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救動物,也是救我們自己。

    關於愛情、親情、友情,世間闡述得夠多了。但那對於動物的愛呢?很多人叫自己的寵物做寶貝,算是介乎親情和友情吧。那對於在城市中看似不會有互動、甚至遠在地球另一端的野生動物呢?,其實野生動物與我們之間,真的沒有想像中的遙遠。

    撰稿|陳信安    編輯|蘇于寬 

    IMG 6079《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納國野生動物保育中心睡成一片的豹。摘自書中刊頭。

    世界上各個角落,不少動物的生存處境都迫在眉睫。近期新加坡、越南分別有小5.26噸至25萬噸的穿山甲被走私的新聞,背後代表著超過4萬隻以上的穿山甲死亡;而在馬來西亞,最後一隻被圈養的雄性蘇門答臘犀牛於2019.05.27日逝世,象徵著東方亞種地區性的滅絕了。在臺灣的黑熊、白海豚、石虎、歐亞水獺等都持續面臨著開發與棲息地破碎、路殺、獸鋏等大大小小的危機中。

    保育動物到底與我何干 物種滅絕後人類還剩什麼

    但話說回來,保護動物與我們有什麼關係呢?《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的作者上田莉棋是這麼說的:「用現實勢利一點的角度來看,自然,其實一直默默地為我們提供免費的服務;愛動物,不只是因為牠們瀕危、不只是因為沒有了牠們會影響生態、不只是因為會影響經濟效益,而是我們身為自認地球主宰者的人類,有能力選擇去愛、去做更好的人、去保護動物。

    於是她前往非洲,自費成為當地野生動物保育機構志工,足跡踏遍納米比亞、南非巴路里自然保護區、馬拉威三國,深入非洲的保育現場,實際了解當地野生動物的生存困境與危機,卻發現大多數的滅絕距離,其實並沒有人們想的那麼遙遠,甚至當地的盜獵議題與野生動物狀況是與遠在亞洲這端的我們息息相關。

    從野生動物的出口供給數據來看,2016年,從非洲四十一個國家出口了超過一百萬隻相關活體動植物、逾一百萬隻相關動物皮毛及兩千噸的肉到亞洲;其中野生動物肉類更以中國、香港及越南為主。身處於亞洲的我們,就算沒吃過野生動物、沒買過獸皮象牙骨,也會因長相為亞洲人、加上外國人對於亞洲的刻板印象,而在非洲遭到當地的個別保育人員的質疑、不信任、調侃與嘲諷,無法獨善其身。

    上田莉棋更舉犀牛為例,實地走訪了犀牛盜獵最嚴重的南非巴路里的自然保護區,以她的見聞寫下了一線辛苦的犀牛保衛戰。

    日本、韓國、台灣在70至90年代,都曾經分別是犀牛角的消費者,但在教育和法令下,已不再對此有需求,當時的盜獵量也在一年平均十三隻。但2005年起,隨著越南和中國經濟起飛,犀牛盜獵的數量暴增⋯⋯

    雖然見證了許多保育措施,如棲地保育、打擊走私與嚴防盜獵,但再多的方法卻比不過亞洲買家不再購買、讓犀牛角需求消失。她也憂心地說道,現在全世界犀牛的數量,完全抵不過人類的需求。甚至曾有科學家推估,按照目前盜獵的情況,一個從五千萬年前就已經存活於地球的物種,恐怕在未來八到十年間都將面臨絕種

    IMG 6084巡視與清除非法陷阱,避免動物受困。摘自《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P.195頁

     

    走私盜獵止不了 人獸衝突越演越烈

    除了走私議題,上田莉棋也在納米比亞的動物保育中心擔任志工,深入了解當地野生動物與在地農民的衝突狀況,試著以在地保育員的角度學習如何與獸和平共存。在納米比亞收容中心,不乏有花豹、獵豹、獅子、獰貓等大型貓科動物,絕大多數是因為誤闖當地農民的牧場、攻擊狩獵農民的牲畜財產,造成農民捕抓、獵殺,進而輾轉來到中心安養待野放。

    而中心除了收容,亦也進行研究區域內的野生動物、協調處理在地的人獸衝突。 

    在不少納國農民心中,只要看到牛隻牲畜死亡、或是被吃掉,就會聯想殺牛兇手是斑點鬣狗⋯⋯甚至曾有農民故意把摻了毒藥的南非劍羚屍體丟進保護區中,以為把斑點鬣狗毒死問題就解決了。殊不知殺死的不只是斑點鬣狗,還有一大堆動物,像禿鷹、胡狼,甚至獵豹、獅子也可能好奇去咬一點而被毒死。農民更不知道,斑點鬣狗是幫助他們的關鍵物種⋯⋯」————《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P.79頁。 

