Salvamento Marítimo

撰文|About鯨豚        責任編輯|蘇于寬

在過去的兩個月裡,從連接大西洋和地中海的「直布羅陀海峽(Strait of Gibraltar)」到西班牙「加利西亞自治區(Galicia)」,接連出現了好幾起與這種鯨類動物有關的事件——牠們莫名其妙地騷擾,甚至衝撞船隻——以至於對船體本身及其船員造成嚴重損害,原因究竟為何?

從直布羅陀海峽至加利西亞海域——虎鯨攻擊船隻事件頻傳

 

虎鯨騷擾船隻 02虎鯨於直布羅陀海峽攻擊船隻事件簿|About鯨豚整理、窩窩製圖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 》的報導,7月29日(2020)下午,當9隻虎鯨圍繞著Victoria Morris 在西班牙作業的46英尺長(約14公尺)的帆船時,她起先非常興奮;但是當動物開始撞擊船體,使船旋轉180度,並讓「自動舵(autohelm)」和引擎失靈時,氣氛迅速改變了。Victoria Morris眼睜睜地看著「船舵」的碎片飄浮,4名船員失去了方向感,漂流到位於特拉法加角(Cape Trafalgar)和西班牙巴爾瓦特(Barbate)小鎮之間的直布羅陀海峽航道上。 

鯨群向船撞了一個多小時,在此期間,船員們忙著收帆,準備救生艇,並用無線電發出求救信號。「聲音真的很嚇人。牠們在撞擊龍骨,發出可怕的回聲,我以為牠們會把船弄翻。牠們交流時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並且互相吹口哨。」她說,這感覺「完全是精心策劃的。」 當海岸警衛隊抵達時,虎鯨已經離開了。

該船被拖往巴爾瓦特,在那裡被吊起來,露出了失去底部三分之一和外層的船舵,以及沿著船底的齒痕。

虎鯨騷擾船隻 03船舵是指船隻尾方水中的可移動板。圖片中是型號為Boréal44的遊艇,長13.8公尺,船尾下方的船舵與一位小男孩等高。圖片來源:Boréal SARL

在Victoria Morris 事發的6天前,來自西班牙的Alfonso Gomez-Jordana Martin ,在巴爾瓦特附近駕駛一艘運輸船,一群4隻虎鯨竟將他們40英尺長(約12.2公尺)的船隻停了下來。船長表示,在超過50分鐘攻擊中,虎鯨的撞擊使得船體傾斜。船長向港務局的報告更稱:

這股力量幾乎使舵手的肩膀脫臼,並使整艘遊艇旋轉了120度。

7月22日晚上11點30分,來自英國德比郡的退休護士Beverly Harris 和她的伴侶Kevin Large 在平靜且漆黑的巴爾瓦特附近駕駛50英尺長(約15.2公尺)的帆船,船隻卻突然停頓。本以為遭到漁網困住,但當拿起手電筒探照時才發現了虎鯨的存在。這對夫婦檢查了他們的位置,發現船指向相反的方向。他們試圖糾正幾次,但虎鯨不斷把他們轉回來。Beverly Harris 表示,她有這種奇怪的感覺,就像動物想把船抬起來一樣。而他們的船舵也受到了損壞

而在Beverly Harris 事件僅兩個半小時前,另一位苦主Nick Giles 在巴爾瓦特附近也發生了幾乎相同的遭遇。他正在駕駛帆船並播放著音樂時,突然聽到一聲「像用大錘砸下」的響聲。當船體旋轉180度時,船的舵輪以難以置信的力量轉動。「我被後面的第二隻鯨魚推著,船抬起了半英尺(約152公分)高」,Beverly Harris 說。

然而並不是所有與虎鯨的相遇,動物都有撞擊船體的行為。7月20日,一位帆船好手Martin Chambers 對他們在巴爾瓦特附近加入的一群虎鯨並不在意。有一隻個體「咬住了船舵,阻止我們移動船隻」,他說。「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牠們這樣做。」

虎鯨騷擾船隻 04直布羅陀海峽與西班牙加利西亞自治區的相對位置。



虎鯨騷擾船隻 05虎鯨於加利西亞海域攻擊船隻事件簿|About鯨豚整理、窩窩製圖

據西班牙《先鋒報(La Vanguardia)》的報導,8月30日(2020)下午,西班牙海軍的帆船Mirfak號在加利西亞航行時,被3隻成年虎鯨追逐了幾分鐘,經過數次撞擊後造成船舵部分斷裂。不久之後,鯨類動物離開該船並咬著漂浮在水中的碎塊。

虎鯨騷擾船隻 06Mirfak號被虎鯨撞擊後從海中打撈出的船舵碎片。圖片來源:先鋒報(La Vanguardia)




此為Mirfak號被虎鯨襲擊的影片。可以看到動物離船隻很近,而且畫面一度很晃動,舵手幾乎站不穩,這應該是虎鯨在撞擊船體或攻擊船舵。而船上的人在喊著「虎鯨追逐著船舵!」、「牠們在吃它!」、「牠們弄壞了船舵!」等。 

