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趁著旅居柏林之便造訪園區,除了實地感受現場氛圍外,也有幸訪問到任職於柏林動物之家的Julia Sassenberg專員。我們從場館、人力和經費聊起,進而談到收容比率及動物待遇問題,直到論及「不擬續養」,我終於忍不住(也許略帶怒意地)問道:「對於這些未盡飼養責任的飼主,難道都沒有任何罰則嗎?」想不到,Julia非但沒有和我一塊同仇敵愾,反而正色替我上了至今難忘的一課。

撰文|花栗愷     責任編輯|蘇于寬

位於市區近郊的柏林動物之家(Tierheim Berlin)佔地廣達16公頃,是全歐洲規模最大的動物收容所,並以完善的園區環境及其優良的照護品質而聞名。

DCIM\100MEDIA\DJI_0047.JPG柏林動物之家佔地可比22個足球場(©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

   

「不擬續養」等同棄養嗎?

如同台灣的動物收容所,柏林動物之家也有提供「不擬續養(Tierabgabe)」申辦服務——飼主只需繳納一筆飼養費用,就能將寵物所有權及其衍生的照顧義務,合法移轉給柏林動物之家

幾乎在每個對外開放的日子,都會有民眾到柏林動物之家申請「不擬續養」,而辦理過程往往讓人心碎,尤其是當飼主別無選擇的時候——金融危機或其他重大變故讓他們再也無力飼養寵物,只能寄望柏林動物之家替寵物找到一個更好的家;Julia甚至遇過即將因病住院或生活條件實在太差的街友,他們仔細掏出身上僅有的每一分錢,說什麼也要將相依為命的狗伴託付於此,以確保牠們在自己不得不離開的時候,還能有個依靠。

當然啦,不是每個案例都如此動人,粗心、隨便、不負責任的飼主也不在少數——在眾多荒謬得可笑的申辦原由中,最大宗的莫過於「小孩突然對養了兩年的兔子過敏」了。我想起傳聞中那些惡意退養的可議案例,不免有些來氣,Julia倒是顯得務實而豁達:「再怎麼說,這些不擬續養的飼主畢竟付了手續費嘛,我們也能替動物找個更好的家,對大家都好。」 

依照園區最新公告的收費標準,辦理「不擬續養」所需繳納的飼養費用因動物種類而異,低自5歐元起,高則400歐元不只,數額落差很大,其中又以狗收費最高(60至420歐元不等)。當然,柏林動物之家有權根據個別狀況再做裁量,像是前面提到的街友案例,園方就沒有收費。

「不擬續養」收費標準

狗:60至420歐元
貓:20至250歐元
兔子:5至50歐元
豚鼠/八齒鼠/沙鼠/大鼠:5至37.5歐元
老鼠/倉鼠:5至37.5歐元
絨鼠:25至57.5歐元
小鳥(如玄鳳鸚鵡、金絲雀等):15至55歐元
大鳥(如大型鸚鵡等):50至90歐元
烏龜/蛇/小蜥蜴:20至170歐元
鬣蜥:30至80歐元
雪貂:30至120歐元



除了上述兩種極端狀況以外,不擬續養最常見的原因其實當屬「寵物不受控制」——人們貿然透過網路購買寵物,卻沒有足夠的知識或能力為寵物建立必要的規矩,直到寵物終於在錯誤的認知之下掌控了家裡的主導權(例如凶暴地不讓飼主在牠們以為屬於自己的床上睡覺),束手無策的飼主只好放棄飼養;而這,也是柏林動物之家之所以收容了許多羅威納犬、杜賓犬、牧羊犬等工作犬種的原因——牠們根本不適合新手飼養——但是無知的飼主卻總是愚昧。 

「率先失序的從來不是動物,而是飼主,一直都是。」Julia嚴厲地説。

太多人憑著一時衝動飼養寵物,卻對如何給予適當的調教毫無頭緒,又不願意用心學習。

相對於不擬續養,「棄養」則毋庸置疑屬於犯罪行為了。Julia表示,對於被抓現行的棄養犯,最高可罰25,000歐元(大約等於台幣85萬元),假如動物不幸因而死亡,則屬虐待動物罪,最高可判三年刑期。可悲的是,棄養犯通常擅於避人耳目,導致這類案件偵破的機率總是微乎其微

 

園區外觀花栗愷柏林動物之家入口外觀(©花栗愷)

 

柏林動物之家的動物從哪裡來?