    斑點鬣狗被列為非洲五醜之一,甚至當地文化也將其視為邪惡象徵。雖然目前數量尚屬於無危狀態,但若農民持續將其視為害蟲,以不歡迎的態度面對,甚至毒害殘殺,整體族群狀況便容易受到影響。而事實上,斑點鬣狗的身體健壯,扮演食物鏈當中的掠食者,可協助捕食草食性與體弱病死的動物,而其糞便甚至可幫助其他動物添補鈣質,維繫生態平衡。而保育人員深知每種動物其實在大自然界中,皆有著舉足輕重的價值,各司其職的發揮功能。

     

    IMG 6078斑點鬣狗,看似為農民頭痛的物種,卻是扮演著生態系中重要的角色。摘自《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P.87頁。

     

    保育不該以道德勒索 必須確實解決當地衝突 獲取認同

     除了要讓在地住民了解保育的意義外,保育的重點其實也是要讓在地居民了解或找到能與自然生態、動物們相處共存的方式。當人因不了解而與野生動物產生的衝突矛盾便容易誕生,不論在世界各地何處,人獸之爭都真實的在上演著,而未平息。

    保育不是站在道德高地,告訴別人你不能怎樣怎樣做。保育是為當地人提供有效的方法。

    保育員告訴我。像農民因為不想野生羚羊和自己牧牛爭草或水,把羚羊都殺了、趕走了,區內的大貓自然要以牲畜為目標,這就是把食物鏈打亂的後果。」——《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P.42-43頁。

    提供當地人有效的解決方法,過往窩窩也曾與臺灣石虎保育協會合作,執行了石虎保育募資計畫。主要眼見於每年因與苗栗在地雞舍衝突而喪命的石虎,恐怕比平均每年被發現因路殺死亡的個體數量還多。因此希望集資雞舍改造經費,阻止石虎進到雞舍吃雞,讓牠們回到野外覓食。

    在過程中,石虎保育協會的理事長陳美汀博士,亦曾說過類似的觀念:「對居民來說,他的財產損失是確實的,如果因為傷害石虎遭到懲罰,有些人可能會更討厭石虎,如果他私底下做一些傷害石虎的事,其實沒辦法阻止。我們做保育的人是不可能隨時隨地在這個地方保護到每一隻野生動物。」在保育上,要如何降低當地農民對於石虎的報復心理,甚至主動的阻隔石虎與農民的作物接觸便成了保育人的首要課題。


    陳美汀博士表示,台灣僅存最後五百隻的石虎,每年估計高達20-50隻因為雞舍衝突而死亡

    不論保育人士利用哪種方式來保護動物們,回過頭來仍需透過不斷的宣導、教育,讓在地居民認同,並願意自發與野生動物長期共存,那麼一直以來的人獸衝突才有平息的一天,人與動物才能真正長期和諧共存,並朝正向永續的方向前進。

     

    你想要什麼樣的未來呢?

    《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除了深入探討各物種的保育概況、與人的衝突利益拉扯,對於非法犀牛、大象等物種的非法走私議題也頗析深刻。然而最令人深刻的,是她在馬拉威實地考察與見聞,讓人不禁擔心,那是否為未來世界的縮影?

    當她的旅途來到了馬拉威,在飛機上俯瞰地面,綠意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貧脊的土黃色大地。而進入城市街道,卻被眼前的場景所震懾,到處充斥著垃圾與難聞的氣味。在歷經一段時間的城市觀察,上田莉棋是這麼作結的:

    環境、動物和人類,從來都是互相牽涉的關係。

    由於馬國為全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當地人急於糊口,有果實就摘取販賣;需要燒柴生火,便急忙伐木與開墾;有野生動物就抓來吃。 

    如此一來,樹林沒有了,動物失去棲息地,野生動物要不走到農村找食物,造成人和動物的衝突,要不就被殺被吃,要不就離開了;沒有昆蟲和動物讓疾病更容易傳播,也缺少了可播種、散播花粉的媒介。他們也會想辦法做些什麼來變賣,所以在路上會看到一堆人在挖泥做磚、敲打石頭;開窯燒磚又需要更多木柴。沒有樹木也讓天氣更熱,水蒸發得更快,旱季時情況更糟,造成土地沙漠化。」——《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P.224-225頁。 

