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陳信安    編輯|蘇于寬  

仔細追查那些被棄養的犬貓來源,幸運者可透過監視錄影畫面、車牌、目擊民眾等方式順利找到棄養人,進入行政咎責環節;但絕大多數的結局卻是「查無此人」,不論是現場證據不足,抑或循晶片上登記的資料,卻仍聯繫不到原飼主,使最終棄養一事無疾而終。

但越多的無疾而終,除了使整體寵物在管理上愈發困難外,也難逃飼主責任意識低落而難以提升的影響,甚至陷入惡性循環當中⋯⋯   


不了了之、查無此人,常是棄養案件的終局

「動保處有去警局那邊調資料,但表示得到的監視器畫面車牌不清楚、無法辨識。」社團法人拼圖喵生命平權推廣協會的陳人祥無奈地說,自2月初協會門口遭民眾丟棄貓咪後,案件已轉至新北市動保處辦理當中,但仍未找到棄養人。

雖陳人祥曾建議新北市動保處人員,可多調閱沿線的監視畫面,但並未得到積極回覆。協會因此透過社群發文,希望向民眾募集2月6日約晚間8點有行經協會一帶的行車紀錄器影片,希望能從民間力量多一分破案希望。

拼圖喵下 照片 fb貼文持續募集行車記錄器的拼圖喵。圖片來源:擷取自社團法人拼圖喵生命平權推廣協會

雖然過去若新北市發生棄養案件,可從其新聞稿中看見新北市動保處常透過沿線訪查附近住戶、請警方調閱監視器畫面、檢舉獎金懸賞等方式來協助破案;但在此案上,新北市動保處日前僅回覆記者,表示業務繁忙無法受訪,未有更多說明。 

而長期關心動物保護議題的顏紘頤律師,也對上述情形也相當有感,他笑稱或許是倖存者偏差,動保處能順利解決的案件,通常就不會到他手上,「可是來我這的數量也不少,認為動保處沒有積極作為。

找不到人、缺乏目擊事證、難以調取監視器,多是棄養案件的日常。 

也有另一種,是雖能透過晶片、項圈上的資料找到棄養人的資訊,但卻可能「聯繫不上人」。台南市流浪動物愛護協會的郭順雄理事長就分享道,過去曾有愛心民眾在路邊發現一隻遭棄養但卻相當親人的狼犬,欲收養卻發現其有晶片,後續雖透過動保處接洽原飼主,卻發生電話聯繫不上、居住地址已變更等狀況,在在顯示出棄養案件容易遇上的棘手問題。 

 

惡意棄養雖有罰則,卻難讓棄養人獲應有懲罰?

雖然動保法第29條明訂,若違反第5條除送交動物至動物收容處所外的棄養行為,可處新臺幣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但若碰到上述找不到人、抑或無齊全蒐證的情況,也會使空有法律,卻仍無法讓棄養人獲得應有懲罰,甚至達到嚇阻效果目的。

另一方面,就算是找得到棄養人、有相關事證,也未必動保處就能夠順利開罰。顏紘頤分享過去曾有的實際判決案例,有名飼主曾因搬家,將動物滯留於原地;而民眾發現後通報動保處,動保處則採取通知領回,未果才改以棄養裁罰該名飼主,但最終這項行政裁罰卻遭法院撤銷。 

「只因為飼主走前留了食物、放置在熟悉環境,所以法官認為這不構成棄養事實。」顏紘頤語氣充滿無奈,若這類的案件再多,對人力本就捉襟見肘的動保處而言,無疑是更沈重的負擔。棄養人若遭裁罰,皆可選擇行政訴訟救濟,且每案的裁罰期限申訴期限為三年,「有可能每一件都要辦個三年,動保人員光跑法院就夠了。」而這樣的負面影響,也會左右動保人員在每一個棄養案件上,是否開罰會有不同的評估及考量。

此外,2017年臺灣邁入零撲殺政策後,本就籠位及資源有限的收容所,也會因棄養問題更雪上加霜。由於若屬惡意棄養的案件,進入收容所後多可能需進行漫長的動保案件調查過程,不僅無法開放送養,動物也須滯留於收容所,導致照護壓力的上升。

所以有時候動保處會怕這種狀況,多會希望原飼主就帶回去,不懲罰,或者是就改成不擬續養。

顏紘頤也分析,不擬續養能使要被棄養的動物先進入到開放送養的公告系統中,並減緩動物入所、長住及人員面臨的壓力。

但當前各縣市收容所針對不擬續養的規範並不一,有些僅需繳交費用即可將動物送至收容處所,有些則需等待媒合期或收容所尚有空間能收容的時候,但整體當合法棄養管道方便且容易時,仍無助於需要被彰顯與強化的飼主責任與動保法條。

拼下03辦理不擬續養,各縣市均有不等的費用及規定,舉例來說苗栗縣須先有21日的上網公告媒合認養訊息,若未尋覓新飼主才評估是否送交收容所,且收取每隻3000元的費用。圖片來源:擷取自全國動物收容管理系統