柏林動物之家的動物絕大多數都是拾獲而來,其中或有逃家寵物、或有流浪動物,也有許多只是正在閒晃的放養家貓,卻被過度操心的民眾送來這裡;飼主攜來辦理「不擬續養」的動物數量則居次。此外,還有因為飼主違法、住院或入獄而遭到沒收或暫時託管的動物,以及幾隻獲救於實驗室與馬戲團的猴子和綿羊——後者有專業的飼養員負責照護,並未開放民眾領養。

猴子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園區裡的猴子並未開放民眾領養(©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

 

 

柏林動物之家的空間寬裕嗎? 

對於台灣的動物收容場所來說,「空間不足」一直是最令人頭痛的問題之一,根據「動物收容處所設置組織準則」所定收容量的計算方式,每隻動物獲配的活動面積僅有五平方公尺(大約1.5張雙人床大),更別提收容所經常礙於實務考量超收動物了。 

貓舍一景花栗愷柏林動物之家的貓舍一景:走道兩側整齊排列著一間間各自獨立的貓房,每間貓房都附帶類似陽台的半戶外空間,貓咪可以自由來去。(©花栗愷)

 

至於動物數量大多落在1,400至1,600之間、園區規模龐大得多的柏林動物之家呢?Julia並未透露動物實際可以使用的空間面積,只說為了保留接應緊急案例的機動空間,園區會盡量將收容率控制在特定比例以下;假如園區瀕臨滿載,則會尋求其他收容所協助安置——這在德國是很常見的合作模式,因為各個園區的收容數量總有起伏,透過彼此照應、互相支援,動物可以獲得更充裕的生活空間,送養機率也會因為能見度高而有所提升。

 

園區一景花栗愷柏林動物之家的寬闊空間及優美景色讓人驚艷(©花栗愷)

 

柏林動物之家的人力充足嗎?

柏林動物之家目前約有155名員工,另有8名獸醫及16名獸醫技術助理。

Julia説,園區的業務量跟工作壓力都很大,其中又以第一線的醫務人員及照護人員特別辛苦;員工雖然薪水不高,但是工作非常認真,對動物充滿熱忱。

 

照護人員與狗梳毛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柏林動物之家的員工雖然薪水不高,但對動物充滿熱忱。(©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

 

相較之下,台灣的人力配置則吃緊得多——根據「動物收容處所設置組織準則」的規定,收容所內獸醫與動物的配置底線是1:100,工作人員則是1:40,而且聽說業務繁雜,就連醫務人員也必須兼顧大量的行政事務。

 

如何從柏林動物之家領養動物?

有意從柏林動物之家領養動物的民眾,都必須先向園方口頭描述自己的領養偏好,再由照護人員負責媒合;候選飼主接著須以書面方式詳述自己的居住環境及飼養經驗,以供園方審核查考。在某些狀況下,尤其針對鳥類及小型哺乳類的領養案例,園方會要求查看動物即將居住的籠舍照片,以便給予更具體的改善建議。

八齒鼠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柏林動物之家為八齒鼠打造的房舍一景(©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

 

假如一切發展順利,飼主有機會在初訪當天就帶著剛領養的動物一起回家;計劃養狗的民眾則屬例外,他們必須花更多時間和狗相處及散步,領養後並有長達一週的「試養期」——期間若遇無法解決的問題,可以選擇終止領養,不過這種狀況少之又少。」Julia説。

 

散步的狗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在園區裡散步的狗(©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

 

正式領養之後,柏林動物之家通常會再安排一次事後家訪(Nachbesuch),由受過專門訓練的志工到場評估動物在新家的適應狀況。他們認為,這比事前家訪來得更有意義。

 

德國人也偏好領養幼貓、幼犬嗎?

