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網路上看到幾位獸醫師前輩與後進對於浪浪是否應該在二到三個月就進行幼年動物絕育手術,出現不同的意見及看法,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對於流浪動物的族群控制與動物福利,本來就應該是天秤的兩端。

文 / 翁浚岳

窩窩零撲殺政策專題報導

 

我們台灣已經超過全世界做出有條件式零安樂死政策,其實對於政府機關在流浪動物管理部分造成相當大的壓力,我們根本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因此目前出現的狀況是公立收容所出現動物收容超載的問題,使得目前流浪狗貓的處理政策為精準捕捉,其實也出現一個問題,好捕捉的狗狗都進收容所,會有野性的狗狗卻在外面逍遙,這樣的人擇方式,可能會造成野外的狗狗兇猛的基因逐漸形成大宗,對於人類的傷害及環境問題可能會更嚴重。 

TNR(Trap-Neuter-Return)的政策在台灣已經實施差不多有二十年了,但是對於流浪犬貓族群的控制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這政策失敗的原因是因為實施這樣的政策時,並沒有同時加強飼主責任的教育及制定飼主棄養的相關罰則。導致民眾基於一時衝動購買飼養或是領養動物,沒有在飼養前認真考慮清楚照顧動物是一輩子的責任,需要面對的是一條生命而不是物品的正確心態。

也因此導致飼主對於伴侶動物的晶片施打率、狂犬病疫苗注射率及傳染病疫苗注射率都是相對低的,甚至只要花少許的費用隨時都可以棄養於公立收容所,進而增加目前收容所的流浪動物收容量。尤其民眾會大剌剌地為難第一線的公務獸醫師,大肆咆哮為何不能棄養,進而找議員或立委施壓,強迫公立收容所必須接受這些被棄養的動物。這些辛苦的第一線的獸醫師被搞的身心俱疲,心灰意冷,甚至出現自戕的情形發生。 

所以政府應該效法德國對於棄養的民眾收取高額費用才對,這些費用就是用來照顧棄養動物的餘生。另外若是抓到任意棄養的飼主,更應給予高額罰金才能遏止這樣的情況發生。第二:應該在購買或領養動物時,讓民眾進行停、看、聽,讓民眾在飼養前接受相關的教育課程,建立飼主責任機制。第三:恢復必要的安樂死程序,而不是一步到位的零安樂死政策,這樣配合TNVR的實施才會有機會控制流量犬貓的族群。如此一來才不會讓動保蟑螂不斷啃食政府的經費,浪費公帑也沒有幫助到需要的浪浪,也才有機會終結浪浪悲歌。

不過這些問題,不是我這次想討論的,我想談的是:

幼年絕育的問題,到底適不適合,是幫了這些浪浪,還是害了牠們?

根據美國獸醫麻醉止痛專科醫師Dr. Andrew Claude 的意見是,新生兒並不適合被考慮作為麻醉的對象,除非有其必要。因為不管體型或是生理結構與成年動物有極其大的差異,所以對於麻醉會有非常大的風險。但是目前在被領養前,常常會實施早期絕育,但是需要有足夠的幼年動物生理學及麻醉藥藥理學知識才能夠有安全的麻醉,所以重點是手術的獸醫師有足夠的幼年動物生理學及麻醉藥藥理學的知識嗎?

我們先從定義談起,在人類,新生兒時期指的是從出生到四周齡的時間,幼兒期為四周齡到約莫兩歲,20歲之後稱之為成年。但是小動物呢?

  • 幼犬及幼貓的則是以出生到2-4周齡,約莫是一個月左右,稱之為新生兒時期。
  • 一個月到4-8周齡(1-2個月齡)則稱之為幼兒期。
  • 8-12周齡(2-3個月齡)稱之為青少年時期。

 

這些新生兒及幼兒的小動物生理學有何差異呢?


一、呼吸系統

大部分的新生兒會出現上呼吸道阻塞的問題,這是因為有個大舌頭及較小的呼吸道開口的原因。隨著年紀的增長,除了短鼻吻的犬種以外,這樣的結構會逐漸改善。

二、快速成長的幼犬及幼貓有較高的氧氣需求

因此這些幼年動物比成年動物更需要較高的換氣頻率,尤其這些幼年動物的肺臟潮氣量及功能性殘留能力都是固定沒有彈性的。所以倚靠呼吸頻率來滿足氧氣的代謝需求。呼吸控制與自主反應都尚未發展成熟,容易被麻醉藥物所抑制。8周齡以下的幼犬及幼貓就容易在麻醉的過程中出現呼吸中止或是缺氧的情形

三、心血管系統

新生兒及幼犬、幼貓(8-12周齡以下)的心輸出量取決於心跳速率,這是因為這些動物缺乏心肌收縮力自我調節功能,造成每次的心搏量都是固定的。更不幸的是這年紀的動物因為交感神經發育未成熟及對缺氧十分敏感,容易出現心動徐緩的問題。因為血管及自律神經系統仍未發展成熟,所以這時期的動物無法倚靠血管的反應來調節維持平均動脈壓或是組織的灌流。新生兒及幼年動物的血壓幾乎就是完全反應心輸出量的結果,與周邊血管阻力不相關。

四、底線:新生兒及幼年動物需要給予氧氣及給予換氣支持

也就是說需要插管給予主動式供氧,並且在麻醉時避免出現心動徐緩,需要接上生理監控儀器來監控生命跡象(插管給氧、生理監控)。

五、血液學

新生兒及12周齡以下的青少年犬貓無法忍受發生手術中失血的情況。而幼年動物需要12周齡以上,造血功能才會活化,所以快速流失過多血紅素,容易造成這些幼年動物貧血的問題。成年動物可以忍受大約20%的手術失血情況,但是新生兒及青少年動物只能忍受約4%左右的失血

六、腎及肝功能

雖然新生兒及幼年犬貓的肝腎結構已經發展完成,但是功能的成熟需要在8-12周齡左右,才有可能完全成熟,也就是說要達到青少年時期才有機會。因此對於麻醉藥物的代謝及降解速度緩慢,所以可以快速達到麻醉藥效,但是麻醉甦醒的速度緩慢。腎功能及體液平衡和尿液濃縮的能力也尚未發展完全,導致這年齡的動物容易脫水及無法忍受過多的輸液。糖類的利用及儲存效能都很差,所以容易發生低血糖的情況

七、體溫調節

新生兒及幼年動物擁有較高的體表面積而且體溫調節能力不良,所以在全身麻醉時容易會出現嚴重的低體溫,這樣的情況就容易出現心動徐緩的心律不整情況甚至出現休克死亡。


75282396 10214436674220573 4003123426423209984 n圖|翁浚岳提供

 

所以目前台灣的TNR的手術都是使用液體麻醉,根本無法提供氣體麻醉及供氧,更不用談甚麼麻醉的生理監控及血糖監控,所以若無法提供插管供氧、生理監控及保溫維持血糖的情況,根本不用提早期絕育的手術的可能性,這樣反而是讓這些流浪動物做了一個死亡手術不是嗎?

我想說的是,甚麼時間點可以提供怎樣的手術都有一定的規則,以目前TNR的手術條件,我是根本反對早期絕育手術。若要進行這樣的手術,必須到動物醫院或是有相關儀器設備才能進行,而且沒有麻醉人員在旁監控,根本是草菅動物性命。所以我還是建議能夠大於4-5月齡以上,再進行TNR會比較妥當,也確保浪浪的生命安全。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翁浚岳 (伯源)
作者: 翁浚岳 (伯源)
中華民國獸醫內科醫學會 理事長 台北市劍橋動物醫院 院長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