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困在太地町定置漁網內的小鬚鯨。截自影片「ミンククジラ混獲16日目

2020年末,在人們滿心期待的聖誕節前夕,對一隻偶然闖入日本和歌山縣太地町沿岸定置漁網內的「小鬚鯨(Minke Whale)」來說,是一個不平安的平安夜。

 

作者:About鯨豚       責任編輯:蘇于寬

一般來說,「混獲(Bycatch)」指的是漁業從業人員在捕撈作業中,意外捕捉到非目標物種的現象。不過在日本,誤入定置漁網內的鯨類也被歸類為混獲漁獲;根據《關於指定漁業許可和管制省令》(1963年1月22日第5號農業法令)的規定,如進行混獲報告、DNA分析等條件,便可以有效利用該資源,例如販售。該規定排除了藍鯨、弓頭鯨、灰鯨及露脊鼠海豚。

而日本水產廳在一份《鯨類の座礁・混獲 Q&A(鯨類擱淺・混獲 問與答)》的PDF檔中額外提到,「但這並不意味著一定要積極利用,而是由漁民根據情況酌情處理。特別是小鬚鯨,現在已經成為捕鯨產業的對象,也設定了捕撈配額,所以請在考量到安全的前提下,在可能的範圍內審慎考慮是否可以釋放。

然而直到2021年1月11日,太地町的漁民仍然沒有解救這隻小鬚鯨,而是直接殺死牠。從去年12月24日至今,整整讓這隻鯨魚受困在這狹小的漁網內19天。

 

小鬚鯨混獲事件時間軸

 

2020年12月24日,監測太地町海豚捕獵季的日本非營利組織《生命調查局(Life Investigation Agency)》,於上午在定置漁網的中間區域內發現了一隻活體小鬚鯨。並隨及與本季共同合作的美國非營利組織《海豚計劃(Dolphin Project)》聯手發佈該消息。 


12月24日當天的無人機空拍影片:太地町の定置網に、また!IUCNレッドリストLCのクジラが混獲!

 

中間陸續有外媒報導這隻受困的小鬚鯨,澳洲Yahoo 在12月30日的報導中提到,海豚計劃的成員之一Tim Burns 表示:

影像顯示鯨魚的情況正變得越來越嚴重,牠繞著更小的圈子游動,並開始深潛,試圖擠進網中。動物顯然意識到漁網在那裡,但牠找不到任何出路,所以牠不能覓食,也無法遵循牠的本能遷徙,因為牠被困在這個微小的區域。

然而日本政府以及太地町當局仍不為所動。他們繼續忽視來自世界各地無數次的呼籲和懇求。 

2021年1月5日,生命調查局在當天的空拍影片中提到,這組定置漁網分成了前、中、後3個區域,漁民每天從後面區域的漁網收網漁獲。在小鬚鯨被困以來,牠一直待在中間的漁網區。然而牠在今日早上游進了後面區域,這是定置漁網漁民每天捕魚的區域。因此,漁民現在已經在決定殺死或釋放小鬚鯨的關鍵點上了,因為他們無法在漁網內收成漁獲。

02 定置漁網解說概念圖。(圖片來源|太地町漁業協同組合



0304當前小鬚鯨受困的定置漁網,對一隻大型鯨魚來說,這空間顯然相當窄小。(圖片來源|截自影片「ミンククジラ混獲16日目」)

 

而在同一天,日本共同社的報導指出,漁網內的小鬚鯨約4~5公尺長(註:動物還很年輕,小鬚鯨成年長約7~9.8公尺不等)。根據和歌山縣的說法,定置漁網的總長度約為400公尺。由於潮水洶湧,漁民無法將小鬚鯨引導到出口。

2021年1月7日,英國《衛報(TheGuardian)》在報導中提到,澳洲《國際人道協會(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動物福祉專案經理Georgie Dolphin 表示,這隻鯨魚已經變得「越來越痛苦和焦慮,為了逃跑而衝撞漁網和深潛。

我們擔心現在鯨魚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牠將一天比一天虛弱。有意使這些巨大海獸長期遭受痛苦是不人道和不合理的。國際人道協會希望日本當局堅持立即釋放鯨魚。

對此日本水產廳向國際人道協會表示,他們已經要求和歌山縣政府在可能和安全的情況下釋放鯨魚。然而該協會並不遷就這一說詞,「我們知道漁民聲稱安全問題和對潮汐的擔憂,但我們擔心延遲可能會讓鯨魚失去生命」,國際人道協會回道。

2021年1月11日,生命調查局發表文章表示當天早上6點半,太地町漁業協同組合的漁船將定置漁網拖起,小鬚鯨被趕到在兩艘滿載漁獲的船隻之間;接著鯨魚的尾巴被一根繩索繫住,然後綁在船邊並倒掛著;小鬚鯨的頭部在水中浸了約20分鐘,早上7點09分左右,鯨魚溺水身亡。 