 

棄養問題凸顯難以落實的飼主責任

長期低落且鬆脫的飼主責任意識,對許多一線在為流浪動物付出的動保團體而言,不僅是看到膩的現實,更是無解之題。 

「老實說棄養問題天天在發生,隨便就養動物,有一點不順就想棄養,這種事情我們實在太常遇到了。」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常務理事吳柏林苦笑說,看盡家貓遭棄養到公立收容所後,因緊迫、適應不良等問題而嚴重消瘦、影響健康;上門詢問協會是否可接手欲棄養貓咪的安置,亦是日常。 

拼下04綸綸,一隻遭飼主棄養至收容所因而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的貓咪。圖片來源: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

但,這些民眾卻鮮少思考,棄養撒手一攤後,高額的照護成本由誰買單?「像成貓送養不易,我們一旦貓口數接手多了,不僅貓容易有壓力會容易生病,也會壓縮到後面救援、送養的數量。」接手貓咪後的隔離安置、資源分配,甚至送養不成後的醫療需求及收容成本,吳柏林一一細數,若將這些考量一一轉化為實際開銷,並請原棄養飼主負擔時,絕大多數人不是無力支付、或認為協會在找名目要錢,不然就諮詢殺價的可能。 

這樣的層出不窮的狀況,說到底都仍是生命教育及飼主責任觀念的不足。 

而相同問題若發生在狗上,也相當棘手。郭順雄談起棄養帶來的衝擊,認為金錢開銷事小,問題卻是在如何安置與管理。「就台南來說,大概有53個私人收容所,幾乎場場爆滿。有限的空間、收容無限的狗狗就會有很多問題,比如說病毒交叉感染、弱肉強食而互咬的狀況。」想盡辦法送養,避免走到收容之路,是公部門及民間單位尋求的最後出路。

拼下05因飢餓而皮包骨、遭咬傷,很常是遭棄養動物的處境。圖片來源:窩窩,蘇于寬攝 

走到此步前,郭順雄也表示經常實地碰到或聽聞愛媽表示,遭棄養的狗狗步伐可能因棄養異地慌張、路況不熟,而遭車輛撞擊身亡,抑或誤闖他狗的領域,導致被攻擊死亡。「所以我們不斷宣導飼養動物的責任,好好地接牠來、好好送走牠,有始有終不要拋棄或放棄。」老生常談的勸導,常是這些問題解決的關鍵。

 

當棄養問題碰上人力不足

「現在就一堆負面影響啊!要不然為什麼永遠沒辦法杜絕棄養?可是實際上人力不足就是一個致命罩門!不擴編人力,就算棄養修法到處無期徒刑,也一樣沒人敢抓、敢執行。」顏紘頤點出現今棄養問題所帶來的負面輪迴,動物取得容易,而人力不足的管理上又出現多處漏洞,防不勝防的棄養,在執法上又更究責不易。

於是惡意棄養行為,難被公權力遏止,你丟我撿、蒐證緝兇持續上演,遠遠看不到盡頭。

當前不論中央或地方動保單位,皆面臨一人多工、業務繁重的問題,以中央主管機關的動物保護科來說,也僅6名人員,但需管理全國共22個縣市的動保業務;而立委吳思瑤在5月一場記者會中也指出,全國各縣市的動物保護檢查員加總也才約167名,但2021年光動保案件就有15萬2501件,平均每人負責高達913件案子,更遑論還有城鄉人力差距的問題。在此情況下,要查緝棄養案件,又要推動動保教育、犬貓絕育與寵物管理等業務,不免多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2022年4月,行政院農委會正式啟動寵物管理科,欲落實寵物管理,宣示從寵物的出生至死亡,抑或每一次轉移,都需要辦理資訊化登記,以確保寵物戶口、繁殖等資訊都能被掌握。而面對這些目標,當前的寵物管理科也新增6名人力、地方也預計補足174名計畫人力,能否因此使人力充裕,進而確實落實執法、改善當前飼主責任低落的困境,仍有待關注。 

要解決棄養問題,吳柏林則認為並沒有捷徑,必須優先落實晶片上的管理,「雖然現在動保法有規定要植晶片,但大家養寵物,真的有殖晶片的還是少數。有沒有落實徹查晶片登記這件事情?」根據農委會的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的寵物登記率僅為57.4%,分析仍有40%民眾不知法規外,亦有 25%民眾認為寵物無走失風險,無登記之必要。

因此,要如何確切掌握寵物飼養數量,包含如何再提高寵物登記率與晶片施打率,都是主管單位在嚴防惡意棄養前需要持續努力的問題。

Introduction
幫助窩窩走下去

身為一個小小的獨立媒體生存著實大不易,
需要你的攜手跟我們一起再走下個10年。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聯繫:service@wuo-wuo.com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成為窩粉

窩窩官方Line帳號成立了,歡迎加入除了能直接與我們聯繫,還能收到許多專屬資訊!點此加入,或加入好友@341jxh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