    人需要生存, 會利用自然資源。但當缺乏保育生態意識、過度予取予求與開發,將很容易導致生態不可逆的災難,反而陷入了貧窮與資源匱乏的惡性循環當中,馬拉威的困境,或許也是我們未來真實世界的縮影。另一方面,馬拉威過往也因貧窮,導致對於非法走私貿易難以有強而有力的約束力。使得這貧窮、不起眼的國家,成為非法動物走私貿易的轉運中心,估計過去曾有合計百噸的野生動物走私品,來源正是馬拉威。

    不論身處在地球哪個角落,都需要一起關注,才能讓我們所愛的動物朋友們,無須再活在人類加害的恐懼下。其實,救動物,也是救我們自己。」作者在去完馬拉威後寫下的想法,雖然我們可能不一定有辦法到非洲保育現場,但閱讀與反思,學習如何與環境、動物共處,善待與找尋永續共存的方法,是我們不得不盡快惡補與面對的課題。 

    IMG 6082貧脊、資源匱乏、髒亂⋯⋯馬國的困境。摘自《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P.219頁。

     

    IMG 6077貧脊、資源匱乏、髒亂⋯⋯馬國的困境。摘自《別讓世界只剩下動物園》P.231頁。

     

    getImage

     

  • 一個獺星的誕生?日本寵物水獺風潮下的真相

    打開電視或各種社群平台,你我總能看見許多被飼養、咖啡廳內呆萌的水獺影像;而Nana也是從中竄紅的獺星之一,牠是如何成為當代巨星?鎂光燈下又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辛酸淚?除了高喊好可愛以外,你更應該多認識這些水獺背後的真相。

  • 全臺首次海洋動物棲地公告,媽祖魚的家在這!

    官方認證!苗栗、臺中、彰化、雲林沿岸海域,都是臺灣白海豚的! 

  • 武漢肺炎下的犀牛角入藥風波,野生動物非法貿易仍猖獗

    隨著中國武漢肺癌的疫情肆虐,中國衛健委發表了武漢肺炎治療方針的藥品清單,其中包括成分含「水牛角」的安宮牛黃丸;然而近期卻有業者在網路上販售含有「犀牛角」成分的安宮牛黃丸,並誆稱犀牛角和其他野生動物製品可治療武漢肺炎,想藉此賺得疫情財。

  • 澳洲野火十億動物之殤,重生之路遙遙

    2020年1月15日,一場大雨緩解了自2019年9月以來蔓延澳洲東部數月的森林大林,政府、消防隊與救援團體得以更深入火災現場進行救援。大雨過後,攤在陽光底下的卻是,數十億的動物死亡、瀕危物種的生存威脅以及生態系統的嚴重破壞。


    十億野生動物死亡,逾百種受威脅物種受影響

    近日澳洲聯邦政府公佈了火災過後初步的統計資料,雖因火勢尚未完全撲滅,但目前已知有331種物種包含植物、哺乳類、鳥類、兩棲類與昆蟲棲地皆受到影響;最影響嚴重是其中有49種的受威脅的動、植物80%的生活領域受到火災破壞,甚至有學者專家表示,一些受影響的物種,可能面臨滅絕危機

    「在這場大火中,沒有人是贏家。」

    查爾斯達爾文大學教授沃納斯基(John Woinarski)表示「此次野火規模太大,許多物種都可能在火災時立即死亡。」大火可能會造成澳洲生態系統性大規模的破壞影響,並「很有可能」造成某些物種的滅絕,但這一切都得要等待夏天野火季過去,才有可能精確的作出調查統計。 

    澳洲作為世界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之一,因其本身古老的大陸板塊,又因地理環境豐富,加上四面環海長期孤立的條件,使得澳洲成為各式野生動植物的樂園,擁有超過300種的原生物種。然而雪梨大學迪克曼教授(Chris Dickman)卻預估,在這場大火中「約有十億動物死亡,其中還不包括青蛙和無脊椎動物。」迪克曼認為這不只是澳洲損失,更是全球的損失。

    IAG0039 NRMA TheHub Koala 1650x720px v1圖片來源|The Hub
    83778252 10158116421177262 2905197891414917120 o受到動保團體救援無尾熊燙傷四肢仍纏著繃帶休息|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

    在這些受到火災影響的動物中——澳洲特有的無尾熊一直是最受到關注的物種之一。新南威爾斯州、昆士蘭州大約有12%的無尾熊受到影響,其中這還不包括同樣是這次火災範圍的維多利亞洲。迪克曼估計,大約有8000頭的無尾熊死於這次的森林大火,佔了當地無尾熊數量的三分之一,雖然不至於導致無尾熊的滅絕,但卻對整個生態系、食物鏈造成了嚴重的影響。

    延伸閱讀:窩週報第30期|澳洲最大森林野火 超過30%無尾熊恐葬身火窟

     

    燎原野火是如何被點燃的?