如同台灣民眾的普遍偏好,幼齡貓狗在柏林動物之家總是相當搶手,但是與此同時,也不乏有民眾特意領養老病動物,就為讓牠們有個歸處安度餘年。Julia表示,絕大多數選擇來到收容所的民眾只想找到「對的」動物,品種倒不是他們的主要考量;反之,品種愛好者通常會向繁殖業者接洽,或在eBay之類的平台向來路不明的賣家購買動物,「這又是另一個棘手的問題了。」Julia語中難掩困擾。 

貓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比起品種,選擇到收容所領養動物的飼主更重視緣分。(©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

 

所有寵物都必須植入晶片嗎?

在德國,各邦針對寵物晶片訂定的規範內容不盡相同,以柏林為例,飼主依法只需替狗植入晶片,然而實務上卻很難緝查,「我們就曾見過許多查無晶片的狗。」Julia説。其他寵物更不用説了——僅有非常少數的貓擁有晶片,小型哺乳動物則幾乎沒有。

晶片施打率低」也能解釋為什麼許多放養家貓和逃家寵物經常流落收容所——既然沒有普遍通用的身份證明,也就難在第一時間找到飼主;即使寵物擁有晶片,要是沒有經過註冊,充其量也只是一串無法驗證的冗長數碼,對於溯及飼主毫無幫助。

 

青少年保護動物計畫

為了幫助年輕一代及早建立正確的動物保育觀念,柏林動物之家除了照護及送養工作之外,也積極籌辦教育活動,「青少年保護動物計畫(Tierschutzjugend)」就是其中相當重要的一環——參與計畫的年輕人不僅有機會協助照顧收容所內的動物,還能在此學到有關野生動物、經濟動物、實驗動物及動物展演場所等豐富的動保知識,並在教育專員的帶領下積極投身社會運動。 

灰鸚鵡柏林動物之家收容的灰鸚鵡(©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

 

一股擔憂從我心底騷動起來——這是多麼重要而且影響深遠的活動啊,但是成效想必難以量化,會不會因此不受園方青睞?柏林動物之家也和我一樣,覺得這是好值得持續推動的長期計畫嗎?「當然!」Julia答道,語氣再堅定自然不過,頓時將我的不安沖散大半。截至目前為止,除了超過80名參與保護動物計畫的青少年之外,柏林動物之家並經常至學校演講授課,多年下來共已觸及數以千計的柏林學生。 

面對深刻的生命課題,柏林動物之家不但傾力修補已然發生的缺憾,也不忘透過教育防範悲劇於未然;倘若率先失序的從來都是飼主,那麼普遍、紮實而健康的生命教育,即是真正能夠治本的唯一解方。

奔跑的狗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在園區裡快活奔跑的狗(©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

 

不逞強、不假裝也不悲傷的柏林動物之家

我從來沒有去過台灣的動物收容所,因為深怕自己不夠堅強,承受不住那一雙雙掏心掏肺的炙熱目光,也不忍卒睹火焰燃盡之後的一張張黯然神傷。

如今,竟先一步來到地球另一端的柏林動物之家,發現這裡不逞強、不假裝也不悲傷,動物既在等著專屬於自己的歸處,也正切切實實地生活、變老和長大。柏林動物之家讓人相信,不論如何,總還有一群充滿愛的人,在各種崗位奮力伸長了雙臂,等著將被命運暫時擊垮的動物接入懷裡,不讓牠們落下。

 

照護人員與狗玩耍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比起絕望與悲傷,Julia和我分享的園方照片反倒幸福美好地令人嚮往。(©Clara Rechenberg, Tierheim Berlin)

 

柏林動物之家小檔案 

地址:Hausvaterweg 39, 13057 Berlin, Germany
電話:030 / 76 888 0
官網:https://tierschutz-berlin.de/
面積:16公頃(約22個足球場大)
人力:連同醫務人員共約180名員工
收容數量:各種動物共約1,400至1,600隻
所需經費:每年將近九百萬歐元(約台幣三億元)
初創年份:1901年
現址開幕年份:2001年




首圖還喜歡窩窩的文章嗎?現在只要一杯咖啡的銅板價,就能窩窩支持繼續替動物發聲!
看看有哪些方案?以及能獲得哪些內容吧!

花栗愷
作者: 花栗愷
從島嶼出發,總在異鄉醒來; 害怕昆蟲,卻懷著與自然和諧共處的夢。 那些對萬物更溫柔的可能呀,肯定都藏在日常細節裡, 只待你我輕輕拾起。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