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潭藻礁是全球少數僅存的現生淺海藻礁,豐富生態養育近百種生物,但近一年多來,這裡蓋起天然氣接收站,環團與桃園在地居民發起搶救藻礁公投,週週在全臺各地快閃 ,力拼二月底前連署過門檻。

圖|藻礁公投團隊跑遍全台各地進行街頭連署行動,擷自珍愛桃園藻礁粉專

國際認證特殊地景 國內公投求不到關注?

 這場連署之戰從12月中旬開始,除了大潭藻礁位在桃園觀音的桃竹苗本營,北、中、南、東的志工在夜市、校門口、觀光景點等各處擺攤,在店家、學校等設站點號召簽連署,也有行動藝術展覽策展設計插畫Podcast兒童節目等各式自發性的延伸創作。

不過至今倒數剩下10天,收到的連署書僅達約兩成。 

藻礁公投團隊到各地連署02藻礁公投團隊不乏親子一起當志工,參與街頭連署行動。圖|擷取自珍愛桃園藻礁臉書粉專

 

這艱困的公投案,可說是臺灣第一次直接以生態環境為題發起的公投連署,訴求是要求大型開發觀塘案遷址,或遷到業者也表示過可行的台北港,或遷到其他選址,希望守住這一片藻礁生態。

但藻礁海岸雖獲國際保育組織Mission Blue認證,列為東亞第一個生態希望熱點。以十年生長不到一公分的緩速,耗時7,600年才築成27公里長的海岸,它在臺灣的知名度卻很低,獨特的藻礁生態也鮮為人知。

環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送上生物的家園?

藻礁除了「太低調」,還碰觸到能源發展的敏感神經。觀塘案為要因應能源轉型短期的「增氣、減煤」政策,可是若從長期來看,目標卻是「煤氣雙減、以再生能源取代」,代表天然氣的比例必要調降。

但數千年的藻礁地景若失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觀塘案在2018年通過環評審查,因當時的行政院長喊話、官派委員壓倒性地投票過關等種種原因,被外界稱為「環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環評一過,開發即展開,保育類的柴山多杯孔珊瑚、綠蠵龜、台灣白海豚、小燕鷗以及其他生物,無奈面對不再一樣的家園。

保育類綠蠵龜在大潭藻礁在藻礁區域悠遊的一級保育類綠蠵龜。圖|潘忠政提供

 

倉促公投時程的民主賽跑!

此公投現正值第二階段連署,二月底前,過門檻的安全份數為35萬份,離達標仍有八成的距離,達成才解鎖八月的正式公投。

在此之前,一群由專家學者、民間團體、在地民眾組成的「藻礁隊友」,早已為藻礁申請劃設自然地景、保護區,做生態調查研究、打訴訟案件、辦記者會等,展開各種保護行動。隨著開發繼續,這次推動公投,藉由直接民主的方式表達民意。

SOS反對開發者在世界海洋日,替大潭藻礁發出「SOS」信號。圖|珍愛桃園藻礁臉書粉專

 

臺灣在2017年年底通過新版《公民投票法》,下修提案、連署、投票人數門檻,隔年收到了38個提案,最後10案順利成案舉行公投,看似民主更進一步,但各案從成案到投票都只有不到2個月的時間,公投中重要的雙方辯論、議題溝通都難有空間進行。

這次的藻礁公投也是如此,12月中旬成案後,公投連署開始與時間賽跑!團體、志工在短短2個多月內投入高昂的溝通成本,盼讓公民認識議題後,能真正落實手中的民主。

環境入公投,能源轉型不用生態換

全球的公投大國瑞士每年舉辦多項公投,根據天下雜誌網路報導,每一案的進行時間皆是以年計算。將近8成的選民每年至少參與一次投票,並且內閣與國會在評估提案時,也會對於可能的結果提出分析性看法,在公投過程中全民一起思辨。

去年年底,瑞士由130個非政府組織組成的聯盟,發起公投要求法規提高企業責任,總部設立在瑞士的企業必須嚴守對人權及環境保護的責任,並以罰則規範。這項公投拿下多數公民的選票,但因為失了聯邦的多數選票,最後沒有通過,不過議會仍提出相關提案,要加強對企業的審查,也是保護環境生態的一項進展。

回到臺灣,藻礁為西部珍貴的天然海岸,公投作為一種手段,結局不論看好或看壞,當生態環境入了公投議案,在有限資源及時間裡向社會大眾溝通。期待著能源轉型的美事一樁,不用生態的犧牲來換。

中油三接站在大潭藻礁持續施工藻礁造礁時泛紅,其上中油三接站正持續施工中。圖|潘忠政提供

 


謝謝您看完本篇文章,在窩窩每一篇報導都是窩編用心採訪編撰設計而成,深度的報導對應的是確實地調查與議題的深度爬梳,需要大量的人力與時間投入,懇請您透過訂閱支持窩窩,讓替動物發聲的獨立媒體能夠繼續營運。
Introduction
 
 


報導分類

專題分類

關於窩窩

嘗試從關心動物與生活環境開始,是學會與世界永續共存的第一步 —— 也是窩窩的使命。

免費收到窩窩好康資訊

Please enable the javascript to submit this form

成為窩粉

窩窩官方Line帳號成立了,歡迎加入除了能直接與我們聯繫,還能收到許多專屬資訊!點此加入,或加入好友@341jxhx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