    回顧這一切的源頭,究竟是什麼造成了這場森林大火?答案雖然是自然現象,但不可忽視地極端氣候也助長了澳洲野火的頻率與規模。每年澳洲夏季(11月到2月)期間,氣候炎熱乾燥,高溫和野火都不算少見。但根據澳洲政府公布的氣候變遷報告顯示往年冬季降雨水分蒸發,能有效減緩熱能使土地降溫,但澳洲已連續三年冬季降雨不足,甚至不到過往每月降雨量約100至300毫米的一半,長期乾旱,使得野火發生機率大幅提升。 

    另外,又加上印度洋正偶極發生,印度洋西側海面溫度異常地持續變暖,使得在印度洋東側海面溫度下降,東南亞和澳大利亞等地會出現乾旱,增加火災風險。同時,南極振盪目前處於負相期,結合了平流層增溫,將熱空氣送往澳洲南部。一切的因素相加,皆加劇這次澳洲野火遠超出過去猛烈的火勢。

    世界氣候組織(WMO)發言人納利斯(Clare Nullis)表示,許多地區火災高危險天數的增加,與火災好發季節長度以及氣候變遷、溫度上升有著直接相關性。澳洲氣候環境非營利組Climate Council也說談到森林野火狀況,會比過往更加危險。

     

    一場「及時雨」變成「即死雨」的惡夢

    大火蔓延四個月後,終於迎來及時雨的解救,緩解了火勢,卻也帶來新的威脅。一條流經新南威爾斯州的麥克利河(Macleay River)水面上漂流的死魚,綿延了70公里,雪梨大學史賓賽教授(Ricky Spencer)解釋大雨後會將大火造成的灰燼與沈積物衝入河流中,造成河流污染、含氧量下降。因雨水會將灰燼帶到水中使得營養鹽增加,藻類與浮游生物大量繁殖形成「藻華」使得水域優養化,水中含氧量大幅下降,導致魚類缺氧大量死亡。當地居民,甚至自備水泵安裝在河邊,希望能增加水中氧氣,拯救一些魚兒的性命。

    11872380 3x2 700x467麥克利河上漂浮著大量死魚|ABC

    除了魚類之外,鴨嘴獸也同樣在是水域受害者名單內。鴨嘴獸們因為野火失去了棲地周圍的遮蔭植物,間接導致水溫上升而無法承受。坎培拉大學淡水生態學家羅斯.湯普森(Ross Thompson)補充:面對水溫上升,鴨嘴獸唯一應對方式,就是躲進巢穴,等待溫度冷卻,導致過去旱季有許多鴨嘴獸呆坐在巢穴死亡。 

    「情況變得很像是牠們正在被凌遲處死。」湯普森表示,2019年是120年以來澳洲經歷最乾、最熱的一年,許多在乾季受到重創的動物們尚未復原,又遭遇到如此大區域的大火「我們肯定會失去一些物種。」

     

    借住地穴驚險生還,家不見了還回得去嗎?

    而在一連串觸目驚心的澳洲野火新聞中,最令人興奮、溫暖的消息,大概非「袋熊」這位無心「英熊」莫屬。袋熊是澳洲特有種,有著短短的腿和發達的肌肉,牠們會用牙齒和爪子來挖鑿地洞築城巢穴,在地洞之間還有著複雜的隧道互相連通,以躲避掠食者。平均一隻袋熊會擁有14個不同洞穴,範圍達到172公頃,相當於6.6座大安森林公園。

    53747499 296250981056804 2368956162059010048 o袋熊|Wombat Rescue

    這些坐擁地下豪宅的袋熊會不斷於轉換巢穴休息,那些暫時沒有主人的住所,便成了火災時許多小動物的防空洞。相較於地面,地表下平均溫度波動,不會大於1°C,而地面上的日夜溫度差就有可能到達24°C,土壤具有良好的隔熱性,使得在火災時候,成為了許多動物絕佳的避難所。

    但是,這些在火災中活下來的動物們,只是通過這場生態災難的第一道難關。接下來牠們需要面對的是失去家園也失去食物的生存考驗。新南爾斯州環境與能源部長基恩(Matt Kean)表示提供食物是新州政府協助瀕危物種生存的關鍵方式之一。因此在一週內緊急空投超過2200公斤的胡蘿蔔和番薯給失去食物來源的草食動物們。

    EOB6ZcWUYAIQ9xc澳洲短耳岩袋鼠正在政府空投的「緊急糧食」|Matt Kean twitter

    然而,雪梨野生動物救援組織創始人里德(Joan Reid)卻認為:「如果沒有食物跟水,只是釋放東西是沒有用的。」她表示不只是植物再生的問題,而是整個生態系統需要時間恢復,大地需要雨水,蝙蝠和負鼠需要新鮮的葉子、花朵,甚至蜥蜴需要昆蟲,這些都需要花費非常長的時間恢復。

     

    劫後餘生,如何重生?