生命調查局的負責人Ren Yabuki向英國媒體《Daily Mail(每日郵報) 》表示,「在這種情況下,鯨魚的死亡通常是由於牠的噴氣孔緊閉導致窒息而死。」然而鯨魚的呼吸是有意識的,這表示動物可能知道牠自己即將迎來死亡。

05 小鬚鯨被太地町漁民蓄意將其頭部浸水,意使動物淹死。鯨魚有數次激烈擺動尾部為求生存。船側沾滿了鯨魚自身的血液。(圖片來源|截自影片「定置網に迷い込んだ若いミンククジラが殺された」)

 

06 死亡的小鬚鯨被拖上漁船。(圖片來源|截自影片「定置網に迷い込んだ若いミンククジラが殺された」)

 

以下影片是小鬚鯨生命中最殘酷的11分鐘,也是最後的11分鐘。有些畫面可能會造成心理不適,請斟酌點閱。

 

為何太地町不願釋放小鬚鯨?

生命調查局在2021年1月2日於臉書專頁發文解說網友的一些問題。

Q1:為什麼漁民不釋放小鬚鯨?

A1:2020年12月28日,太地町鄰近城鎮「那智勝浦町」混獲到一隻小鬚鯨。隔天29日,小鬚鯨肉被分割在超市販售。它以很高的價格出售。鯨肉177g = 1026日元(約台幣280元)。因此,太地町的漁民殺死小鬚鯨,那將是有利可圖的。

Q2:為什麼漁民在等待小鬚鯨死亡?

A2:活捉小鬚鯨是非常困難的。漁民很可能掉入海中並死亡。但是,也很難在定置漁網裡殺死牠,因為生命調查局在監測中。由於這些原因,可能是等待小鬚鯨死亡再分割牠。

Q3:有可能釋放牠嗎?

A3:是的!但是一旦漁民打開定置漁網,此後幾天就無法捕魚。漁民們表示,上個月(2020年11月底)一隻大翅鯨也同樣被困在這些漁網中,在釋放這隻大翅鯨後,他們4天都抓不到魚。

 

07 2020年12月28日,那智勝浦町混獲到的小鬚鯨被分割成肉片出售。(圖片來源|生命調查局

 

據日本媒體《福井新聞》的報導,2019年11月6日,在福井縣小濱市有一隻年輕的雄性小鬚鯨被困在定置漁網內。牠身長約4.5公尺、周長約1.5公尺、重約1噸,與這次受困太地町的小鬚鯨體型很相似,而小濱市這隻當時立即進行競價,縣內一名中間商出價77萬500日元購買(約台幣20.8萬元)。  

08 2019年11月6日於福井縣小濱市被捕撈上岸的小鬚鯨。(圖片來源|福井新聞

 

這篇新聞也提到,如要販售定置漁網混獲的鯨魚,可以向《日本鯨類研究所(東京)》提交DNA樣本和報告書等規定的手續才能出售,並需要支付10萬日元(約台幣2.7萬元)的註冊費用。輕輕鬆鬆就有一筆額外的收入,所以當鯨魚誤入定置漁網時,多數日本漁民便會將動物當作漁獲捕撈上岸並出售。套句台灣網路用語就是,「宰殺啦,哪次不宰殺!」

09 2015年~2019年,日本定置漁網鯨類混獲數量&後續處理。(註:「本地分發」應該意指當地免費發送)(資料來源|日本水產廳,製圖|About鯨豚)

 

從日本水產廳官網提供的近5年「鬚鯨的定置漁網混獲狀況」資料顯示,平均每年誤入定置漁網的鬚鯨居然高達1百多隻。而這些鯨魚終將難逃一死,基本全數捕殺並出售。

另外如上面《福井新聞》的內文提到,要出售一隻混獲的鯨魚需要向日本鯨類研究所(東京)支付註冊費10萬日元,依平均每年在市場上流通1百多隻混獲的鯨魚,這註冊費算一算可收了不少,而該研究所的主管機關為日本水産廳。

10 2015年~2019年,日本定置漁網鯨類混獲鯨種&數量。(資料來源|日本水產廳,製圖|About鯨豚)

 

由此表來看,小鬚鯨真的是定置漁網混獲的最大苦主。這也可以得知對太地町漁民來說,小鬚鯨這一鯨種原本就算是另一種額外的漁獲,所以也就不在意受困在漁網裡的鯨魚。

 

殺了賣了!瀕危的露脊鯨也不放過

 

另外圖表中,2016年及2018年分別混獲到一隻「北太平洋露脊鯨(North Pacific Right Whale)」。這真的是非常意外的發現!因為該物種已被列入《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皮書的瀕危標準D;根據標準D,指成熟種群數量在250隻以下,相當於總數量約400-500隻。

然而2016年混獲的這一隻北太平洋露脊鯨,依據日本《國立科學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Nature and Science)》官網中的「鯨類擱淺資料庫」登記資料來看,是在北海道茅部郡森町沿岸的定置漁網中被發現,當地試圖營救但動物卻被繩索纏住死亡,之後按照省令的規定將其銷售。

連瀕危的鯨種也被當時的森町漁民作為定置漁網額外的漁獲,就這樣把這隻北太平洋露脊鯨分割成肉片出售了!!更何況是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紅皮書列為無危物種的小鬚鯨呢?