 

9月11日下午下午,據西班牙《加利西亞之聲(La Voz de Galicia)》的報導,一艘懸掛英國國旗的帆船在費羅爾(Ferrol)海岸外發生了一起涉及虎鯨的事件。西班牙海上救援與安全協會《Salvamento Marítimo》稱,當時由於通訊困難,無法清楚地接收到事件的情況,不過協調中心隨後接到英國的來電,告知該船的船舵在6隻虎鯨的攻擊下受損,並限制了其機動能力。船長更表示他們受到虎鯨15次的撞擊

9月14日,在塞德拉(Cedeira)外海連續發生了2起虎鯨攻擊帆船事件,分別為午夜12點02分及3點07分。《Salvamento Marítimo》在官方臉書上表示,兩艘船隻的船舵皆在動物的攻擊下損壞並請求救援隊前來拖曳。

《Salvamento Marítimo》在官方臉書上張貼了第二艘船隻所拍攝的現場畫面,更多影片請參閱官方推特

 

隔天9月15日下午,《Salvamento Marítimo》再度報告有虎鯨攻擊事件。同樣在塞德拉外海,一艘英國帆船的機械和船舵受損。沈寂5日後,9月20日虎鯨在該地區的《埃庫萊斯塔(Torre Hércules) 》外海再度襲擊一艘帆船。

虎鯨騷擾船隻 07在塞德拉外海船隻被虎鯨襲擊後的船舵慘況。圖片來源:加利西亞之聲(La Voz de Galicia)



是玩耍還是刻意攻擊?科學家提出兩點推論

在西班牙《塞維亞大學》海洋生物實驗室工作的Rocío Espada ,多年來一直在直布羅陀海峽觀察這一虎鯨遷徙種群。她表示非常驚訝:「我經歷這些虎鯨從嬰兒的成長,我知道牠們的生活故事,我從未見過或聽說過牠們會襲擊船隻。

虎鯨是高度智慧的社會性哺乳動物,是海豚家族中體型最大的動物,其行為方式與海豚相似。她表示虎鯨會緊追螺旋槳,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甚至連操作船舵也都有所聞:

有時候牠們會咬住船舵,被(船隻)拖在後面當作遊戲。但從來沒有用足以咬斷船舵的力量去破壞它。Rocío Espada說。

 「撞擊船隻是非常奇怪的事件」,鯨類研究人員Ezequiel Andréu Cazalla說,「但我不認為牠們是在攻擊。」世界各地的虎鯨專家同樣感到驚訝,他們一致認為這種行為非常不尋常,但鑒於這些攻擊描述並非來自訓練有素的研究人員,因此他們持謹慎態度。並提出2種說法:

  1. 同一個族群在測試牠們的狩獵技巧

虎鯨和其他動物一樣,通過玩耍來學習。覓食是動物一生中必須熟練的課程。這些鯨類已經發展出極其複雜的狩獵方式;以至於一個群體使用的技巧和另一個群體使用的都不一樣。因此,有些專家們認為,最近發現的虎鯨與遊艇之間的相互作用(特別是帆船),只不過是在遊戲中練習狩獵技巧的實踐。 

西班牙當地的非營利組織《寬吻海豚研究所(BDRI/Bottlenose Dolphin Research Institute)》的海洋生物學家Bruno Díaz 在《加利西亞之聲》中解釋

虎鯨是跟著帆船的滑行並測試它的系統,對牠們來說,這只是一個好玩的學習遊戲,但動物已經把自己當成了船的舵手。

用帆船來練習可能對狩獵藍鰭鮪魚很有幫助——牠們是飛快的獵物,巨大地就像一艘帆船。 

每年從7月至9月初可以在直布羅陀海峽外看到這個虎鯨遷徙種群,並跟隨牠們的主要獵物藍鰭鮪魚的迴游路線往北移,因此8月下旬至9月初,在加利西亞海域看到虎鯨在鮪魚群後面游動並不稀奇,這也就是為何近2個月虎鯨的攻擊報告顯示:從直布羅陀海峽往北到加利西亞都有紀錄。 

虎鯨騷擾船隻 08一隻咬著鮪魚的虎鯨。圖片來源:西班牙《國家報(El País)》

 

不過Bruno Díaz 也表示他無法透過照片進行驗證,但由於這一連串的事件相互影響,並且都是對船舵造成了損害,所以他認為很可能是同一族群所為。在葡萄牙《馬德拉鯨魚博物館(Museu da Baleia da Madeira)》任職的海洋科學博士Ruth Esteban 對直布羅陀的虎鯨進行了廣泛的研究,她則認為同時有2個族群表現出這種不同尋常的行為是不太可能的事。

  1. 帶點擬人化的推測——虎鯨生氣了!