     

    「具指標性、充滿魅力的物種提高大眾對環境破壞的認識非常重要,但失去其他對生態平衡至關重要的生物也是重大損失。」

     

    迪克曼教授說,這些不被注意的生物可能在生態上扮演重要的位置。例如昆蟲是森林裡許多動物們的主要食物來源,牠們負責授粉或播種,還會分解有機物鬆動表土。若拿綠木蜂舉例,大火燒毀蜜蜂用來築巢的班克木,得花上30年,樹木才能夠再生長到適合築巢的大小。 

    生態系統的重建可能會花上數個月或是好幾年的時間,這些野生動物才有可能恢復過往生活,這勢必是一場長期抗戰。就連時至今日(2020/02/03)澳洲野火仍在新南威爾斯州持續延燒,澳洲首都坎培拉也遭遇到嚴重的火勢威脅,並於一月底發佈了72小時的緊急狀態,呼籲附近居民提高警覺。

    面對危險大火,人類也許能離開家園前往避難,但野生動物們卻直接面臨家園被毀壞,卻無計可施的境地。對此,澳洲聯邦政府目前已經出資5000萬澳幣(約10億台幣)金額投入「野生動物與棲息地復原計畫」包括野生動植物的援救、治療,植物播種復原,以及受到森林大火影響區域生態的緊急干預,例如:控制野生掠食者數量、其餘動物棲息地保護措施等。

    而對於一般民眾,當地許多野生動物救援組織、基金會,正大量招募志願者、醫療人力希望盡可能救援更多受災動物。在台灣的我們,雖無法親身投入救援行動,仍可透過捐款給當地NGO、動物救援團體,或甚至是固定認養無尾熊,來幫助動物們救援醫療以及澳洲生態復原。

    這些極端氣候造成的生態浩劫,並非只對大自然、動物造成傷害,人類同樣在無情的大火中失去家園和生命;也並非澳洲一國的問題,澳洲火災所造成的空氣污染,蔓延至紐西蘭。這場難以撲滅的大火,正提醒著共同生活在這塊地球上的人們,應該更加重視氣候變遷對自然與生命的危害。

    捐款救援管道:

    澳洲消防局|捐款給仍在火場前線與大火搏鬥的消防人員,支援救災工作,感謝他們不分日夜的救助所有生命。

     

    協助野生動物|捐款救助澳洲動保團體投入野生動物的救援、醫療、照護,讓受傷、無家可歸的動物們能獲得妥善的安置。

  • 當花豹入侵民宅——印度人豹衝突如何解?

    花豹看不懂「請勿離開國家公園」告示牌

    生活在印度孟買「桑賈伊‧甘地國家公園」的花豹,日子無法過的太清幽。不僅被人口稠密的城市包圍,國家公園每年還會湧入數百萬名遊客。貧民窟也聚集在國家公園與城市之間的緩衝區,花豹很容易就會走進人類的地盤。 [1]

    除非是去做一隻聰明的用路豹,最好還能看得懂『請勿離開國家公園』的告示牌(沒有這種東西),不然人豹衝突是難以避免的。

     
    撰文|大貓讚       責編|蘇于寬     圖表設計|顏吟竹

  • 知,然後行──《The Call:對抗滅絕的動物園與他的戰略》讀後感(上)

    Nola,世界上倒數第四隻北白犀,儘管San Diego Zoo Global (SDZG)費盡畢生氣力來嘗試挽回,並不甘於向過程中意識到的「深刻地來不及」低頭,Nola還是走了,於2015年的11月22日在San Diego Zoo Safari Park由長久照顧她的保育員親手安樂死,享年41歲。 (圖|Jeff Keeton @Wikimedia

  • 見死不救?該怎麼救?小虎鯨集體擱淺事件簿

    整個春季,臺灣西南沿海紛紛傳出小虎鯨擱淺事件,幸運的被救援人員推回海裡、不幸的陸續被發現陳屍在高雄港中、台南將軍沙灘、嘉義布袋沙洲⋯⋯至六月已累積23隻小虎鯨死亡。