11 1月9日受困於太地町定置漁網內的小鬚鯨與2隻「雙髻鯊(Hammerhead shark)」。(圖片來源|生命調查局

 

雖然日本水產廳已向和歌山縣政府要求要在可能和安全的情況下釋放鯨魚。然而該縣政府似乎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這個打算。推特上有不少關心這隻受困小鬚鯨的日本網友,近日分享該縣知事的回函。其中推主「憂鬱な珊瑚」上傳了今年1月6日的回函截圖。

12 推主「憂鬱な珊瑚」分享的該縣知事回函。

 

回函內容大意就是他們本希望小鬚鯨能自行脫困,但現在鯨魚游到後面的漁網區,他們也無能為力。其中紅框這段的意思是:

鯨魚會一直吃定置漁網內的魚,對漁會(太地町漁業協同組合)來說也是承受著相當大的損失,已經沒辦法再等下去了!

這段話真的充斥著謊言,比太地町漁民更在乎這隻小鬚鯨的生命調查局人員都沒有觀察到鯨魚有進食的跡象,和歌山縣知事怎麼會知道呢?另外,之前釋放受困的大翅鯨讓漁民後來有4天捕不到魚就哇哇叫,那怎會容許放任小鬚鯨在漁網裡大快朵頤將近20天呢?這不就表示漁網內根本就沒有小鬚鯨能吃的食物嗎?

和歌山縣政府這套路實在是比「馬里亞納海溝(Mariana Trench)」還要深。 

對於其他國家地區的人來說,看見鯨類被困在漁網多為展開緊急救援。然而對於日本漁民來說,這僅僅是額外的漁獲,是一筆突如其來的橫財!2021年1月11日,困在漁網中的小鬚鯨的未來被太地町漁民強行終結,這足以說明,對於日本漁民而言,鯨魚只是一個待宰的漁獲,而不是一個生命。

這次是小鬚鯨,下次會是哪一種鯨類?大翅鯨?還是虎鯨?別忘了,日本的法令只有排除藍鯨、弓頭鯨、灰鯨及露脊鼠海豚不得捕殺販售,其他不小心闖入定置漁網的鯨豚都有可能被當作漁獲而被宰殺。

 

血色海灣的悲鳴 何時能止 



13 小鬚鯨的屍體被用藍色帆布包裹起來,然後送去太地漁港宰殺。圖片中是載有鯨屍的船隻駛入港口窄小的水道,旁邊有二排海洋圍欄,裡面好幾隻海豚陸續浮出水面(紅圈為其中一隻)。這些海豚是被太地町漁民活體捕捉,為將其出售至全世界的海洋公園或水族館表演展示用。(圖片來源|截自臉書帳號Kunito Seko於1月11日上午的直播影片

 

雖然現在這隻小鬚鯨已失去了生命,但為了下一隻誤入日本沿岸定置漁網內的鯨類,我還是請求各位向日本駐台的「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留言表達我們關心這些受困在漁網內的動物。日本這個美麗的國家,有著許多美好的一面和友善的人民,不應該在捕鯨及圈養這些議題上持續讓國際形象受損,願日本官方再三深思。

最近這幾天真的很冷很冷對吧,你有多冷,堅守在比台灣更高緯度的日本太地町護鯨人士就比你更冷。每一篇關於這隻小鬚鯨的外媒報導他們都很感謝地貼在臉書或推特上,讓人看了很不捨…他們在第一線直接面對鯨魚的死亡,肯定比身在其他地區的我們更加難以接受與悲憤,希望他們能盡快打起精神並繼續守護著鯨豚們。

最後,非常感謝這陣子陪伴著我,以及撥空參與請願行動的每一位朋友!我也要感謝這隻鯨魚,因為牠讓我了解日本定置漁網混獲鯨類的比例居然是如此之高。牠是小鬚鯨,小小胸鰭上有著白色斑塊是牠的特色;牠們是現今所有商業捕鯨國家中最主要的目標,但關注程度卻相對低迷。請大家多給小鬚鯨一點愛,謝謝!

14 15 雖然小鬚鯨總被說很害羞,但一嗨起來也是可以連續躍身擊浪數次!請留意胸鰭的白色斑塊,衝破水面時小手收總是緊貼身側。(圖片來源|7 Seas Whale Watch
 
 
小鬚鯨著名的傲嬌式浮窺

Introduction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Please enable the javascript to submit this form

成為窩粉

窩窩官方Line帳號成立了,歡迎加入除了能直接與我們聯繫,還能收到許多專屬資訊!點此加入,或加入好友@341jxh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