 事實上,這個遷徙的虎鯨種群目前只剩下不到50隻,正瀕臨滅絕,動物面臨食物短缺和污染問題,牠們的幼崽很少能存活下來。

Ezequiel Andréu Cazalla 指出:

直布羅陀海峽是最不適合虎鯨生存的地方。

這片狹長的水域是一條主要的航運路線。虎鯨的出現吸引了更多的海上運輸——高利潤的賞鯨活動。即便賞鯨產業是受到管制的,但有些經營者卻藐視有關速度和距離的規則來追逐動物。船隻的持續騷擾會影響虎鯨的狩獵能力

虎鯨回到這片嘈雜、污染嚴重的水域只有一個原因——覓食。牠們專門捕獵藍鰭鮪魚,但藍鰭鮪魚也是人類高度重視的經濟魚種,藍鰭鮪魚因人為獵捕在2005年至2010年期間數量銳減,「導致這一虎鯨族群的數量只剩下大約30隻成年個體」,研究牠們的海洋生物學家Pauline Gauffier說。

 

漁民將虎鯨視為資源競爭對手 傷害便難以遏止

漁民將虎鯨列為目標,因為他們認為鯨群下面一定有鮪魚

在海峽擁有17年經驗的非營利組織《Firmm鯨魚觀察和研究基金會》的海洋生物學家Jörn Selling 說。自1999年以來,海峽的5個鯨群中有2個,已經學會了從漁民捕捉鮪魚的垂釣線中食用上勾的獵物,而漁民只能獨自拉起鮪魚頭。這對漁民來說很氣憤,但對虎鯨來說,這其實是會造成重傷的高風險行為。

08 1虎鯨耐心地等待,直到漁民把獵物拉到大約20公尺的深度…然後只留下殘缺的鮪魚給漁民。因為垂釣線有配置魚鉤,動物可以用回聲定位系統來定位。圖片來源:Dynamics of killer whale, bluefin tuna and human fisheries in the Strait of Gibraltar 編譯|About鯨豚

 

虎鯨騷擾船隻 10虎鯨從漁民捕捉鮪魚的垂釣線中食用上勾的獵物。圖片截取自影片《Natma

 

虎鯨騷擾船隻 11被虎鯨啃食後的殘缺鮪魚。圖片來源:Pablo Gil García



虎鯨騷擾船隻 12圖中為Lucia,一隻雌性虎鯨,由於與直布羅陀海峽的漁船互動而失去了胸鰭和幼崽,可以見到動物有一邊的胸鰭並非是完整的。圖片來源:Pablo Gil García

 

Pauline Gauffier 指出:「漁民幾乎無法避免魚線或魚鉤弄傷動物」,而目前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造成了傷害。但是許多保護主義者懷疑一些漁民會進行暴力報復。「漁民討厭虎鯨」,Jörn Selling說。虎鯨雖然受到保護,但在沒有人注意的情況下,漁民做他們想做的事。他們把牠們視為競爭對手。舉凡用電棍擊昏、扔擲點燃的汽油罐、甚至切割背鰭的故事一直在流傳

但是虎鯨已經忍受了幾十年的騷擾,又為何突然有了騷擾船隻的新行為產生?Jörn Selling表示在新冠病毒封鎖期間噪音相對減少,沒有大量的休閒釣魚、賞鯨活動、帆船、快速渡輪,「這是牠們大多數可能從未經歷過的生活」,於是在噪音重啟後虎鯨可能感到了憤怒!

雖然「動物生氣了」聽起來像是擬人化,然而神經科學家、非營利組織《鯨魚保護區專案(The Whale Sanctuary Project) 》的主席Lori Marino 發現,虎鯨的大腦具有驚人的智力。「如果我們談論的是虎鯨是否有足夠認知的能力來故意攻擊某人,或者是生氣,或者是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不得不說答案是肯定的。牠們很可能是在保衛領域或資源。

不論你覺得虎鯨襲擊船隻只是作為狩獵鮪魚的訓練,或者是認為動物由於不想再繼續容忍人類的多重騷擾而決定反撲。都無法否定現實中,這些高感知覺的鯨類動物承受了多種壓力——多年來為失去孩子而悲傷、外來因素所導致的創傷、與漁民爭奪鮪魚群,再加上人類活動的暫停和重新引入等等,都可能影響牠們的行為。

虎鯨(Orca),是一種成年個體可以成長到6-9公尺長的鯨類,牠們家族間有著緊密的聯繫,相當擅常合作狩獵,被鎖定的獵物很少能逃過一劫,因此也被俗稱為殺手鯨(Killer Whale)。所以,就如西班牙海上救援與安全協會《Salvamento Marítimo》在發生多起鯨魚攻擊船隻事件後在所有社群媒體上表示,「如果發現虎鯨,請勿試圖靠近,並請給予自己足夠的保衛」。 

我們不該再繼續把動物對我們的友善視作理所當然,牠們天生就是海洋的頂級掠食者。

虎鯨,真的不是吃素的。


首圖窩窩全力以赴製作動物報導,希望有你的支持,讓我們繼續走下去!
點此看看如何支持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